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22章 用人之道

www.wuailogo.com 官途     沈中锋看着司马易问道:“司马先生,还请你直言!”

    司马易说道:“沈省长,你最致命的弱点还是在用人不当上,虽然今年以来,你已经改在用人方针上改变了不少,但是你却忘了一件事情,在去年的时候,刘飞和郑建勇就已经在用人上尤其是在人才上加大了拉拢的力度,几乎所有在经济发展上有些能力的人都已经被两人拉拢到了自己阵营当中,而你所拉拢到的人才相比于他们手中的人才来讲,却又差了很多,然而,由于你和刘飞之间存在的那种根深蒂固的心里壁垒和政治鸿沟,所以,你对于被刘飞和郑建勇拉拢过去的人才并不怎么重视,这就导致很多人才在你嫡系人马的手下很难发挥出他们真正的作用,无法为你嫡系人马所掌控的地市经济发展出力献策,然而,与之对应的,在刘飞和郑建勇人马所掌控的地市里,尤其是在刘飞和王辉的人马所掌控的地市,他们几乎把每一个能够使用的人马全都放在了最能够发挥他们才能的地方,把那些庸碌无为者给放在了次要位置上,然而,即便是这些次庸碌无为者,在整体大环境的刺激下,也都超常发挥了自己的水平,做出了不小的成绩,所以,虽然你为了你嫡系人马所掌控的地市出了很多力,甚至亲力亲为帮助他们拉拢投资和项目,但是你不要忘了,你一个人就是在厉害,又怎么比得过一个地市上下齐心协力搞发展呢,说实在的,这一年来我都在默默的观察着,对于刘飞和王辉所掌控的地市,我观察的非常仔细,不管是刘飞也好,王辉也罢,他们并没有像你这样帮助下属们去拉拢项目和投资,仅仅是帮助他们规划了一个各个地市的经济发展方向,然后让他们全力去执行,而那些下属们在这种经济发展规划的指引下,几乎是百分百的拼命的去执行,拼命的去拉拢相关行业和领域的项目以及投资,与与之相对应的,刘飞也给你那些嫡系人马所在的地市规划好了发展方案,但是你的嫡系人马们却对那些方案阳奉阴违,在加上你塞过去的项目和投资,所以,刘飞的那个发展方案几乎没有被用上,我最近才拿到了那个方案,经过我的分析之后,我发现,刘飞给出的有关每一个地市的经济发展方案都是非常具有针对性的,可以说,每一个方案的制定,刘飞至少都需要花费2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那些方案上,都凝聚了刘飞多年来发展经济的经验和他在沧澜省四处考察的心血,每一个方案都价值千金啊,但是你的人马却偏偏不予执行,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刘飞并没有和你撕破脸,而是为了顾全沧澜省的大局,和你和谐相处,让你放手去做事,然后现在,刘飞用惨痛的现实告诉你,你的思路错了,你的行为错了,你的用人也错了!”

    听完司马易这番话,沈中锋沉默了下来。

    他不得不说,司马易的这番话实实在在的戳到了他的痛处。

    自从去年刘飞提出竞争排名之后,沈中锋自己也是费尽了心血,为各个地市制定了一套经济发展方案,然而,他的那份方案在常委会上却没有通过,反而是刘飞制定的那个方案被通过了,这让他十分不满,他认为,这是刘飞故意想要抢他的政绩,所以,虽然刘飞的方案在常委会上通过了,也下发到各个地市了,但是在沈中锋人马掌控的地市,沈中锋却把自己的方案交给他们,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方案去执行,但是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自己还是输给刘飞了,不仅仅是在政治斗争上输给刘飞了,在经济发展上,自己还是输给刘飞了,虽然他特别不愿意承认,但是面对苍白的惨痛的现实,他却不得不承认!!他败了。

    沈中锋有些沮丧,叹息一声说道:“司马先生,我明白了,虽然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刘飞的确是天才,又比我还要努力,所以,他不管是政治斗争的手段和思想都比我先进,发展经济的思想和能力也比我优秀,我不如他,如果早知道是如今这种情况,从一开始我就配合他,或许我如今的处境会比现在好很多!”

    司马易并没有接沈中锋的这番话,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不管什么事情,一旦你做了,就是做了,谁也无力回天,每个人都必须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每个看似光鲜的人的背后,都有别人所布知道的苦难和痛楚,每一个看似褴褛之人的背后,也有其必然的原因。

    沈中锋的办公室内一时之间沉默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沈中锋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是刘飞打过来的。

    沈中锋直接接通了电话,“刘记,你好!”

    刘飞淡淡着说道:“沈中锋同志,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些人事上的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沈中锋点点头:“好的,我马上过去。”挂断电话,沈中锋笑着站起身来看向司马易说道:“司马先生,我得赶去刘记那里了,就不留你了,我的私人电话号码一直都不会变的,你有事的话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欢迎你经常打过电话来找我聊聊!”

    司马易也站起身来,拎起背包笑着说道:“好的,那沈省长你先忙着,我就走了。”说着,司马易站起身来,为沈中锋拉开房门,说道:“沈省长,您先请!”

    沈省长笑着摇摇头说道:“司马先生,这两年来,你为我出谋划策,我无以为报,今天就请你先来,感谢你这两年来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我没有用,虽然有先生辅佐,依然无法成就大事啊,我辜负先生了!”

    司马易看了沈中锋一眼,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沈省长,你没有辜负我,只是,你在错误的时间,挑选了一个错误的对手,仅此而已,另外,在临走之前,我奉送沈省长一段古人总结的用人上的忠言,希望您在以后的道路上,在用人上能够有所长进,否则,恐怕您必为用人所累!”

    沈中锋点点头,“愿闻其详!”

    司马易沉声说道:“为政之道,在于辨善恶,明赏罚,倘法明而令审,不卜而吉;劳养功贵,不祝而福,贤者立而国兴;小人立而邦危,有国者宜详审之,故小人宜务去,而君子宜务进。

    大德容下,大道容众,盖趋利而避害,此人心之常也,宜恕以安人心,故与其为渊驱鱼,不如施之以德,示之以恩,而诱之以赏,策之以罚,感之以恩,取大节,宥小过,而士无不肯用命矣。

    赏不患寡而患不公,罚不患严而患不平,赏以兴德,罚以禁奸,使下畏罚而利赏,下也;好德而恩进,上也,天下无不可用之材,唯在于所用!”

    沈中锋听完司马易的这番话之后,站在那里,品位了好半晌,这才抬起头来,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好,这段话说得好啊,聊聊2字,却道尽了用人之妙处,早知如此,我何以落得如今这种地步啊,看来,为官者,用人当为第一要务啊,哎,一步错,步步错,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可悲,可叹,司马先生,我这里再次谢过了。”说着,沈中锋冲着司马易一抱拳,以表示谢意。

    虽然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抱拳动作,却已经将沈中锋的感激之意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司马易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之色,看向沈中锋说道:“沈省长,你的谢意过重了,我很惭愧,告辞了。”说完,司马易背起旅行包,转身向外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而这个时候,沈中锋望着司马易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迷惘之色,他心中始终盘旋着的一个问题,他一直想要问,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特别想要问一问司马易,这两年多来,他为自己所出的计谋到底是真的为自己着想还是假为自己着想,他到底是谁的人,但是这个问题,沈中锋却最终没有问出口。

    目送着司马易离开,沈中锋感觉心情更加抑郁了,他知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为自己出谋划策了,这或许会让自己更加辛苦,但是何尝又不是一种解脱呢,好于坏,得与失,又岂是一句话两句,一天两天能够看得清楚,看得明白呢。

    用手抹了一下眼皮,沈中锋闭上眼睛,再次睁开,脸上又多了几分从容和自信,迈开脚步向刘飞的办公室走去。

    来到刘飞的办公室,和刘飞握过手之后,沈中锋十分平静的坐在刘飞的对面。

    刘飞看着沈中锋那平静的脸色,脸上虽然脸上带笑,心中却充满了惊讶之色,因为刘飞认为沈中锋心中非常清楚自己找他过来谈话的真正用意,但是沈中锋如今所表现出来的平静,实在是出乎刘飞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