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21章 致命弱点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办公室内。

    常务副省长王辉坐在刘飞的对面,脸色显得有些兴奋。

    他正在向刘飞汇报着沧澜省今天的全省经济发展形势,由于今年沧澜省的经济形势非常好,王辉这个副省长在民生工程上也是倾注了相当大的心血。

    听完王辉的汇报之后,刘飞满意的点点头:“嗯,老王啊,今年恐怕是你有史以来最累的一年吧。”

    王辉点点头说道:“是啊,我当领导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操劳过,实话跟您说吧,今年光是白头发我就多出了一层啊。”

    刘飞看向王辉的头上,发现以前一直都是满头黑发的王辉竟然也生出了很多黑发,而对应王辉的能力,刘飞更是绝对信任,在沧澜省,沈中锋这两年把主要精力全都放在了发展经济上,而王辉则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把一半的精力放在了改善民生上,在王辉的推动之下,在刘飞的默许和配合之下,沧澜省发布了一系列惠民优惠措施,而在这些问题上,沈中锋也采取了配合的态度,而郑建勇更没有掣肘,所以,沧澜省在这一年之中,可谓成绩斐然,沧澜省省委省政府的民意满意度颇高。

    刘飞苦笑着说道:“老王啊,看来你和沈省长一样,也是鞠躬尽瘁啊。”

    王辉笑着说道:“刘书记,虽然我已经感觉到非常辛苦了,但是我认为,我跟您比起来,还是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啊,我这绝对不是拍马屁,而是说得是事实,这两年来,您的操劳程度比我和沈省长不知道要多上多上,而且,沧澜省能够有今天的发展,您的良苦用心绝对是功不可没啊,如果没有当初您的高瞻远瞩,恐怕沧澜省要想走上如今这种高速发展轨道,恐怕很难啊。”

    刘飞摆摆手说道:“老王,你真是过誉了,其实,只要大家都能齐心协力起来,就没有办不好的事情。”

    王辉点点头:“这倒是,今年您和沈省长、郑书记之间角力的情况少了很多,大家都已经把精力更多的放在发展经济上了,不过刘书记,我现在有一个比较大的担心。”

    刘飞笑着说道:“你是担心今年的年终总结排名吧。”

    王辉苦笑着说道:“是啊,刘书记,今年的年终总结排名注定会引起一场滔天巨浪啊,从现在的形式上来看,几乎沧澜省所有的地市都在飞速的发展着,尤其是沈省长嫡系人马所掌握的那些地市,今年来几乎每个地市都涌入了大量的投资,各种项目正在飞快的建设起来,但是恰恰是因为投资刚刚涌入,所以虽然经济复苏非常明显,但是真正看到效果却需要等到明年甚至是后年了,我担心万一要是沈省长那些人马所主导的地区一旦排名继续落后,而您又根据之前制定的原则对干部进行调整,我担心沈省长的心气受到打击,从而开始消极应对啊。”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你的这个担心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昨天郑建勇也跟我提到过这个问题,不过我认为,我们省委既然制定了这样的政策,而且很多地市都已经在这一两年中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为什么别人在同样的条件下就能够取得不错的成绩,但是有些人却不可以呢,难道这跟干部本身的能力就真的没有关系吗,所以,对于这一点,我认为我们必须要坚持我们在常委会上讨论通过的那个干部评选原则,必须要坚持公平公正的对待每一个干部,否则,如果我们省委说话不算数的话,那么那些付出了极大心血,做出了很大成绩的干部们岂不是要寒心吗,我们不能因为仅仅是考虑到某些人的利益,而损害了我们沧澜省整体的发展方向,在我们全省都在奋力拼搏积极向上的时候,有些人做出牺牲是肯定的,或者我们可以换一个词,那不能叫牺牲,只能说是没有当市长能力的人,就绝对不能让他们坐在市长的位置上,就算是沈省长大力推捧也不行,因为我们是党的干部,我们必须要用人唯贤,用人唯才。”

    王辉点点头说道:“既然刘书记这样说,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刘书记,我认为您最好还是得考虑一下,万一这件事情是沈省长要是真的不满起来,恐怕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因为他现在已经输不起了。”

    刘飞苦笑着说道:“谁又输得起呢,能者上,庸者下,这才是我们官场能够向前发展的真正主题。”

    王辉见刘飞心意坚决,也就不再向刘飞进言了。

    一个月的时间眨眼之间就过去了,终于到了年终大评比的时刻。

    在最近一个星期之内,沧澜省12个地市的真实经济发展数据,全都纷纷呈报上来,只不过这一次,呈报的是双重数据,一份是各地市统计局上报的数据,还有一份,是沧澜省专门成立的督查小组呈报的统计数据,这一次,为了确保各个地市在数据上作假,沧澜省省委专门成立了由审计局、纪委等多个部门组成的督察组,对每一个地市的数据进行二次审核,最终提交一份督察组的确切数据,如果两份数据相差很大的话,某个地市被确定造假的话,地市主要领导将会直接被调整。

    在这种严格的督查制度之下,沧澜省各个地市虽然都想要自己的数据更好一些,但是每个地市都不敢过分作假,所以,各个地市呈报的数据基本上都是比较真实的。

    最终,在各个部门的一致努力之下,沧澜省第二年的综合排名再次出来了,这个排名刚刚出来不到3分钟,便纷纷传到了沧澜省各个常委的桌上。

    此刻,沈中锋拿着手中的这份排名名单,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拿着名单的手也有些颤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年多来,自己耗费了无数的心血,几乎白天黑夜的努力工作,但是最终拿到的数据还是让他如此的失望,如此的沮丧,在这份名单上,自己人马执政的那两个去年排名垫底的地市,今年依然如故,而刘飞、王辉嫡系人马执政的城市在同样的条件下,竟然全都稳中有升,虽然排名垫底的三个地市中,依然有一个地市是郑建勇的人马掌控的,但是郑建勇其他人马掌控的地市也是大部分都是名次向上攀升的,而去年的时候,排名前面的地市中刘飞、自己和郑建勇各有一个名额,而今年,刘飞的人马居然占据了排名前2位,郑建勇的人马占据了第三位,自己的人马所掌控的地市几乎80%都是在下降的,看到这种结果,沈中锋真的是彻底无语了。

    坐在办公桌前,他把头深深的埋在了桌子上,双手夹住。

    就在这个时候,他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了,沈中锋抬起头来,放下了那份让他郁闷低沉的名单,整理一下仪容说道:“进来吧。”

    房门一开,司马易提着一个旅行包迈步走了进来。

    看到司马易如此打扮,沈中锋就是一愣,说道:“司马先生,你这幅打扮这是准备去做什么。”

    司马易叹息一声说道:“沈省长,最近这两年,我感觉到身心俱疲,所以我想跟你请一个长假,去环游世界。”

    沈中锋听司马易这样说,他苦笑了一下,脸上显得更加失落了,不过随即,他却是展颜一笑,说道:“好吧,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说着,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金卡说道:“这张卡里是1000万,你先拿着花去吧,想买些什么就买些什么,这些年来,你跟着我几乎没有几天休息的日子。”

    司马易把那张金卡又推了回去,然后说道:“沈省长,这钱我不能要,我不缺钱。”

    沈中锋看着司马易那张平淡无奇的脸庞,并没有继续礼让,而是沉声说道:“司马先生,对于今年评选的结果,我刚刚拿到,恐怕你应该已经能够猜到是什么样子了吧。”

    司马易满脸苦涩的点点头,说道:“沈省长,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恐怕从排名结果上来看,今年你算是彻底惨败吧。”

    沈中锋苦笑着点点头:“是啊,这种惨败,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你能够在你临行之前,再给我最后一个建议吗,你帮我分析分析,我为什么会败得如此之惨。”

    司马易略微沉思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来说道:“沈省长,你想要听实话吗。”

    沈中锋点点头:“我现在就想听实话,司马先生,你说吧。”

    司马易叹息一声说道:“沈省长,说实在的,这两年来,我几乎一直都在你身边陪着你,我看到了兢兢业业工作的场景非常感动,说实在的,你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省长,尤其是最近一年半以来,你为了沧澜省的发展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几乎很少在11点以前睡觉过,你和刘飞比着干工作,不管你是处于何种目的,但是你的的确确是在努力的工作着,这一点,是谁也抹杀不了的,但是你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正是这个弱点,才导致了你如今的惨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