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20章 沧澜省巨变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吴振华的话之后,刘飞突然感觉心里便是一凛。

    对于日本人的民族性,刘飞所知甚深,在刘飞眼中,日本人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只要给他们一线生机,他们就能创造出奇迹来,同时,日本人也是团结的,聚敛的,坚强的,这是他们的优点,但是同时,日本人的野心也是举世皆知的,而且日本人的两面三刀、反复无常也同样让人头疼,所以美国人把日本人叫做菊与刀的民族,一方面和你谈和平,却一方面向你挥舞起他们的屠刀,这一点上,卢沟桥事变也好,九一八事变也好,日本人的民族劣根已经尽显无疑,而日本人的民族性还有一个最为根深蒂固的劣根,就是他们只会向强者屈服,所以,当美国人两颗原子弹炸得日本人血肉横飞、尸横遍野之后,日本人却反而抱住了美国人的大腿,向美国人摇尾乞怜,成为了美国的走狗,然而,越是这样的走狗其阴险程度,其野心一旦爆发,却也是最为危险的,从眼前的局势来看,日本已经呈现出一种整个国家开始集体右转的倾向,反思珍珠港战争前后日本人对待美国人的两面三刀手法,刘飞赫然发现,现在日本人恐怕也已经开始在向华夏布局了吧,而对日本而言,华夏的资源是他们最为垂涎三尺的,而恰恰不巧的,沧澜省却正好以资源而著称。

    野田会社是日本最大的会社之一,也是日本*右*倾化最为坚强的商业集体,而实际上,日本很多右*翼政客都是从野田政经大学出来的,而野田家族和野田会社已经从某种程度上,从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成为了日本*右*翼势力的代名词,但是,秉承着日本人特有的菊与刀的传统,野田会社一贯坚持政治和经济分开的策略,在政治上,坚决推进反对华夏的右倾化道路,而在经济上,则采取对华大规模投资赚取利润,从华夏购买各种战略资源的,然后把这些东西运回日本之后,又生出出枪炮对准华夏人民。

    刘飞到了沧澜省这一年多来,更多的把视线放在发展经济和与沈中锋的政治较量上,对于日本右*翼势力的渗透反而并没有怎么在意,但是,在刘飞的脑海中,对于经济发展有着自己的独特的见解,在刘飞眼中,经济必须要发展,但是国家的安全却最为重要,所以,听完吴振华这番话之后,他立刻决定,等回去之后,好好的去关注一下朱劲日这个人。

    随后,刘飞又和吴振华就一些其他的问题交换了一下意见,两人这才离开会议室。

    随着吴永强正式成为吴家家族的新任族长,刘飞的燕京市也算是不虚此行,尤其是吴振华接受了自己的意见,这更让刘飞稍微有了一些成就感,不过由于离开沧澜省已经有两天多的时间了,沧澜省还有很多政务需要处理,所以刘飞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燕京市的各种应酬之后,便匆匆赶回了沧澜省。

    对于刘飞来说,沧澜省才是自己的大本营,回到沧澜省之后,刘飞的第一道命令便是交给诸葛丰的,他要求诸葛丰立刻动用一切力量,调查一下朱劲日的背景、身份和目前的活动范围。

    然而,让刘飞没有想到的是,一向动作迅速、作风硬朗的诸葛丰这一次却遭遇到了困难,朱劲日就好像是凭空跳出来的人一样,他的背景,他的来历在华夏几乎很少有任何记录,即便是有,也是一些媒体的正面报道,这让诸葛丰和刘飞全都大吃一惊,然而,越是这样,刘飞越坚定了要好好调查一下朱劲日的决心,不过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有结果的,所以让诸葛丰只是派出一个小组专门去调查这件事情就行了,其他精力还是放在正常的工作之中。

    回到沧澜省之后,对于沈中锋,刘飞并没有采取逼迫策略,而是继续对沈中锋进行放权,大力配合省政府的工作,但是在涉及到沧澜省经济发展的大的方向上,刘飞却坚持自己的意见,坚定的向着自己既定的目标去推进,而自从对刘飞接二连三的挑衅失败之后,沈中锋也差不多摸到了刘飞的底线,所以,他再次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和心血全都集中到了发展经济上,因为沈中锋清楚,在政治斗争的能力和手段上,自己和刘飞之间实力的差距已经非常明显了,想当年,刘飞孤身一人进入沧澜省,而现在,才一年半的时间,刘飞却已经能够全面掌控了沧澜省的大局,所以,沈中锋对于自己的定位也就越发明白和清晰了,他知道,自己作为刘飞磨刀石的任务恐怕上已经接近尾声了,所以,对他而言,现在继续和刘飞在政治上进行斗争已经完全没有那个必要了,而作为沧澜省的省长,他更希望自己能够在省长的位置上做出一些有亮点的成绩,为自己以后的仕途之路增添一些筹码,尤其是在刘飞推行的新的官员考察方案的压力之下,他不得不为了保住自己在沧澜省各个地市一二把手方面的优势而不断的把自己能够动用的人脉和资源源源不断的往沧澜省里面输送,同时,他自己也勤于政务,不断的四处出击,招商引资,为沧澜省的建设付出努力和心血,在他和刘飞兢兢业业的努力下,沧澜省的经济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在全世界经济危机的寒流依然肆虐的情况下,逆势上扬,GDP增长每个月都在同比增加着。

    在刘飞的掌控下,沧澜省整个班子,团结一心,都把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当成了自己的第一要务,沧澜省不管是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建设上,都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沧澜省老百姓的居民生活水平,已经开始有了明显好转的迹象,尤其是在干部考察制度的刺激上,沧澜省上上下下的干部都已经意识到了刘飞所采取一切措施的根本目标,那就是只有让老百姓的生活变好了,他们才有升迁的希望,只有把各自主管区域内的工作做好了,他们才能获得更高的积分,获得升迁的机会,而那些能力低下和平庸的官员,也开始感觉到了一阵阵寒意,因为第一年的时候他们有些人已经被组织部的人员发出了黄牌警告,如果在新的一年里不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能做出成绩的话,恐怕第二年的时候,他们就将要面临被调整的命运了,在这种压力之下,很多人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都已经被激发出来。

    其实,平庸和能力都只是相对而言的,身为官员,只要用心去做事,时刻把国家利益和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多把心思花在工作上,那么就是想要平庸都平庸不起来的,所以,在沧澜省的大环境刺激下,很多人都爆发出了极大的热情和能量,以前看起来很普通的官员都开始积极的想方设法的做出成绩,有的部门和机关的领导在积极的改进为公务服务的质量,创造了很多一站式办公的大厅,极大的简化了各种办事流程,提高了办事效率,有的机关单位则根据自己职能部门的不同分工,加强了各种监督、监管的力度,比如环保部门,加大了对沧澜省区域内各个行业领域的环保监察力度,对于那些排污指数超标的企业实行严格监管,坚决处理,绝不徇私枉法;而安监部门也加大了监督检查的力度,很多地区安监局的领导纷纷下一线企业实地检查重大危险源存放、煤矿、施工等问题,发现了很多已经存在和潜在的风险,查处了一批又一批的企业,整个沧澜省发生的安全生产事故相比于去年明显降低。

    时间,就在沧澜省上上下下的一致努力下,飞快的流逝着,眨眼之间,又一年过去了,时间已经进入到了11月份,距离沧澜省进行经济总结排名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沧澜省各个地区的领导干部和职员们全都在紧张的忙碌着,因为大家都知道,今年已经是刘飞到来沧澜省的第二年了,同时也是新的考察提拔制度的第二年,如果今年的积分评比之中,不能做出成绩的话,很多领导将会面临被调整的危机,所以,不管是郑建勇也好,沈中锋也罢,就连刘飞在这个时候都不敢掉以轻心,全都把精力放在了工作上。

    尤其是沈中锋,在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之后,他已经看到了沧澜省的经济形势有了比较大的改善,自己派系人马所掌握的地市经济也在飞快的增长着,然而,同样的,郑建勇和刘飞那些人马所掌控的地市经济增长也是相当快速,让他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招商引资,开源节流,沈中锋突然发现,这一年多的时间,自己似乎比过去四五年加起来都要累,然而,对于即将到来的年终积分排名,他的心里依然没有底,因为以前的时候各个地市在汇报结果的时候往往会夸大统计结果进行汇报,但是现在,为了能够在年终的评选结果中一鸣惊人,很多地市都开始遮遮掩掩的,在往上汇报的经济统计数据往往比实际的数据要低一些,还美其名曰这些数据都是初步的,详细的统计结果得等年底才能出来呢,对于这种状况,沈中锋也有些无语。

    现在,沧澜省各个地市就像是拉满弓的弓箭,大家都在等待着最终评选结果的那一天,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一天结果出来之后,沧澜省的形势,恐怕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所有人全都在摩拳擦掌的努力着,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