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19章 吴家的危机 2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吴振华怎么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而且从刘飞的话语之中他听得出来,其中蕴含着极深的警告意味,这让吴振华多少有些吃惊,虽然自己刚刚卸任族长之位,但是吴家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现在一般人很难动摇吴家的,所以,对于刘飞今天和自己谈话的动机他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所以,吴振华皱着眉头说道:“刘飞,你的这番话似乎颇有深意啊,如果照你的分析,如果我们吴家不按照你的意思去办的话,很有可能陷入危机之中啊。”

    刘飞沉声说道:“老吴啊,你没有必要怀疑我跟你说这番话的动机,我可以告诉你,我完全是为了你们吴家好,老吴啊,或许你认为你们吴家非常强大,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你们每个竞选族长的背后都有着不小势力的支持,但是你不要忘了一件事情,就算大家在怎么支持你们吴家的人,也都是有一定限度的,是因为你们吴家的子弟能够给大家带来一定的好处,这是毋庸置疑的,就拿吴永强来说吧,我为什么支持他呢,因为他在我们沧澜省的投资让我们沧澜省很多的老百姓有了就业岗位,他的企业可以为我们沧澜省贡献不少的税收,因为吴永强的企业可以带动我们沧澜省一些相关产业的发展,这是我支持吴永强的目的,曹晋阳也是一样,但是支持归支持,我们支持的也只是吴永强一人而已,而不是你们吴家,所以,你们吴家表面上看起来强大,实际上呢,真的是如此吗,当然,你和吴振欧都有自己的人脉关系,这些人脉或许很深,但是你不要忘了,在我们华夏,勾结外国势力蚕食国内财富是大忌,而吴振欧已经踩上了这条红线,远的不说,就说国内某位曾经入主福布斯富豪榜前几位的大人物吧,他的家族企业多么辉煌,他的地位多么风光显赫,但是呢,他最终还是触及到了法律的红线,擅自操纵股市,谋取利益,最终还不是锒铛入狱,所以,不要认为吴振欧所做的事情十分隐秘就不会被发现,不会受到惩罚,有些时候,之所以有关部门不动吴振欧,是因为有着深层次考虑的,是从国家整体利益的大局出发的,你想想看,连我都知道了的事情,难道有关部门就不知道吗。”

    听刘飞这样说,吴振华脑门上的汗水开始滴滴答答的往下掉,因为刘飞所说的这些话如果细细品味,其中的深意是很容易明白的,只有明白其中的深意,才能感觉到吴家这个看似庞然大物背后,所隐藏着的危机。

    吴振华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刘飞,不知道你认为我们吴家怎么样做,才能从眼前的危机中摆脱出来。”

    刘飞沉声说道:“老吴啊,你的风采让我非常佩服,在加上吴永强现在已经当了吴家家族族长,所以我也就直言不讳的跟你说了吧,你们吴家现在真的已经危如累卵了,尤其是你们吴家这次家族族长竞选,闹得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任由你们这样发展下去,对于我们整个国家来讲都是一个危险,我相信这一点你自己心中应该很是清楚,你要知道,当初在沧澜省,我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吴德强竟然不放在眼中,这是何等的嚣张和狂妄啊,而他,不过是你们吴家的一个子弟而已,所以,你们吴家要想真正的稳定的发展,你的野心,吴振欧的野心,都还是收敛起来吧,尤其是吴振欧,他的野心,恐怕比你的还要大,他想要把你们吴家建设成为华夏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那你们就是自取灭亡,像罗斯柴尔德那样吸血鬼一般的家族,只能存在于西方那种虚伪的、无耻的、强盗的资本国家,我们华夏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像你们这样的豪门家族,你们能够取得如今的地位和财富来之不易,也是数代人辛辛苦苦努力积攒下来的,但是你们千万不要忘了,你们身在华夏,就应该为了我们华夏民族的强大而努力,做出你们应该尽的义务和责任,你们已经获得的东西太多了,但是相比于你们应该尽的责任,每年几千万的捐款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所以,我给吴永强的建议是大力发展实业,振兴民族经济,积极抵御来自外国势力越来越多的对我们国民经济领域的侵蚀。

    老吴啊,你睁开眼睛看一看吧,日用化工用品方面,现在还有几个民族品牌啊,像牙膏、洗发水、洗衣粉、香皂、化妆品、方便面、饮料等关系到国计民生的行业里面,真正属于我们的民族品牌还有几个,你在看一看,凡是被外资占据垄断地位的那些行业里面,哪一个行业的产品价格不是在连年上涨,而质量和容量又不是在连年下降,就拿最简单的饮料行业来说,以前每小瓶的饮料容量都是600毫升,而现在呢,每瓶容量都已经下降到了500毫升甚至是420毫升,但是价格呢,却只涨不跌,但是成本呢,他们涨得多吗,即便是涨了,他们每涨1%的成本,至少要在价格上想尽一切办法涨出超过30%以上,也就是说,大部分时间,成本上涨只不过是很多洋品牌涨价的借口,他们的目的不过是尽一切可能,摧毁我们的民族工业,垄断我们的华夏市场,从而赚取高额的利润,尤其是那些日本企业,从我们华夏赚来的钱投资给日本政府,让他们购买武器装备,用来对抗我们华夏,掠夺我们的土地和资源,所以,老吴啊,身为华夏的豪门家族,具有资源和人脉的优势,你就没有想过为国家、为民族、为老百姓做些什么事情,为什么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喊实业救国,这是一句非常有深意的口号啊,以前的时候,为了获得投资、获得技术,我们向外国敞开大门,现在我们华夏民族强大了,是时候发出属于我们华夏自己的声音了,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听到刘飞这番发自肺腑的分析,吴振华有种振聋发聩的感觉,他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刘飞,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真没有想到,在你的灵魂深处,竟然是一颗如此拳拳爱国之心,你放心吧,我决定,会立刻召开长老会议,全面解除吴振欧的一切权利,另外立刻取缔我们内部的攻关部,并将吴振欧操纵金融方面所获得的一切利润上缴国家,另外,从今以后,我们吴家会全面取消在股市、债券方面的一切操作,我会配合吴永强,筹集吴家的一切资源和资本,进军实业领域,努力开创民族品牌,打破外资垄断,想办法拉低一些暴利行业的利润,为我们华夏老百姓减轻消费负担。”

    刘飞笑了,点点头说道:“老吴,你真的很有魄力,你放心吧,如果在你们吴家转型期间,如果有谁不开眼想要为难你们的话,尽管告诉我和曹晋阳,我们都会为你们吴家的转型提供尽可能的帮助和支持的,不管是官面上的,还是资金上的。”

    吴振华点点头,伸出手来握住刘飞的手真诚的说道:“刘飞,我是真心的谢谢你,感谢你为我们吴家指出了一条明路,以前这些年来,我一心为了壮大吴家而努力,有些忘记了我们吴家真正的使命啊,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刘飞,你知道我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吗。”

    刘飞摇摇头。

    吴振华说道:“我的父亲叫吴为国,他的一声,几乎都把精力投身于国家的建设上,而当初,我父亲给我取名叫吴振华,就是希望我能够挺起吴家的脊梁,振兴我们华夏民族,只可惜他老人家死的早,我被名利所蒙蔽,渐渐把吴家带的有些偏离轨道了。”

    刘飞笑了,握住吴振华的手说道:“老吴啊,对于你父亲,我真的有些佩服了,不过你现在回头也还不晚,我们华夏民族的强大靠的不是一个人两个人,靠的是我们华夏子孙一代一代人的努力,只有我们强大了,才不用在受外国列强的欺负,只有我们华夏强大了,才能粉碎美国所谓的重返亚太战略对我们华夏发展的束缚和围堵,才能粉碎那些西方列强国家、日本以及周边小国意图蚕食我们华夏核心利益的野心。”

    听到刘飞这样说,吴振华突然皱起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刘飞就是一愣。

    过了一会,吴振华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握住刘飞的手说道:“刘飞啊,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想起一件事情出来,在你们沧澜省,有一个东亚集团,那个东亚集团的董事长名字叫做朱劲日,此人一直在我们华夏各地做矿产资源的生意,最近一两年一直都在你们沧澜省活动,你对他要多加注意,据我得到的绝密情报,此人是日本野田会社的社长野田一夫的女婿,而野田一夫,则是日本*右*翼*势力的坚定支持者,野田家族,可是一个颇具野心的家族,在日本,他们的实力比我们吴家可强大得多啊,就是不知道在我们华夏到底有多大实力,总之你小心一点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