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13章 各揣心思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吴振欧脸sè比吴德强的还要yīn沉。

    听完吴德强的话之后,他脸sèyīn沉着说道:“哎,真没有想到,我们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刘飞竟然会兵行险招,先借吴永强的嘴说出他们自己真正的立场,然后通过各种手段对我们进行影响,然后诱导我们把他们真正的立场往发展金融方面去思考,只是我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吴兆强会和刘飞他们能够取得一致立场呢?”

    吴德强皱着眉头说道:“二叔,你说会不会是楚江才和刘飞在观景台的时候就已经约定好了要采取发展实业的这个方案?”

    吴振欧沉思了一会,摇摇头说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从昨天晚上刘飞他们谈话之时的语气来看,刘飞当时他们的意见也是摇摆不定的,在我们思考他们的真正立场的时候,刘飞他们也肯定在猜测我们的立场。其实,对咱们三方任何一方来说,采取哪个立场本身并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结盟,这才是这一轮测试的真正目的,家族的长老们只是想要通过这一轮的测试看一看到底谁能够团结大多数的盟友,取得一致xìng的立场。”

    吴德强听完就是一愣:“啊?为什么会是这样呢?题目上不是写着规划家族发展的路线了吗?”

    吴振欧冷笑着说道:“题目就是一个题目,就和你上学之时的考试一样,考试题目永远也只是题目,考试的题目并不能真正的应用到实际工作中去,而吴家的发展路线,又怎么可能让你们这种级别的人去规划,并按照你们规划的方案去实行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吴家早就完蛋了。”

    “哦,二叔,照你的意思,不管是谁担任了家族族长,将来还得依靠家族长老会制定的发展路线去发展呢?”吴德强问道。

    吴振欧摇摇头说道:“也不尽然,家族族长一旦当选,如果他的实力足够强的话,就可以左右长老会最终的决定,这是一个十分复杂而又长期的过程,也是一个尽量避免家族发展方向出现重大错误的办法。所以,这第一轮辩论的真实目的其实就是要考察一下你们每个竞选人拉帮结伙的能力,这是一个家族族长必须具备的能力,否则,如果你是单独一人的话,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其他人联合起来的势力呢。。吧*这也是为什么第一轮你的辩论虽然也很jīng彩,甚至是有些时候把吴永强和吴兆强辩论得哑口无言,但是他们的分数依然比你高的原因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采用各种手段想要逼迫刘飞和我们进行结盟。只不过没有想到,刘飞下定决心要和吴兆强进行结盟,所以,德强啊,你今后千万要记住,永远不要和一个副省级以上的干部结仇,否则,哪怕是你赢了某一次较量,但是哪怕是对方只找到一次机会,也会带给你永生难忘的教训,尤其是像刘飞那样强势之人,如果不是你当初和刘飞结仇,恐怕就不一定会有今天的麻烦了。”

    吴德强听完之后,也只能满脸苦笑了。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这个时候,吴德强突然眼珠一转,说道:“二叔,我想起来了,在今天辩论会开始之前,刘飞和楚江才曾经有一个对话,他们谈论的是左眼睛和有眼睛,然后我看到楚江才从他右边的口袋中拿出了一个信封交给了吴兆强,所以我们大胆的假设一下,如果昨天晚上的观景台上,刘飞和楚江才约定了以左眼睛代表金融业,有眼睛代表实业,那么今天的话会不会就是一种暗示呢,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楚江才他们准备了两种立场文件,到时候,刘飞只要给他一个暗示,他就随便可以拿出任何一个立场文件,从而得以和刘飞立场一致?”

    听完吴德强的话之后,吴振欧沉思了一会,然后苦笑着说道:“嗯,你说的非常有道理,他们说的话我也听到了,只不过当时我就感觉挺奇怪的,没有想到,刘飞这小子竟然yīn险如斯,难道他早就预料到我们会逼他跟我们结盟不成?”

    就在吴德强和吴振欧两人讨论刘飞和楚江才的时候。在吴永强的别墅内,楚江才、吴兆强和刘飞、吴永强等人坐在客厅内,众人正在一边喝着茶一边闲聊着。

    楚江才笑着说道:“刘飞,我现在有一个问题非常不解,不知道你能否为我解答一下?”

    刘飞连忙说道:“楚书记,你太客气了,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楚江才点点头,说道:“昨天在观景台上,在吴振欧他们找你之前你就和我约定了左眼睛代表金融,有眼睛代表实业,难道你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预感到吴振欧他们会找你逼你和他们结盟不成?”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那倒没有,如果我要是能够有这种预感的话,我岂不是成神了,只不过我认为,这世界上的事情,在没有真正成功之前,必须要有所准备,未雨绸缪,尤其是当我听到吴永强跟我说了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经过思考之后认为,对于吴家来讲,不管是吴永强或者是吴兆强,或者是我们这样的外人,我们所制定的任何发展规划本身都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所以,不管吴永强和吴兆强本身持有什么立场都是无所谓的,而真正能够左右局势的则是结盟本身,而这个题目的设计者的原始意义应该就是看看到底哪个竞选人能够拉拢到最多的盟友,从而可以获得更多力量的支持,基于这种考虑,我才会考虑建议吴永强和你们进行联盟的,因为自始至终我以及吴永强和吴振欧、吴德强他们就不怎么对付,而咱们之间却没有什么利益纠葛,所以,不管吴永强和吴兆强谁当族长,都可以把另外一方拉拢到自己的阵营之中,共同应对吴振欧、吴德强等人的挑衅,从而获得共同的可以分享的利益,所以,我们只要提前约定好了暗示的信号,不管我们选择哪个立场,我们都能够一致对外。我想,对于这一点,楚书记你应该也早就想明白了吧?”

    楚江才淡淡一笑,说道:“刘飞啊,这就是你有些捧我了,其实,如果不是当初在观景台的时候,你跟我约定那个左眼和右眼暗示的信号,我还真没有想明白,不过和你做完约定之后,我才最终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真没有想到,你的思考深度那么深啊?”

    刘飞苦笑着说道:“楚书记,你这次也是捧我了,其实,并不是我思考的深度有多深,而是我喜欢发散思维而已,而且我对于吴家本身并不是特别信任,我从来不相信吴家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吴永强或者是吴兆强这种级别的人去做,因为吴家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特别信任外族势力的案例。然后,我顺着这个方向去推论,才最终得出了那么一个结论的,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吴振欧和吴德强竟然用吴语嫣和欧阳菲菲的事情来逼我和他们结盟,我只能勉为其难的和他们斗上一斗了。”刘飞说得轻描淡写的,但是此刻,不管是楚江才也好,吴永强和吴兆强也好,他们看向刘飞的目光中都充满了钦佩之sè。要知道,很多时候,变魔术的手法只要交给你,几乎人人都能够成为魔术师,但是如果不告诉你魔术的原理和手法,一般人永远都看不穿魔术师到底是怎么实现让人叹为观止的魔术的。

    接下来,众人又聊了一会,然后楚江才和吴兆强便离开了。

    等送他们离开之后,回到客厅之后,吴永强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您说楚书记和吴兆强今天来咱们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呢?难道他们只是为了过来向您打听一下为什么约定那个暗号吗?”

    刘飞笑着摇摇头说道:“那怎么可能呢,这楚江才是一个真正的老狐狸啊,他到我们这里来目的可不简单啊,可以说是一箭三雕,第一,他来我们这里可以弄明白我为什么约定那个暗号,我相信,他特别想弄明白这个问题。第二,他来这里则是想向咱们示好,这样一来,不管在将来你或者吴兆强谁当上族长,都可以把对方拉拢到自己的阵营里面来,这是一个比较友善的信号。第三,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向吴振欧释放一个信号,他和咱们是盟友,而且关系已经好到可以登门拜访了,这样一来,吴振欧和吴德强就只能选择放弃和咱们结盟了。他这个目的是阳谋掩盖下的yīn谋,算是有些恶意,不过由于我们之间和吴德强、吴振欧之间关系本来就不好,所以,对于这个恶意,我们也可以解释成无所谓的恶意。”

    吴永强听完之后,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后苦笑着说道:“刘书记,真没想到,你竟然可以琢磨出他们的心思。”

    刘飞苦笑着说道:“在官场上混,你不把我别人的人心和人xìng,又怎么可能管理得好别人呢。”

    吴永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刘书记,今天晚上的实力大比拼我们有点悬啊,据我刚刚得到的消息,吴兆强和吴德强已经拉拢到了相当数量的官员和大商人的支持。”。.。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