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04章 吴语嫣和欧阳菲菲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听完吴振欧的话之后,再次震惊了,因为从吴振欧的这番话中,刘飞敏感的把握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只要吴振欧知道了吴永强可能规划出的吴家未来发展路线,那么吴德强就很有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也就是说,在吴振欧看来,第一轮吴家家族路线之争才是整个家族族长最为关键的部分,而对于其他两个环节,吴振欧似乎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也就是说,吴振欧有把握在后面两个阶段的竞争中至少可以保持不败。[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吴振欧,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这个条件的确是太优厚太优厚了,优厚到让我感觉到有些不安,我的原则你应该是清楚的,那就是我从来都是无功不受禄,所以对不起,你提出的这个jiāo易我也不能答应!”

    吴振欧表情显得非常平淡,笑着说道:“刘飞,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不过呢,你先不要着急否定,我想,你应该能够看得出来,我对于吴德强在第二轮和第三轮中处于不败之地有着十足的把握,唯一比较不太确定的只是第一轮而已,所以,我想,你肯定特别想要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有把握能够让吴德强当上吴家未来的族长吧!”

    刘飞轻轻点点头:“你说得没错,对于这一点我的确非常好奇,不过我想,这是属于你的核心机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知道!”

    吴振欧笑了,说道:“其实,让你知道也无妨,这样或许更能促使你下定决心和我来进行这次的jiāo易!”

    刘飞眉头挑了挑:“你真的不怕泄密!”

    吴振欧哈哈大笑道:“现在这个房间内只有我们三人,话不传第七耳,而在座的咱们三人又根本不会泄lù出去的,所以我有何可担心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真的泄lù出去了,又有谁敢去核实呢!”

    刘飞脸上lù出玩味之sè说道:“哦,还有这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是真想知道你的底牌到底是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刘飞的目光从吴语嫣的身上扫过,眼神中lù出一丝疑huò之sè,现在,对于吴振欧有把握让吴语嫣不泄密,他的心中更加不解了。

    这时,吴振欧笑着说道:“刘飞,我想你永远都不会想到,其实,我吴振欧不过是吴振华的助手而已,他不方便做的事情,大部分都由我来做,他不想做的事情也由我来做,他在公众面前,永远维持着他那谦谦君子的形象,而我则是专mén负责干脏活和累活的角sè,吴家所有不光彩的事情都由我来主持,这样一来,即便是将来有人真的想要对我们吴家不利的话,顶多我倒下了,但是吴振华却可以一直保持着他的地位和尊崇,保持着我们吴家的形象,而我,只是整个吴家或者说是吴振华的替罪羊而已,而偏偏不巧的是,我这个替罪羊还很有替罪羊的觉悟!”

    刘飞的眉头开始紧皱起来,淡淡的说道:“你说这些和你对吴德强的信心有关系吗!”

    吴振欧笑着说道:“当然有关系了,刘飞,其实我知道你和吴永强的意思,你们不过是把希望寄托在族长吴振华在整个族长竞争的过程中能够公平公正的对待这件事情,从而你们拼得一丝染指族长宝座的希望,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这个希望你们就不要再去想了,因为你们绝对不会想到,吴德强乃是吴振华和其弟妹的sī生子,而吴永强不过是一个吴家的嫡系子孙而已,你想想看,对吴振华来说,吴永强再是嫡系,他有吴德强跟吴振华亲吗,而且这些年来,吴振华从来没有让吴德强知道这件事情,而且这些年来,吴振华从来没有给予吴德强过多的照顾,对此,他感觉到非常的愧疚,所以,这次家族族长竞争大会上,吴振华已经决定,为了补偿他对于吴德强的愧疚和遗憾,他将会拼尽全力帮助吴德强捞取族长的宝座,这算是他对吴德强的一种变相的补偿,而我,不过是站在台前帮助吴振华摇旗呐喊的跳梁小丑罢了,否则的话,你真的以为吴振华是个傀儡不成,如果他真是傀儡的话,吴家又怎么可能在他的手中,达到如今这种辉煌的地步呢,刘飞,你想想看,在这种情况下,吴永强还有获胜的机会吗!”

    听完吴振欧的这番话之后,刘飞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深思之中。

    此刻,刘飞在大脑里飞快的分析着吴振欧这番话的真实xìng和可靠xìng,因为如果吴振欧所说的这番话是真的话,那么可以说,在现任族长以及副族长全力的支持下,那么实力强大却又隐藏着诸多不为人所知实力的吴德强上位家族族长的几率还是非常大的,尤其是第二轮的实力大比拼和第三轮的吴家家族长老投票,如果族长和副族长想要cào控的话,还是有可能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吴振欧所说的他所从事的角sè倒也比较符合吴家的家族整体利益,这种配合也是比较搭配的,而这,对吴永强来说,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去想,如果吴振欧所说的这番话是假的,那么问题就又出现了,吴振欧的这些话听起来非常有逻辑xìng,刘飞甚至有一种预感,吴振欧所说的这番话中,至少有7成是真的,因为刘飞知道,要想让一个相信你的假话,那么你所说的话里面至少要有70%以上是真的,只有这样,你才能让别人相信你的话是真的,那么到底哪些话是真的哪些话是假的却又是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

    想到之里,刘飞的眼前一亮,刘飞突然笑了,他笑着说道:“吴振欧,我不知道你的这番话到底是真是假,不过这都没有关系,因为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准备拒绝你所提出的这个jiāo易!”

    刘飞话语落后,吴振欧的脸sè刷的一下便yīn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刘飞,你难道真的想要和我们吴家作对到底吗,你可知道,只要你今天踏出了这个会议室,那么你和吴家之间将会是生死对手,而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吴永强他根本不可能当上家族族长,一点机会都没有,如果真正等到家族族长人选尘埃落定,那么到时候,你将面临的将会是吴家倾尽一切资源,毫不领情的打击,你应该看得出来,吴家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会联合你所有的政敌,抓住你一切的把柄,把你往死里整!”

    刘飞淡淡一笑:“哎,吴振欧,我相信你应该也清楚,对于你这样危险的话语,我刘飞听说不是一遍两遍了,但是最后的事实证明,很多和你曾经有一样想法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成功实现他们的梦想,最终的结果都是被我打得彻底跌落尘埃,而且你应该也清楚,我刘飞一向是最不害怕被人威胁的人,压力越大,我的动力也就越大,将来的反击也就越犀利!”

    吴振欧的眉头皱了几下,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只不过他的笑容之中流lù出几分yīn险之意,他笑着说道:“刘飞啊,我知道,你这个人非常注重承诺,但是我也知道,你这个人也最痛恨敌人,最关心朋友,你可还记得,欧阳家族事件过程中,那位nv记者欧阳菲菲吗,就是她把你们沧澜省的丑闻发到了新闻媒体上,你想不想要报复她呢,如果你想的话,现在你就可以如愿了。”说着,吴振欧轻轻拍了拍手,只见里间屋的方面一开,两个保镖手中推着一个nv孩从里面的房间内间屋走了出来,而这个nv孩赫然是欧阳菲菲。

    看到眼前的情形,刘飞的眉头不由得紧皱起来,冷冷的看向吴振欧说道:“吴振欧,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sī自囚禁他人是属于违法的事情吗!”

    吴振欧淡淡一笑,说道:“刘飞,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吗,我有sī自囚禁他人吗,没有,欧阳菲菲小姐不过是我们请来到我们吴家做客的,能够到我们吴家来做客,那是她的荣幸。”说完,吴振欧摆了摆手,欧阳菲菲又被两个男人给推进了房间里面去。

    在即将被推进去的那一刻,欧阳菲菲突然一用力,挣脱了两人的束缚,一下子扑到了刘飞的身边,抓住刘飞的胳膊,泪流满面的说道:“刘飞,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被卖到**去当小姐,刘飞,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吴振欧没有想到欧阳菲菲竟然去找刘飞去救她,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他冲着那两个男人一使眼sè,那两个人立刻迈步向欧阳菲菲走来,似乎想要把欧阳菲菲拉进房间里面去。

    刘飞冲着那两个男人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出去吧,欧阳菲菲就暂时呆在这里吧!”

    那两个人看向吴振欧,吴振欧的目光在欧阳菲菲和刘飞之间打量了一下,然后冲着那两个男人点点头,那两人立刻拉开房mén走了出去。

    这时,吴振欧看向刘飞说道:“刘飞,既然欧阳菲菲在这里呢,那我就有话直说吧,我们之所以把她请过来,是想要让你出口气而已,如果你对欧阳家族还有什么不满的话,就把气全都出在欧阳菲菲的身上吧,毕竟,她是这次事件的策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