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86章 强挽颓势

www.wuailogo.com 官途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由于面临严峻的形势,沈中锋的心情相当不好。因为现在,不仅刘飞在加大对于那些地市干部们的拉拢力度,郑建勇同样也在趁机下手,而这个时候,各个地市干部门人心思危,全都开始考虑重新站队的问题了。以前很多干部虽然畏惧沈中锋的威势,没有敢倒向刘飞和郑建勇,但是现在,在看到刘飞越来越强势的表现之下,很多人都开始不再有什么顾忌了。尤其是那些在沈中锋主导沧澜省的局面之下,那些一直得不到重用,却又认为自己很有才华的人,他们纷纷加快了倒向刘飞和郑建勇的步伐,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趋势,那就是只要你肯努力,只要你肯做事,那么你就很有可能会得到刘飞的重用。

    沧澜省的冬天,北风呼啸。

    沈中锋的别墅内,沈中锋满脸严肃的坐在沙发,对面坐着的是司马易。

    司马易先是向沈中锋汇报了一下他们所了解到的沧澜省的形势,又停沈中锋谈了一下沈中锋所掌握的情报之后,司马易沉声说道:“沈省长,眼前的形势对我们来说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了,现在,由于你在沧澜省节节败退,沧澜省的干部们都已经对你失去了信心,这是一个十分不好的开端,如果任由这种开端进展下去,那么不出几个月,恐怕你的威望在沧澜省将会越来越低,如果这种状况持续超过一年,恐怕你将会彻底失去和刘飞较量的力量。虽然现在各个地市大部分的一二把手都在你的掌控之下,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中肯定也会产生背叛者,因为在官场,大家都是逐利而行,谁能够给他们带来官位,带来前途,那么他们就跟着谁混,就像当年你在沧澜省一家独大的时候,那些官员纷纷从别的官员羽翼之下投靠到你的麾下,因为他们看重的是你能够提拔他们。但是现在,随着张群执掌组织部,你在人事问题的话语权被进一步削弱,而一旦刘飞和郑建勇联手,你的话语权将会进一步削弱,而偏偏郑建勇却又是一个善于合纵连横的人,他这个人我现在也已经把他给看透了,他就是想要在你和刘飞之间摇摆,捞取最大的好处,但是你和他联合是越来联合越吃亏,因为本来很多位置都是属于你的,而刘飞却是越联合越占便宜,因为他和郑建勇联合的时候,蚕食的还是属于你的位置。&&所以,你怎么都是吃亏的。在这种形式下,在当前的严峻形势下,我们如果采取常规手段想要重新树立广大干部门对你的信心,实在是太难了。”

    沈中锋苦笑着点点头,叹息一声说道:“哎,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我在能力比起刘飞来还是差了一截啊,真没有想到,这个刘飞的手段如此变化多端,神鬼莫测,不服不行啊。不过我还是不甘心啊,我相信,我在发展经济的能力并不比刘飞差多少。所以我需要继续和刘飞在人事斗争纠缠下去,还请司马先生多为我出出主意。”

    司马易点点头说道:“沈省长,我认为,目前我们为今之计,要想在人事给那些冠冕以信心,只有借势了。”

    沈中锋皱着眉头说道:“借势?从何借势?”

    司马易点点头:“没错,就是借势,我的设想是,您跟沈老爷子沟通一下,让他以考察的名义到咱们沧澜省下来转悠一圈,我相信,到时候,以沈老爷子的威望来为你站站台,助助威,下面那些干部们投靠刘飞的趋势肯定会有所减缓的,这就给了你缓息的机会。只要你能够在经济发展展现出潜力来,将来不管是留下也好,离开也罢,对你来说都有好处。”

    沈中锋听到司马易的这个建议不由得眼前一亮,不过随后,他的脸有有些沮丧说道:“司马先生,你这个建议倒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不过老爷子现在的位置,到沧澜省来为我站台助威,恐怕会被别人说闲话的。”

    司马易一笑,说道:“对于这一点我想沈省长你不必担心,很多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但是知道是一回事,cāo作又是另外一回事,只要能够有利于你的发展和前途,我相信老爷子辛即便是辛苦一下还是愿意的。就算是别人说闲话又能怎么样,得到实惠才是真的。官场讲究的就是一个厚黑学,否则,要想在竞争激烈的官场站稳脚跟,实在是太难了。”

    沈中锋听完之后,沉思了一会,然后点点头,眼神中露出坚毅之sè,“好,那我现在就给老爷子打电话,看看最近他有没有时间过来。我就不相信我斗不过刘飞。”

    电话很快接通了,沈中锋把司马易出的主意说了一遍之后,沈老爷子立刻沉思了好一会,沈老爷子点点头说道:“好,反正下次换届我也就要退下去了,我们沈家将来也得靠你来维持了,那这一次我就豁出去我这张老脸为你站一站台,助助威。刘飞这个小娃啊,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是得打一打他的嚣张气焰了。”

    就在沈老爷子做出要下来为沈中锋站台助威的时候,刘飞也已经回到家中,正在和诸葛丰一起研究着沧澜省目前的形势和刘飞所面临的严峻形式。

    此刻,诸葛丰和刘飞的脸sè全都显得十分yīn沉。

    诸葛丰沉声说道:“老大,自从次你采用铁腕手段直接在沧澜省这边全面对沈中锋出手之后,曹晋阳也在鲁东省出手,杜宇那边的危机暂时算是解除了,而那些幕后黑手暂时也全都安静了下来,但是我现在最为担心的却还是那些幕后黑手,您想想看,这世界根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人,而您的用人原则又是使用循吏,所以,即便是杜宇没有问题,但是您在岳阳市、东宁市、东海省培养和提拔的那些嫡系却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杜宇一样清正廉明,有些人肯定是有些小的毛病,而当初您提拔重用他们看重的是他们能够真心实意的为老百姓做事,但是,如果那些幕后黑手真的想要对他们出手,派纪委详查的话,肯定是能够查出一些问题来的,即便是够不双规,但是调离重用岗位、毁掉其前途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如果那些黑手往这方面下手,我担心你的根基会被动摇。”

    刘飞听完不由得一皱眉头,缓缓点点头说道:“是啊,如果他们真要是这么做的话,那还真是有些麻烦。不过嘛……”说道这里,刘飞脸露出两道寒光,声音渐渐变冷说道:“如果他们真的要想肆无忌惮的出手的话,我不介意也对他们的人出手,我对我用的人比较了解,我提拔的人除去那些我可能看走眼的人之外,大部分循吏虽然有些自己的xìng格和缺点,但是他们大体方向都是好的,即便是被纪委调查也顶多就是小小的违纪,绝对升不到双规的条件,否则不用纪委出手,他们这些人早被我拿下了,所以,从今之后,如果他们采取什么手段,我就采取什么手段,哼,到时候看到底谁的人干净。我不喜欢玩yīn的,但是如果别人跟我玩yīn的,我不介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说道这里,刘飞略微沉思了一下,拿起手机拨通了东海省省长刘国明的电话。

    刘国明在刘飞在东海省担任组织部部长的时候和刘飞配合十分默契,最终,在东海省换届的时候,在刘飞的推动之下成为东海省的省长,后来,宋老爷子离去之时,把宋家交到了刘飞的手中,现在,刘国明也已经成为刘飞麾下十分具有地位的大将。

    电话接通之后,刘国明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刘记,您好。”

    刘飞笑着说道:“老刘啊,最近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

    刘国明笑着说道:“托刘记的福,现在咱们东海省的发展速度非常快,我现在基本在按照您和周浩宇部长制定的经济发展计划在执行,所以,现在东海省的发展势头还是非常猛的,刘记,我真想替东海省的老百姓说一句,谢谢你,如果没有您和周部长当年制定的经济发展计划和打下的良好基础,现在的东海省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好。”

    刘飞笑着说道:“我们两个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真正的执行者是像你这样的踏实肯干的干部们。对了,国明,我听说高建林在东海省安插了一个常委?”

    刘国明点点头说道:“是啊,一个常委副省长,叫杜海生,很有霸气的一位同志啊!”

    刘飞点点头说道:“他现在在东海省发展的怎么样?”

    刘国明说道:“嗯,这位杜海生底气很足,刚到我们东海省就开始大肆招兵买马,合纵连横,现在和胡省长靠的很近。经常在zhèng fǔ工作会议跟我顶牛。”

    刘飞听完不由得一皱眉头。高建林是沿海省省委记,是自己未来竞争委员的主要对手之一,而这一次鲁东省对杜宇出手的人的背后就有他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