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85章 沈中锋的失落

www.wuailogo.com 官途     然而,此刻的郑建勇却一直深深的低着头,沉默不语。

    沈中锋有些失望,但是此刻,沈中锋一直坚信,在共同利益面前,郑建勇肯定会坚定的站在自己这一边,坚决抵制刘飞将有可能提出的全面处理沧澜省涉及校安工程问题所有干部的提议。

    刘飞并没有急于在第一议题结束之后就立刻提出第二个议题,而是略微休息了一下,喝了一杯水,然后才缓缓说道:“好了,第一个议题讨论完了,下面我们开始讨论第二个议题。”说道这里,刘飞又顿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这一次我们沧澜省爆发出来的校安工程问题十分严重,xìng质十分恶劣,尤其是在纪委部门对那些副厅级的干部们进行双规之后,从他们交代的问题来看,这些涉案官员的问题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所以,我认为,在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妥协和让步,更不能心慈手软,必须把所有涉案官员全部拿下,才能让其他系统的干部们高度重视省委的姿态,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沧澜省省委是有决心有意志坚决将反**斗争进行到底的,我们要把那些真心真意在做事的官员走到合适的位置,可以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这个问题次已经谈过了,不过一次沈中锋同志反响比较强烈,所以一次我们并没有下定决心将这个问题坚决贯彻下去。但是从这段时间对涉案副厅级官员的处理来看,这个问题已经刻不容缓了,当然,为了确保mín zhǔ集中原则,我们就举手表决,同意深处彻底的处理这些官员的同志们请举手。”

    刘飞说完,他自己首先举起手来,随后,张群、王辉两人便立刻举起手来表示同意。

    这一次,张明涛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举起手来,而新任省委常委、副省长柴秀峰也举起手来,接着就是省纪委记秦凯,不一会的功夫,已经有6名常委表示同意了。

    此刻,沈中锋的脸sè刷的一下变yīn沉了下来,一次常委会,柴秀峰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但是这一次,却已经站在了刘飞那一边了。

    要知道,今天一共只有12名常委出席,现场常委会已经有一半的人支持刘飞的意见了,只要在有一票,刘飞的这个决议就可以通过了。现在,沈中锋感觉到十分郁闷,他本来以为这件事情还能在往后拖一下,却没有想到,刘飞竟然提前赶在新一轮危机爆发之前出手了,难道刘飞感觉到了什么不成?想到这里,沈中锋的目光有些担心的看向郑建勇,因为他清楚,现在,如果郑建勇和自己联合起来,依然有制衡刘飞的能力,即便是不能阻止刘飞通过他的提议,但是依然可以以票数没有超过半数为由暂时搁置刘飞的提议。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郑建勇缓缓抬起头来,举起手。

    7票!足够了!

    这一刻,沈中锋感觉到无比的愤怒,无比的失望,无比的失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次常委会还坚持站在自己这一边的郑建勇居然又一次的站在了刘飞那一边。他知道,恐怕刘飞和郑建勇又达成了什么协议。他十分愤怒的看了郑建勇一眼,表达自己的不满。现在,沈中锋恨不得冲过去揪住郑建勇的脖领子大声的质问他,你小子说话怎么那么没谱啊,之前咱们两个不是说过要联手制衡刘飞吗?你怎么不讲究信誉啊!

    但是沈中锋却忍住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败了,既然是败了,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这时,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好了,现在算是郑记这一票,已经有7票了,超过半数了,所以,我的这个提议也就算是通过了。后面,就请纪委的同志们在辛苦辛苦,把那些处级干部也一起处理了,该双规的双规,该移交司法机关的移交司法机关,至于说那些科级的官员们就让各地市纪委部门去处理,但是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所有涉案人员必须严肃处理。”说完之后,刘飞笑着看向纪委记秦坤说道:“秦记,辛苦你们了。”

    秦坤点点头说道:“刘记,这是我们纪委应该做的。我们会坚决贯彻省委的指示的。”

    刘飞笑着点点头:“好了,主要的议题说完了,下面我们在谈一谈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议题。现在已经是12月份了,距离chūn节还有不到2个月的时间,我们沧澜省另外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工作就是今年的各个地区经济指数的综合评定,全省各级干部的综合评定,然后记录相关的积分,连续两年积分垫底的同志们直接末位淘汰。今年虽然这个制度出来的不算早,但是也不算晚,但是只要干部门齐心协力搞发展,我们沧澜省的经济还是能够腾飞起来的,从下半年我们沧澜省的发展趋势来看,是非常不错的,GD增长率比半年明显提升,不过呢,由于我们沧澜省的经济总量相比于全国其他省份来说,还是属于比较差的,尤其是和发达地区相比相差更是很大,所以,我们沧澜省必须要继续努力。这一次,我需要再次严肃的指出,所有经济统计数据绝对不能作假,否则,一旦查出来,不管实际数据排名多少,直接按倒数第一名计分。这件事情我看就由省zhèng fǔ牵头来做这件事情,省纪委、省审计局负责监督。”

    听刘飞说完,众人纷纷表示同意。

    散会之后,沈中锋的脸sèyīn沉的可怕。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无比的愤怒和失望。他知道,随着这一大批官员被双规,自己的羽翼将会被极大的削弱,自己在下面各个地市的根基将会被极大的动摇,要知道,那些副厅级干部虽然主管着教育,但是还包括其他领域,这些人的落马影响是非常大的,而紧接下来那些处级和副处级干部的落马影响更是极大,要知道,那些人可都属于后背梯队,属于大厦的根基,这些人全都倒下,以后将会失去发展的土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沈中锋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司马易的电话:“司马先生,这一次常委会我又失手了。”

    沈中锋满脸郁闷的说道。

    司马易皱着眉头说道:“什么?失手了?怎么会呢?柴秀峰和郑建勇不是都答应要抵制刘飞的吗?”

    沈中锋苦笑着说道:“次常委会他们的确是和我一起抵制刘飞的,但是这一次,他们却突然全都改变了态度,我估计刘飞很有可能又和他们达成了交易。司马先生,恐怕以后我在沧澜省的处境将会变得十分艰难了。”

    司马易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沈省长,这样,我这些天好好思考一下,争取想出一个比较妥善的办法来,到时候好好提升一下你的士气。否则如果长期这样陷入僵局的话,对你的士气打击是相当大的。”

    沈中锋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也得好好反思一下了,到底为什么我总是被刘飞制的死死的呢?”

    然而,沈中锋却没有想到,刘飞对他的进攻才刚刚开始。

    在随后的几天里,沧澜省12个地市中,除了东江市以外,其他11个地市从处级到副科级,所有涉及到校安工程事件中的问题比较严重的官员全部被双规。沧澜省省委在这次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强硬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以前,很多在各个县区都被大家公认为靠着沈中锋或者郑建勇背景十分强大的无人敢惹的县长、副县长们纷纷落马,顿时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很多人还都在议论着,说是刘飞迫于沈中锋和郑建勇联手的压力是绝对不可能把双规扩大到处级这个层次的。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几天之后,却是风云突变,前几天还牛气哄哄的干部门纷纷落马。于是,沧澜省从厅级到科级,不仅仅是教育系统的干部,其他系统的干部们也是大为震惊,于是,一场自而下的自查自纠工作在各个系统内部自动展开了,谁都不想等到刘飞突然把手伸到自己系统里面的时候,再来一次像教育系统这样的大震动。要知道,大震动不仅仅是伤及基层,主管的领导也是要受到波及的。就像这一次震动中,主管教育的副省长张振杰受到牵连,不仅主管的教育部门被拿走了,他自己现在就连副省级的地位都岌岌可危了。

    由于各个系统展开了自查自纠工作,因此而跌落下马的干部也是接二连三,一时之间,沧澜省干部们人人自危。而在这种震荡的局势之中,一些厅级、副省级包括副厅级的干部们纷纷向刘飞和郑建勇靠拢,而以前一些原本和沈中锋走得比较近的人,在看到眼前的局势之后,纷纷和沈中锋拉远距离。最为重要的是,刘飞也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加大拉拢力度。

    这样一来,才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沈中锋便感觉到了形势的严峻xì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