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83章 沈中锋惹恼刘飞

www.wuailogo.com 官途     “你堂堂一个省长竟然不知道这种事情?”听到曹晋阳的汇报之后,刘飞的脸sè立刻yīn沉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如果对方连曹晋阳都没有通知的话,那么很显然,对方是有意为之,甚至还防备着曹晋阳介入到这次的事件中去,如果要是在考虑到这一次在燕京市所感受到的来自各方媒体的攻击,一个结论立刻浮现在刘飞的心头。!。。难道真的是那些幕后黑手在cāo作吗?”

    此刻,电话那头,曹晋阳明显也沉默了下来,曹晋阳也不是傻瓜,听刘飞这么一说一问便想到了一种可能xìng。

    过了一会,曹晋阳沉声说道:“刘飞,你说会不会是那些人干得?也只有他们才有那种能力,可以把手伸到鲁东省来,而且在鲁东省,几乎他们一对组合四个人之中,至少有两人在我们鲁东省安插的势力可以做到去调查杜宇。”

    刘飞点点头说道:“我现在也是这样想的,看来,不管咱们在怎么低调也好,总是有人认为咱们对他们的压力比较大,幸好这一次有老爷子提醒了咱们一下,否则,要是曹老爷子不说的话,恐怕我还真想不到这种程度的可能xìng。”

    曹晋阳苦笑着说道:“哎,可能是这两年咱们的表现都太耀眼了。树大招风啊,不过刘飞,你放心,杜宇的事情既然我知道了,我就会介入的,不管到底是谁在背后推动这件事情,只要杜宇本身没有什么经济问题,就算这件事情杜宇真的存在问题,也只不过是工作失误而已,如果连工作失误都不存在,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动杜宇,现在,我们两个必须要让那些人看到,我们两个虽然耀眼,但都是凭自己实力赚来的,谁要是敢玩弄yīn谋诡计来设计咱们,我们都会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的,哼,在鲁东省,想要动咱们的人,也得先问问我曹晋阳同意不同意。”

    刘飞点点头:“嗯,老曹,蔡记那里你有把握吗?我认为在这次的事件中,蔡记是意见十分重要。”

    曹晋阳点点头说道:“我估计这件事情可能蔡记都不一定知道,毕竟,要动一个市长,对蔡记来说只要不是他的人,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可以的,不过我现在就去找蔡记去商量此事,蔡记是首长的人,只要他能够站出来主持公正,我相信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存在。-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的,老曹,谢谢你了。

    曹晋阳摆摆手说道:“刘飞,别谢我了,咱们哥俩虽然到一起工作的话肯定是要竞争的,但是不在一起工作的时候咱们就是朋,就是合作伙伴,说实在的,和你配合工作那几年,虽然一直被你压着,但是咱们两个配合起来还是非常愉快的,你这个人有一点特别号,那就是做事能够把握一个度,该放权的时候就放权,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咱们之间的竞争主要是工作思想方向的争论而已,大多数的时候就算咱们的办法不同,但是总能殊途同归,达到为民谋利的目的,所以,和你一起合作我可以甩开膀子放心大胆大刀阔斧的去干,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真的是怀念咱们一起工作的那些年啊!”

    刘飞眼神中也露出留恋之sè说道:“是啊,咱们一起工作的那几年,也是我干得最舒心放心的几年,zhèng fǔ这一摊的工作交给你,我根本就不用太cāo心,该你承担的责任,你绝对不推脱,该你做的事情,你一分都不推辞,咱们两个一起配合,才能达到一家一大于二的效果,我估计这也是老首长总是把咱们两个放在一起相提并论的原因。”

    曹晋阳听刘飞这么一说也笑了。

    虽然隔着电话,但是两个人却是心有灵犀。

    刘飞笑道:“老曹啊,看来这一次,咱们又得在联起手来,和那些人玩一下暗战了。”

    曹晋阳笑着点点头:“是啊,那咱们就让那些人看看咱们的胆量和能力。”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先把今天发生的河西省那边的情况和杜宇的情况打电话告诉了诸葛丰,让他先分析着,随后刘飞开始沉思起来。

    过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刘飞桌子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电话是诸葛丰打来的,诸葛丰沉声说道:“老大,根据目前我们手头掌握的资料,在结合这一次常委会前后沈中锋的表现,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沈中锋虽然没有和那两对组合联手合作的意思,但是他们之间却在无形之中形成了一种默契。”

    听到诸葛丰这样说,刘飞脸露出深思之sè,缓缓说道:“哦?诸葛丰,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呢?”

    诸葛丰沉声说道:“老大,你想想看,以沈中锋的风格和xìng格,他以前做出过像次常委会之时那样拍案而走的事情吗?当初先后双规了迟宇航和冯双阳,就算是一次沧云街大火事件中也双规了不少违纪的官员,但是那一次,沈中锋虽然极力反对,却也没有拍案离去过,那一次的事情虽然不如这一次的严重,但是相差也不是太多,如果要是在考虑冯双阳的因素,那次的事件的影响甚至是比这一次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即便是那样,沈中锋也没有表现得多么愤怒和激动,但是这一次,沈中锋却偏偏发飙了,还拍了桌子,我总是感觉他这次的拍桌子有做戏的嫌疑,所以,这些天,我一直围绕着这个角度去思考和分析,尤其是最近这几天从我们了解到的有关沈中锋那边的情况来看,沈中锋并没有对他那些嫡系人马们承诺什么,在加之前你告诉我的有关河西省和鲁东省的情况,经过综合分析,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沈中锋应该是已经觉察到了在校安工程舆论危机事件中,除了吴家和欧阳家族之外,还有高人在幕后专门针对你进行cāo作,所以这一次,虽然你在常委会让邱家辉来了一个突然袭击,想要借此机会直接将你的提议通过,如果按照次常委会讨论的结果来cāo作,按照正常逻辑,既然调查那些涉及校安工程的决议都能通过,那么按照调查结论进行处理是绝对不应该通不过的,而且我相信,沈中锋绝对知道,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要推动这件事情,他想要阻止肯定是阻止不了的,但是他还是拍案而走,所以,根据我的这种分析,沈中锋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用这种办法拖延一下时间。”

    “拖延时间?”刘飞的眉头紧皱了一下。

    诸葛丰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要推延时间,那么他拖延时间要做什么呢?一开始我一直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不管沈中锋怎么拖延时间,那么你肯定会想办法通过你的决议的,这涉及到你的原则问题,不过考虑到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我突然有些想明白了,沈中锋拖延时间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给那些隐藏在幕后的黑手们提供cāo作的时间,我相信,只要沈中锋在拍案离去之后,你们沧澜省省委常委会的这一幕肯定会迅速的被外界所知,肯定也能够传到那些幕后黑手耳中,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攻击你的机会,为什么这样说呢,老大,你想想看,你在沧澜省大搞反腐行动,这本来是非常正义的,但是如果这个时候,那些幕后黑手接连对你的人马下手,把他们给打一个**分子的标签,这个时候,如果在请媒体宣传报道一下,只要再媒体稍微暗示一下这些都曾经是你的手下得力干将,然后在把你在沧澜省搞的反腐行为以及你和沈中锋之间的矛盾渲染一下,那么这个时候,聪明的读者以及高层就会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你在沧澜省的行为根本不是在整肃吏治,反腐倡廉,而是在借反腐知名,行排除异己之实,如果舆论到了这个方向,那么校安工程的事情再拿出来讨论一下,那么很有可能真正被冠以政绩工程之名,这样一来,恐怕你要想恢复名誉,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到时候,你的名气就算是真正的臭了,而且也会给高层留下一个你喜欢做政绩工程,喜欢借着反腐之名行排除异己之时,也许一次两次出现这样的事情高层会信任你的品德,但是当次数多了呢?高层心中肯定会产生疙瘩的。老大,他们这一招正符合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那句成语。所以,老大,沈中锋这一次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刘飞听完之后,沉默了好久,其实,随着诸葛丰的分析,刘飞已经把诸葛丰以及那些幕后黑手的行为给串联起来,对于诸葛丰的分析,他相当认可,他点点头说道:“嗯,诸葛丰,你分析的相当到位,这样看来,沈中锋这一招是既想要借那些幕后黑手的势力来整我,又不想给我留下把柄,所以,他这一招是既想当,又想要立牌坊,高,这一招还真是高明!”说完,刘飞的脸已经罩了一层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