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82章 构陷风波

www.wuailogo.com 官途     在随后的几天内,在刘飞的强硬表态之下,沧澜省纪委部门对涉及到了校安工程事件中问题比较严重的十多名副厅级干部进行了双规。&&虽然这仅仅是第一波攻势,还没有向下面进行扩散,但是沧澜省很多干部们却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冬天是这样的寒冷。因为大家或多或少对于那一天常委会刘飞和沈中锋之间闹僵的事情听说了一些,现在,很多人对于局势的发展已经很难进行判断了。

    在这几天内,沈中锋嫡系掌控的区域内接连和投资商签约的消息此起彼伏,这多少为沧澜省这个寒冷的冬天增加了一些暖意。

    这天午,刘飞正在办公室内看着林海峰专门制作的有关这几天来沈中锋嫡系人马主政区域内招商引资的汇总情况,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过来电话的是张群。

    刘飞接通了电话,笑着说道:“老张啊,有事吗?”

    张群沉声说道:“刘记,我刚刚接到雷虎从河西省打过来的电话,说是我们当初在河西省重点栽培的一个副市长突然被纪委部门双规了,另外还有3名我们重点培养的年轻正处级干部的工作也被进行了调整。就连雷虎他们现在也感受到工作受到了一些掣肘,没有以前顺畅了。”

    听到张群的电话之后,刘飞的眉头立刻紧皱起来,从张群反应的情况来看,这种情况很不寻常,因为以自己在河西省的为正经历以及岳父徐广chūn在河西省多年执政所打下的人脉基础,河西省中大部分高层都知道刘飞在河西省有一部分嫡系在锻炼,努力,大部分领导看在刘飞或者徐广chūn以及蒋正元等老领导的份,都会对这些人照顾一二,从来没有太过于为难。尤其是像雷虎、张群这样嫡系中的嫡系,大家更是十分关照。然而,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就太不寻常了。如果说只发生一件事情是偶然,发生多次就是必然和有预谋的行为。

    肯定有人对自己出手了,但是因为某种原因,这些人不能直接对自己出手,所以针对自己的嫡系们展开攻击,想要动摇自己多年打下来的人脉基础,这是一种十分严重的挑衅事件。&&

    当然,如果自己嫡系内有人胆敢违法乱纪,刘飞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宽容,该拿下的必须要拿下,对于这一点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但是对于被调整到次要和无关轻重的岗位,那这可就是大有问题了。这明显是找不到自己的人任何的把柄使用出来的权谋之计,而这种行为是十分恶劣的。

    “嗯,我知道了。老张,对于这件事情你继续密切关注最新的进展。及时和我沟通。”刘飞沉声说道。

    刚刚挂断张群的电话,刘飞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是杜宇打过来的电话。

    杜宇是刘飞在西山县担任县委记时候的贴身秘,经过多年的锤炼之后,现在已经被刘飞安排到了刘飞当年执政的岳阳市前去执政,现在已经是常务副市长了,而且由于当年跟在刘飞身边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且继承了刘飞执政为民的执政理念,虽然杜宇升的势头不是特别强劲,但是他却也是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在每一个岗位都作出了相当耀眼的政绩,也是刘飞重点培养的一个嫡系人马。

    电话接通之后,杜宇的声音恭敬中却带着几分焦虑:“老领导,我这边遇到麻烦了。”

    刘飞听到之后,眉头立刻皱得更紧了。对于杜宇他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一般情况下,杜宇是绝对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所以他沉着脸说道:“哦?什么麻烦?”

    “刘记,是这样的,现在省纪委正在暗中对我进行调查。”杜宇的声音显得有些愤怒。

    “哦?纪委对你展开调查?为什么?难道你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不成?”刘飞的声音中充满了威严。

    “没有没有,老领导,我跟在您的身边那么久,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心中是有数的,但是这一次情况有些特殊,这一次在处理一起煤矿安全事故的时候,我被人给故意设局给整了,本来拿起煤矿安全事故死了20多人,但是下面的人在报的时候却只说死了三个热,但是他们口头汇报的时候却和面所写的数字不相符,在向我提交报告的时候,又采取了偷梁换柱的手法,尤其是涉及到死亡人数那一页,他们故意在我批示之后,偷偷拆换了有关人数的那一页,而我的批示意见是针对3人死亡的事情做出的,但是现在那次事件已经被媒体给披露出来了,真实的死亡人数也披露出来了,而且我的批示也被媒体给公布了出来,所以,现在省委以这个问题为借口在调查我,想要把我拉下马。刘记,我真的没有想到下面的人竟然jīng心布置了这样的一个局来设计我,我就是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啊。您看您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杜宇的声音中流露出一丝焦虑和愤怒。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刷的一下便沉了下来,没有拿着手机的手已经紧紧攥住拳头,如果说张群所说的河西省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引起刘飞的注意的话,那么再加岳阳市这边的事情,刘飞已经完全可以断定,所有的事情都是某些人早有预谋的、jīng心策划的针对自己的布局,而且接下来不知道别的地方还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想到这里,刘飞略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作为沧澜省的省委记,作为刘家现在的领军人物,刘飞非常清楚,自己绝对不能被愤怒的心情给冲昏头脑,更不能意气用事,必须要谋定而后动,所以他沉声说道:“杜宇,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如果仅仅是这样一个问题的话,还不足以把你拉下马,不过你自己还是要想办法提供更多有利于自己的各种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我这边会和曹晋阳沟通一下,让他从面帮你运作一下。”

    听到刘飞这样说,杜宇的情绪这才稳定了下来,跟着刘飞这么久了,这是他第一次向刘飞求援,但是杜宇却清楚,一般只要自己的老领导出马的事情,基本没有失败的时候。所以他连忙说道:“老领导,谢谢您了。”

    刘飞笑着说道:“谢什么谢,这件事情你不用太过于分神,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只要你把岳阳市的经济继续搞去,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自身勤政廉洁,我不会允许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对你进行下黑手的。”

    等挂断杜宇的电话,刘飞坐在椅子,彻底陷入了深思之中。

    刘飞不是傻瓜,对于眼前发生的针对自己的事情,他很自然的便和目前沧澜省出现的严峻局势给联系起来,尤其是现在自己和沈中锋之间的矛盾冲突联系起来。他第一个怀疑组织这些事情的幕后指使者就是沈中锋,但是略微思考了一下,刘飞第一个便把沈中锋给排除了,因为就算在沧澜省自己和沈中锋之间有再大的矛盾,那也是属于政见的不同造成了,还不足以升到这种打击自己嫡系人马的层次,而且他相信,以沈中锋的智商肯定可以想象得到,激怒自己之后的后果,即便是在校安事件中沈中锋对自己再不满,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出来,尤其是河西省和鲁东省都不属于沈家比较强势的势力范围之内。尤其是像岳阳市所发生的事情,如果单凭沈家的力量还不足以去构陷杜宇这种层次的人。但是排除了沈中锋之后,刘飞却又有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他认为这些事情,绝对和沈家却又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因为鉴于目前自己和沈中锋之间的关系,沈中锋和沈家肯定有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的身。

    沉思良久之后,刘飞拿出手机拨通了曹晋阳的电话。

    “老曹,回到鲁东省了?”刘飞问道。

    曹晋阳笑着说道:“前两天刚回来的,怎么,几天没见就想我了啊?”

    曹晋阳开了个玩笑。

    刘飞苦笑着说道:“你回去就好,有件事情估计还得麻烦你。”

    曹晋阳听刘飞这样说,脸sè立刻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什么事情?难道和那两对组合有关?”

    刘飞沉声说道:“是否和那两对组合有关现在还不清楚,不过事情却十分棘手。是这样的,我以前的秘杜宇现在在岳阳市当常务副市长,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他被人给设计了,现在你们省纪委正在对他进行调查,对于杜宇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信任的,他跟了我好几年,能力和品德肯定没有问题……”说着,刘飞便把杜宇所说的情况跟曹晋阳说了一下,曹晋阳听完之后眉头立刻紧皱起来说道:“哦?杜宇?这个人我倒是知道的,还跟我做好汇报,是一个能力很强为人很正的人,省纪委居然在暗中调查他?这件事情我居然一点消息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