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80章 沈中锋拍案

www.wuailogo.com 官途     ~rì期:~10月22rì~

    刘飞听完沈中锋的话之后,并没有立刻进行反击,而是淡淡的看着沈中锋,和沈中锋对视着,他的眼神中写满了忧郁和忧伤。【】

    沈中锋和刘飞对视着,不肯有一丝一毫的退让,眼神中写满了强烈的战意,沈中锋知道,这一次他必须要阻止刘飞如此大面积的拿下如此众多的官员,因为这些官员虽然大部分都处于副厅级到副科级之间,但是这些官员却都是处于比较重要的位置上,而且这些官员中有相当一部分都属于他旗下的官员,一旦这些官员被拿下,那么自己在沧澜省的元气将会大伤,同时也将会对自己的威信造成难以估量的打击,虽然对于自己的用人策略已经开始进行反思和调整,但是沈中锋还是不消被刘飞借着这一次机会狠狠的攻击自己,他认为刘飞此举的真正目的并不一定是反腐,而是举着反腐的幌子行排除异己的真实目的。

    对视良久。

    会议室内的气氛空气的紧张,所有常委们全都低头沉默不语,只有刘飞和沈中锋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着,燃烧着,这一次,两个人全都动了真火,因为在这次处理校安工程的意见上,两个人都有自己必须坚持的原则,而这两种原则恰恰是对立的,不可调和的。

    这个时候,没有谁会轻易的牵扯其中,即便是陈君义这位一直坚持站在沈中锋阵营中的人,也不敢轻易表态,因为他清楚,这一次碰撞,可以算是刘飞和沈中锋之间一次双方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碰撞,碰撞之后,两人的矛盾冲突将会直接升格甚至是激化,这个时候表明态度,一旦被胜利者或者失败者嫉恨上,都是十分危险的。

    刘飞发现,沈中锋还在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不肯有一丝一毫的退让,他笑了,然后十分罕见的在常委会上点燃一根香烟,狠狠的吸了几口,然后冷冷的说道:“沈省长,你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是在为犯罪份子进行辩护,你是想要用这种借口,行官官相护之实,这是我绝对不能允许的,请你记住,我们既然制定了党纪,政纪和法律,如果我们这些沧澜省权利最大的官员都不能彻底的去执行,去维护,那么到了下面,那些官员们还会把党纪、政纪和法律放在眼中吗,在这一点上,我们高层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妥协,尤其是这次事件影响如此深远,到现在各个媒体上还在讨论着校安工程是否是政绩工程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不严肃处理此事,那么我们如何向沧澜省以及全国的人民交代,至于你说把这些违法乱纪的官员都拿下了,就会导致各个单位瘫痪,无法正常运转,这一点我完全不赞同,你不要忘了,我们有一套很好的运行机制存在,任何一个岗位被拿下了,都不会影响大局,这个世界是圆的,缺了谁地球都照样在转动,至于你说老贪官被拿下,新官员因为刚刚上任,有可能比老贪官更加疯狂的这种胖和尚、瘦和尚的理论,我更是完全不赞同,之所以出现拿下违法乱纪的分子,其关键还是在于我们的执法力度不够,震慑度不够,监管不到位,只要我们肯下定决心,严厉打击职务犯罪,严厉打击贪污**,加强震慑力度和监管力度,我相信,不管是新官员还是老官员,都不敢过分的伸手,但是所有一切都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这些执政者自己本身必须要意识到这些问题,必须要有强化法律意识,加强震慑力度和监管力度的决心和勇气,我们不能因为谁谁谁是自己的嫡系人马啊,谁谁谁和谁有什么关系啊就掂量来掂量去的,就犹犹豫豫的不敢动手,这不是我们共*产*党*员应该具有的xìng格,我们必须要确保我们所采取的一切行为都是围绕着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进行,一切和这些行为相悖的行为都必须要坚决的放弃。”刘飞的这番话说起来很柔,很淡,但是每一句话中却蕴含着一往无前,决不后退的气势,直接和沈中锋针锋相对。

    沈中锋听完刘飞的这番话之后,他当时便气坏了,他自然明白刘飞刚才的这番话是在暗指自己包庇自己派系的人马,他狠狠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怒视刘飞说道:“刘书记,我明白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真的曲解我的意思了,我沈中锋并不是那样小肚鸡肠之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沧澜省的大局,如果你非得利用所谓的大意来压我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我要说的是,如果你真的要执意按照你的意思推进,你将会让我们沧澜省承受相当大的压力!”

    这是沈中锋罕见的举动失态举动,这充分说明,沈中锋的愤怒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了。

    然而,这个时候,刘飞依然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脸上古井无波,淡淡的说道:“只要是对的,我就必须要坚持!”

    “啪,啪,啪。”沈中锋接连拍了三下桌子,怒声说道:“刘飞,虽然你是省委书记,但是你不要忘了,我们这里是省委常委会,是大家一起讨论问题的地方,不是你一个人决定了就算的,大家的意见也是非常重要的了,你不要想着一手遮天,这是不可能的,态度,我今天就放这了,我坚决反对你的意见。”说完,沈中锋站起身来,转身向外走去,拉开房门,使劲的把房门关上。

    “嘭。”剧烈的声音在会议室内回荡着。

    看着沈中锋离去的背影,刘飞的脸sèyīn沉了下来。

    这时,郑建勇苦笑着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老沈这脾气的确是有些大了,你不要往心里去,你看我们下面是接着讨论还是……”

    郑建勇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表达出来了,他的意见和沈中锋是完全一致的。

    刘飞冷冷的看了郑建勇一眼,淡淡的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吧,秦坤书记,请纪委部门先对问题比较严重的所有副厅级官员实施双规,组织部张部长请你立刻和秦书记沟通一下,从他那里那一份名单出来,对于所有被双规官员空下来的位置,尽快遴选出合适的品德兼优的人员补充上去,散会吧。”说完,刘飞直接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郑建勇望着刘飞离去的背影,眉头略微皱了一下,不得不说,虽然今天的这次会议上刘飞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却还是把整个工作向前推进了一步,至少,接下来的那些十几名副厅级官员肯定是要被拿下的,至于下一步刘飞会怎么cāo作,谁也无法预料到,但是通过这一次的常委会,刘飞和沈中锋之间的矛盾已经全面激化了,下一步到底沧澜省的政局将会往何种方向发展,是一个十分让他头疼的问题,因为对他来说,刘飞和沈中锋之间的和平角力对他最为有利,他可以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左右逢源,渔翁得利,但是如果沈中锋和刘飞之间彻底闹僵了,恐怕接下来两人的角力将会是全力出手,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要么刘飞把沈中锋赶走,要么沈中锋把刘飞赶走,而不管两个人谁失败,作为中介方,自己都不太可能得到太多的好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胜利者愿意把自己全力出手得到的东西拱手让人。

    散会之后,郑建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犹豫良久之后,郑建勇拿起手机拨通了曾老爷子的电话,把今天常委会上发生的情况跟曾老爷子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曾老,您看我们沧澜省的局势以后将会如何发展!”

    曾老爷子听完之后,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老郑啊,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沈中锋很有可能已经感受到刘飞带给他的强大压力了,尤其是这一次,刘飞和曹晋阳联手在欧阳家族事情上发动的反击,更是深深的触动了沈中锋甚至是沈家的神经,尤其是在沧澜省,刘飞接连拿下了迟宇航和冯双阳,让沈家整体的威望下降了很多,如果这一次沈中锋要是再输了的话,恐怕沈家真的要考虑把沈中锋调走了,所以,这一次,沈中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刘飞的提议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的,这次刘飞提议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刘飞和沈中锋之间的斗争,而是刘飞和沈家之间的斗争,而且,在沈中锋这次行动的背后,还有一些其他势力参与了进去,所以,你现在必须要沉下心来,什么都不要做,静观其变,现在时态的发展,恐怕就连我都很难预测到底会向何种方向演变!”

    郑建勇听完之后,脸sè刷的一下就变了,说道:“曾老,难道这次事件有这么严重,沈家难道还会和其他势力联手不成。”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 ,您的最佳选择!

    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