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78章 曹晋阳的提醒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不管欧阳普华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法律永远是公平和公正的。!。他犯了错误,就要受到法律的惩罚,所以,当他被纪委的人员带走的时候,在从走廊里面经过的时候,那些以前看着他充满了恭敬与谄媚的目光全都换成了另外一种神态,那目光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没有人愿意在给像他这样犯了错误的被双规的犯人以尊敬的眼神。

    所以,欧阳普华被带离的过程中,他的心理遭受到了多重的打击。

    当他真正坐进纪委汽车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当初选择拿刘飞开刀是一项多么愚蠢的行为,他甚至在想,或许当初刘飞邀请自己见面的时候,要是自己能够迷途知返的话,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种结局了。而他现在还有另外一种担心,那就是自己的欧阳家族企业将会是什么样子,自己的弟弟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然而,他的目光看向陈记,有些沮丧的说道:“陈记,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陈记淡淡的说道:“什么问题?”

    “我的弟弟欧阳震天现在怎么样了?”欧阳普华问道。

    陈记沉默了下来。

    “陈记,如果您能够告诉我实情,我会坦白交代的。”欧阳普华说道。他知道,当自己真正被双规的时候,便意味着吴家根本就没有出帮助自己一分一毫,自己完全错误估计了形势,最终成为吴家的一颗弃子。

    陈记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欧阳震天现在应该已经被jǐng方带走了,你应该知道,由于你的原因,欧阳震天也牵扯到了多起经济犯罪的事件当中,他被捕是很自然的事情。”

    欧阳普华听完之后脸露出深深的失望和颓废,面容在这一刻似乎突然变得憔悴的许多,良久,他长叹一声:“哎,我欧阳普华当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xìng命啊!”

    看着欧阳普华那种表情和神态,陈记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对于欧阳普华,他没有任何的同情,在陈记的眼中,不管任何人只要触碰到了法律这条红线,只要被他发现,他都会不遗余力的给予打击,因为他的心中,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沧澜省,省委记办公室内。

    刘飞在静静地看着一份最近的沧澜省经济发展的统计数据,他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淡淡的欣慰的笑意。在自己大力的推动和努力之下,沧澜省的经济这一年来正在以火车一般的速度在增长着,尤其是最近这几个月来,沧澜省的整体GD增速一个月比一个月快,纵观全年,沧澜省的GD增长速率有望达到10%,略微高于全国的增速。当然,对于目前的这种经济增速,刘飞并不满意,因为自己来到沧澜省已经整整一年了,这一年多来,沧澜省的GD增长虽然比以前的时候高了四个百分点,但是沧澜省老百姓的生活还没有得到实际的改善,这距离刘飞的目标相差还是很远的,不过刘飞之所以能够露出笑意,是因为刘飞从这份统计数据可以看得出来,现在全国各地甚至还有不少来自其他国家的资金正在源源不断的涌入沧澜省,而这些,仅仅是最近四五个月以来发生的,很多资金虽然到位,但是建设还并没有启动,刘飞相信,以现在沧澜省的经济发展速度,明年的沧澜省GD增速绝对能够达到20%甚至更高,而等到明年,随着各种项目建设先后启动,沧澜省的就业问题将会得到极大的改善,更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和城市的下岗职工将会找到合适的工作,刘飞相信,等到明年年底,沧澜省老百姓的生活肯定会比今年更殷实一些,尤其是那些山区地区,刘飞现在已经开始策划着一个比较庞大的山区道路建设工程,这个项目把zhèng fǔ投资、资本投资、旅游产业、菜篮子工程、水果基地建设、矿产资源整合与加工出口等统统纳入到一个良xìng运转的轨道,通过多方协调、整体运作,高速建设,快速发展,刘飞相信,只要经过两三年的努力,沧澜省大部分贫困落后的山区也将会真正的脱贫致富,甚至生活不会比城里人差多少。而现在,刘飞也开始为自己当初制定人事改革方案的高招而开心,因为那个方案真正的刺激到了沈中锋和郑建勇,包括新任的常委副省长柴秀峰,让他们把大部分jīng力都投入到了发展沧澜省的经济来,这才是沧澜省实现发展与崛起的根本动力。

    就在这个时候,曹晋阳的手机打了进来,刘飞直接接通了电话,笑着说道:“老曹,有什么好的消息吗?”

    曹晋阳笑着说道:“刘飞,我已经得到消息,欧阳普华已经被双规了,欧阳震天也已经被批捕了,现在,媒体关于我们两个地方的讨论现在也已经开始降温了。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刘飞笑着说道:“我的打算嘛,非常简单,那就是继续对校安工程全面推进,查处所有在校安工程中涉嫌贪污**的官员,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曹晋阳听到刘飞的话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刘飞,你不是在开玩笑,你要知道,一旦你把那些官员全都拿下,你们沧澜省的政坛将会形成一个剧烈的地震,这不利于沧澜省的稳定啊!”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稳定?真正的稳定基础是老百姓的满意!老百姓满意了,还会有什么不稳定因素产生呢?沧澜省积弊已深,而我们沧澜省又面临着高速发展的良好的机遇,这个时候不下狠手震慑一下那些想要伸手的人,一旦经济高速发展起来,产生的贪官污吏将会更多,所以,早下手,早震慑,就可以让更多的官员把jīng力放在发展经济,只有这样,我们沧澜省才能真正走高速发展轨道,对了,你在鲁东省搞得那个经济刺激方案我也看了,非常好啊,可惜我们沧澜省没有你这样的强而有力的搞经济的高手,否则的话,我们也可以对沧澜省搞一个你那样的计划,全面展开,我相信,你我两个方案结合起来,沧澜省的发展肯定会走一条可持续高速发展轨道。”

    曹晋阳听完之后不由得笑道:“得了,刘飞,你可别想捧杀我,我可是知道的,你们沧澜省今年后半年经济发展相当快,你居然通过巧妙的手段用小鞭子抽着沈中锋和郑建勇想办法去出动人脉和资源去发展经济,这一点,你可比我聪明多了。”

    刘飞嘿嘿一笑:“我这不是也没有办法吗,如果光指着我自己,我浑身是铁能够碾几颗钉子了,我只有把沧澜省的这些jīng英们的能力和资源全都调动起来,才能真正的把沧澜省发展起来。”

    曹晋阳点点头说道:“是啊,只不过你这样做的话还是树大招风啊,这一次欧阳普华事件就是一个比较好的例子。现在我们两个都已经成了某些人前进的障碍了,我估计以后还是会有些人想尽办法为我们的发展设置障碍的。另外,刘飞,我得提醒你几句,我估计你要是真正的想要借助校安工程实现你的震慑贪官污吏的目的,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跟你直说了,现在你们沧澜省已经有人把工作都做到我这里来了,希望我跟你说一下,在校安工程事件要适可而止,不要搞得动静太大了。对于你的xìng格我非常清楚,凡是你决定要做的事情,不管有多么困难你都会要实行的,但是这一次,你最好好好掂量一下,我估计如果你的动静搞得太大的话,很有可能那些人又会趁机对你下手了。到时候一件明明很好的事情,结果却很有可能达不到你所想要的那样。”

    刘飞是什么人啊,曹晋阳这么一说他便猜到了,曹晋阳肯定是听说了一些东西,但是却又无法直说,只能以这种委婉的方式来劝自己。所以,他轻轻点点头说道:“好,老曹,不管这件事情是成功还是失败,我这里先对你的提醒表示感谢,不过就像你刚才所说的,既然我决定了要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惧怕任何困难的,我倒是想要看看,那些人到底有什么手段,有什么办法可以把手伸到我们沧澜省的地盘来,沈中锋我尚且不惧,何况他们那些人呢,如果他们这次还敢冲我伸手的话,我不介意狠狠的抽他们的手一下,我要让他们知道,在我刘飞主政的地方,容不得他们指手画脚的。”

    对于刘飞这样的回答,也早在曹晋阳的意料之中,和刘飞一起共事了那么多年,他非常清楚刘飞的脾气秉xìng,而他之所以这样说,出了善意的提醒刘飞一下之外,也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他希望刘飞和这次对他和刘飞出手的幕后黑手们好好的斗一斗,这样一来,他坐山观虎斗,可以窥视一下那些对手的真正实力,为以后竞争做好情报的收集工作。因为曹晋阳非常清楚,他和刘飞之间,永远都充满了竞争与合作。他们既是朋,又是竞争对手,更是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