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76章 内外夹攻

www.wuailogo.com 官途     曹晋阳听完刘飞的分析之后,狠狠一拍桌子说道:“好,那咱们就按照你说的做,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个欧阳普华有多强大。&&”

    说完,两人相识一笑,刘飞给两人倒满酒,两人举起杯来,一饮而尽。

    既然已经决定联手来cāo作这件事情,刘飞并没有在燕京市多耽搁,因为现在沧澜省的工作千头万绪,还需要他回去亲自去主持。所以,喝完中午的酒之后,刘飞下午便乘飞机返回沧澜省。而曹晋阳则因为还要料理一下曹老爷子的后事,还需要在燕京市待几天,于是,两人便这样一内一外的格局开始暗中筹备起来。

    回到沧澜省的当天晚,刘飞并没有闲着,而是亲自cāo刀,撰写了一片措辞极为强硬论理论据十分清楚的文章。

    第二天早晨,刘飞直接把这篇稿子交给秘林海峰,让他直接拿去发到沧澜省省委的网站。

    很快的,这篇标题为“三问华安rì报社”的文章便正式刊登在沧澜省省委的网站,与此同时,沧澜省内各大网络新闻媒体也很快的同步转发了这篇文章,同时,这篇文章的出现也同时引起了很多网络门户网站的注意,纷纷对这篇文章进行了转载和剖析。因为这篇文章的核心观点,直接指向华安rì报社,指责华安rì报社针对沧澜省的报道严重失实,最为关键的是,这篇文章刘飞署的是真名。

    在这篇报道中,刘飞对华安rì报社提出了三个问题,第一,按理说新闻报道尤其是涉及到各地省级zhèng fǔ层面的新闻报道必须要经过严格新闻审查的,但是,欧阳菲菲作为华安rì报社副主编谢雨欣旗下的记者,同时也是谢雨欣派下去沧澜省进行新闻报道的记者,她的新闻报道在未经谢雨欣审阅和核准的情况下即出现在华安rì报社的报纸,这说明什么问题?难道有些人可以利用权力之便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就可以直接越级直接把这篇稿子发表了?这到底是某些人的失职还是别有用心?第二,这篇报道在报道内容严重失实,并没有真实的反应整个沧澜省校安工程的事情全貌,而在报道手法也采取了十分卑鄙的诱导和暗示的手段,让读者对于这篇报道的舆论方向产生了严重的误会,深深的损害了沧澜省省委的威信,损害了沧澜省主要领导的声望。第三,这篇报道是在作为一篇终结篇的报道形式出现的,而沧澜省在当初邀请欧阳菲菲进行报道的时候,双方谈得非常清楚,不论沧澜省的校安事件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沧澜省都不会掩饰,可以任由欧阳菲菲进行直接报道,但是必须得如实报道,并且要进行开放式的连续的报道,而不是盖棺定论。而且刘飞在第三个问题的最后直接一针见血的指出,欧阳菲菲所发的这篇报道并不符合以前欧阳菲菲所发布的各种新闻报道的风格,不管是在遣词造句,还是新闻报道态度,这些都不是欧阳菲菲的风格,那么,这篇报道到底是谁写的?是不是欧阳菲菲直接拿到华安rì报社的,有没有欧阳菲菲的授权签字,如果不是欧阳菲菲亲自写的,那么,这篇报道到底是谁写的,其目的到底是为什么?”

    就在刘飞的这篇报道刚刚发酵之时,刘飞也接到了曹晋阳的电话,曹晋阳在电话里告诉刘飞,就在今天早晨,很多媒体包括华安rì报社都刊登了有关曹晋阳所在鲁东省有关曹晋阳主持的项目涉嫌政绩工程的新闻报道,虽然新闻报道十分隐晦的提到这些工程可能是政绩工程,但是这些报道的分量也是相当重的,很明显的印证了昨天两人的分析。曹晋阳表示,他已经决定对此进行回击。让刘飞关注一下鲁东省省委的网站。

    很快的,刘飞便在鲁东省省委的网站发现了曹晋阳直接署名的文章,这篇文章也直接把矛盾的焦点对准了华安rì报社,采取了极其犀利的言辞直接指出华安rì报社在之前对沧澜省进行了不实报道之后,再次把矛头对准鲁东省是别有用心的,而且在文章中,曹晋阳使用了极其充分的论理论据证明了他所主持的项目是实实在在的惠民工程,民生工程,而且是鲁东省省委集体做出的决定,并且该项目的建设不仅达到了拉动鲁东省的经济发展,解决了相当一部分就业问题,还为鲁东省未来的发展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在署名之后,还附带了鲁东省13名省委常委对曹晋阳这篇报道的签字认同。这样的一篇报道的分量,也是相当重的。很快的也被各大网络媒体进行转载和报道,虽然有些势力想要阻止刘飞和曹晋阳这两篇文章在网络界的蔓延,但是,刘飞和曹晋阳早有准备,采取了强势的反击,最终这两篇文章在网络媒体界全面发酵。与此同时,刘飞和曹晋阳先后代表沧澜省省委和鲁东省省委直接给华安rì报社社长李浩楠打电话,向他表达了两大省委班子对于华安rì报社的强烈不满,并且表示,将保留采用法律手段维护其正当权益的权利。

    当先后接到了刘飞和曹晋阳打来的电话之后,李浩楠彻底坐不住了。因为之前他在接到欧阳普华秘亲自打电话让他发布欧阳菲菲的那篇文章的时候,虽然感觉这事情有些怪异,在看完报道之后想到了这篇报道会引起一些麻烦,但是在他看来,那篇报道虽然有些失实,但是应引起的麻烦应该不会太大,在加有欧阳普华在后面撑腰,他感觉到没有什么问题,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这两篇报道竟然会引起沧澜省方面和鲁东省方面如此强烈的反弹。而且在刘飞和曹晋阳打电话给李浩楠的时候都曾经跟他说过,要求他在两个小时之内必须做出回应,否则将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想到两人的要求和口气空前的一致,李浩楠便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意间卷入了一场政坛纷争之中,光是刘飞一个人就足以让他灰头土脸了,更何况这一次还是刘飞和曹晋阳联手而为,要知道,虽然曹老爷子死了,但是曹家还有周浩宇撑着的。而以他的级别,卷入到这种纷争之中,根本就是炮灰。

    无奈之下,他只能立刻拨通了老领导欧阳普华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他立刻哭丧着脸说道:“老领导,刚才刘飞和曹晋阳都给我打电话了,要求我们华安rì报社两个小时之内必须做出回应,否则,他们将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您看我现在该怎么办?”

    此刻,欧阳普华也已经看到了刘飞和曹晋阳在两个省委网站所发的文章,他本来也已经陷入了十分头疼的境地之中,本来在他想来,虽然刘飞和曹晋阳肯定会采取一些反应,但是最多也只是和华安rì报社方面进行协调沟通,尽量让他们撤销相关的报道,就算在升级一些,也顶多和部里沟通一下,告一下华安rì报社的状,对于两人有可能采取的这两种措施他早有准备。在加沧澜省方面在新闻报道发出之后,连续沉默了好几天,而且沧澜省省委宣传部方面和华安rì报社沟通一直处于僵持之中,他认为沧澜省方面可能顶多就算抗议一下而已,但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沉默一下之后,刘飞和曹晋阳竟然同时爆发,采取的手段直接升级到了舆论对战的层次。这让他都有些吃不消了。

    此刻,接到老部下李浩楠打来的电话,虽然欧阳普华本身已经十分焦虑了,但是他还是对李浩楠说道:“浩楠啊,不要着急嘛,这才多大一点事情啊,刘飞和曹晋阳也真是的,你们华安rì报社不过是本着新闻媒体的监督职责,发表了一些新闻报道而已,有必要搞得如此兴师动众的吗,你放心,我相信他们不敢采取什么过激的行为的,毕竟,你们报社的级别在那里呢,如果他们要是和你们交恶,有他们的好果子吃,放心,部里这边的压力我会帮你扛着的。”

    “老领导,刘飞和曹晋阳说了,要我们报社方面2个小时必须要给出回应,否则就会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我们要是不回应的话我有些担心啊!”李浩楠忧心忡忡的说道。

    欧阳普华勉强镇定的笑着说道:“怕什么,他们就算在升级,还能做些什么?难道还敢直接抓你不成?他们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这个胆子,更何况,你们可是在燕京市,谁敢到这里来撒野。放心,一切有我给你撑着。浩楠啊,要记住,每逢大事,必有静气,不要慌,不要怕,刘飞和曹晋阳都不过是纸老虎而已,而且跟你说了,在这次事件的背后,咱们也有人撑着,并不惧怕刘飞和曹晋阳的势力。”

    听到欧阳普华的安慰之后,李浩楠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下,只能诺诺的说道:“好,那我先按照老领导的吩咐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