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72章 对话吴振欧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刘飞这样说,欧阳普华的心中就是一凛,这一次,他并没有急着驳斥刘飞,而是冷冷的说道:“哦?照你这么说,我倒是真想听听,你刘飞有什么高论了。-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欧阳普华,你和欧阳震天兄弟两个人之所以会认为联姻可以束缚住吴家吞并你们欧阳家族的野心的话,那你真是打错算盘了,那说明你对吴家的cāo作手法不太了解。我随便给你举一个吴家可能cāo作的手法,吴家只需要利用联姻之事来和你们欧阳家族应付着,给你们欧阳家族一个承诺,说将来保证维护你们欧阳家族的利益,要你继续拿我刘飞来开刀,而你为了表示决心,肯定要对我全力出手,所以,咱们两人之间肯定绝对敌对的局面,这个时候,吴家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可以了,如果你能够把我摆平,那么在经过咱们之间的火拼之后,你们欧阳家族的实力肯定是大损,到时候,吴家只需要随随便便找个理由,否定了你们所幻想的联姻之事,到时候,他们依然可以吞并你们欧阳家族的产业。俗话说的好,匹夫无责,怀璧其罪。你们吴家这两天在媒体产业这块发展的太快了,做事情太出格了,尤其是你,不要认为你站在那么一个十分重要的位置就可以利用权力为所yù为,早晚你会品尝到苦果的。尤其是你们欧阳家族的产业,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恐怕吴家早就盯你们的产业了,包括沈家也是一样,你们想要和他们靠拢联姻以保住那么欧阳家族的产业,而当初这两家又何尝不是想要通过种种手段控制甚至吞并你们欧阳家族的产业呢,而你们之所以想要和这两家联合,也不是因为你们看到了你们欧阳家族的产业被别人给盯了吗?欧阳普华,你们欧阳兄弟两个实在是太贪心了,有些东西,没有强悍而有力的实力作为保证,你们根本是无法保住的。知道我们沧澜省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发起反击吗?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我不希望和你们欧阳家族全面开战,让吴家渔翁得利。现在,你好好想一想,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刘飞说完,仰面靠在椅子,闭起了眼睛休息起来。

    欧阳普华听完刘飞的这番话之后,大脑在飞快的转动起来,他不得不承认,刘飞的这番话让他感觉到十分触动,当初他和欧阳震天在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虽然反复的分析利弊,却还是忽略了一些东西,如今,被刘飞这么一说,他突然jǐng醒起来。&&在官场打拼了这么久,他太清楚如今世界的残酷现实,不管何时,这个世界永远都会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这是大自然的自然规律。这是由人的动物xìng所决定的。是永远都无法逆转的。

    不过想了一会,欧阳普华心中又是一翻个,刘飞说得也仅仅是有可能发生而已,而今天刘飞找自己谈判,其目的不外乎是想要说服自己立刻罢手而已,但是自己现在既然已经决定靠拢吴家,现在和刘飞已经是势如水火了,如果在这个时候突然收手,不仅会得罪吴家,在加之前已经得罪了沈家,现在又得罪了刘飞,如果收手那就等于是自残啊,反之,靠拢吴家则可能得到吴家的庇护,所以,欧阳普华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只有靠拢吴家这一条路可走。不过此刻,从刘飞的言语之中,他已经感觉出来了,如果自己真的和刘飞对抗到底的话,那么刘飞很有可能会对欧阳家族发动全面的攻势,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欧阳家族的处境也十分堪忧,毕竟,现在虽然刘飞只是出动关系动了欧阳震天的一家公司,现在就已经令欧阳震天十分难受了。如果刘飞全面发动反击,欧阳家族能否承受得起也是一个未知之数。怎么样才能让欧阳家族紧密的和吴家联系在一起,既能保证吴家在欧阳家族受到攻击的时候能够全力出手维护欧阳家族的利益,又能让刘飞不至于把所有的怒火全都发泄在欧阳家族的身呢?

    欧阳普华的大脑飞快的转动着,突然,他的眼前一亮,一个绝妙的点子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冲着刘飞充满苦笑着说道:“刘飞,实话跟你说了,我也知道,你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干部,我本身是不想和你作对的,但是,为了投靠吴家,我只能交出一个投名状来才能获得吴家的认可,而且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是弓箭出弦了,我已经不可能主动的停手了,只有这样,我才能获得吴家的认可,当然,从心底深处,我非常不希望把你往死里得罪,我们混官场的人都知道,在官场,多个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多堵墙。所以,如果你能够说服吴家,让他们撤销拿你开刀的想法,我倒是乐观其成,我保证在最短时间内撤销所有针对你包括你们沧澜省的负面报道,并将会努力进行舆论引导,让形势向有利于你和沧澜省的方向发展。”

    听到欧阳普华的这番话之后,刘飞只是淡淡一笑,对于欧阳普华现在的心态,刘飞把握的非常清楚,他知道,话说道这种份,欧阳普华是绝对不可能主动罢手了。想到这里,刘飞冷冷的说道:“好,既然这样,那我只有先见一见吴家的人了,不知道我该说服谁才能保证你能够罢手呢?”

    这个时候,欧阳普华也知道自己不能藏私了,笑着说道:“吴振欧。我投靠的是吴振欧。”

    刘飞点点头:“把吴振欧的电话写给我,你就可以走了。”

    欧阳普华倒也干脆,为了自己的利益,他毫不犹豫的把吴振欧的电话写给了刘飞,然后起身离开。

    当欧阳普华走到房门之外,给刘飞带房门之后,他脑门的汗刷的一下便冒了出来,而他的后背早已经湿透了。他当官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哪个省委记能够给自己带来如此巨大的压力,而自从自己进入包间之后,他就发现,对于整个谈话的局势走向自己很快就失去了掌控,完全落在了刘飞的手中,而刘飞话语之中充满了强势和压迫感,让他不得不一步一步跟着刘飞的思路去走。好在自己的心智足够坚定,随然跟着刘飞的思路走,却还是最大限度的保证和维护了欧阳家族的利益。

    看着欧阳普华离去的背影,刘飞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对于欧阳普华这样的人,他从心底深处便充满了鄙视。

    看着桌那张纸的电话号码,刘飞拿出手机直接拨了出去,过了一会,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充满了威严和霸气的声音:“谁啊?”

    刘飞淡淡的说道:“是吴振欧,我是刘飞。”

    “你是刘飞?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吴振欧有些吃惊的问道。

    “吴振欧,有时间吗?出来一起坐坐?”刘飞笑着说道。

    吴振欧摇摇头说道:“对不起啊,我实在是太忙了,抽不出时间来,刘飞,你有事吗?没事我就挂了。”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既然你抽不出时间来,那我就在电话里直接说,吴振欧,现在新闻媒体热炒的有关我们沧澜省校安工程事件,是你要求欧阳普华他们做的,你为了让他们表达对你们吴家的忠心,拿我刘飞和我们沧澜省来开刀,这事情做得有些不太地道啊。”

    吴振欧也是淡淡一笑,说道:“哦?不地道吗?我不觉得啊,我相信这样的事情对你刘飞来讲应该是很容易应付的,不过刘飞,有一点你却是搞错了,那件事情并不是我要求的,而是欧阳普华主动要求的,我只是没有表示反对而已。”

    “那如果我现在要求你让欧阳普华撤销歪曲报道的方式,你能答应吗?”刘飞问道。

    “你认为我会答应吗?”吴振欧冷冷的说道。

    “我认为你最好是答应我的要求,否则你肯定会后悔的。”刘飞表现得十分轻松。

    “哦?你能够做出让我后悔的事情出来,刘飞,你也把自己看得太重了,刘老爷子已经不再了,你刘飞手中有什么牌我能不清楚吗?刘飞,你认为我会被你的虚张声势所吓倒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认为我吴振欧会坐在吴家副族长的位置吗?”吴振欧和刘飞一样,言语之间同样是咄咄逼人。

    刘飞笑着说道:“这样看来,你吴振欧想要给我刘飞制造一些麻烦了?”

    吴振欧冷笑道:“你可以这么理解,我们之间又不是朋,你也不是我的级,我做什么,没有必要非得看你的脸sè行事,对?”

    刘飞叹息一声说道:“好,看来咱们两个之间是不太可能谈出什么结果了。”

    “当然不可能谈出什么结果,咱们两个之间根本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吴振欧直言不讳的说道。

    “好,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打算隐瞒了,吴振欧,跟你通报一件事情,明年3月你们吴家举行的家族大会,到时候我会亲自前往进行观礼的。到时候见哦。”说完,刘飞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电话那头,听到刘飞要在明年3月份参加吴家的家族大会,吴振欧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