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64章 刘飞三次拍案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的目光在会议室内扫了一圈,发现众人全都lù出谨慎神sè,他的嘴角上不由得lù出一丝冷冷的笑意。书mí群4∴⑧0㈥5对于现在众人的心里状态,刘飞还是了解几分的,他非常清楚,接下来要讨论的话题,不管是沈中锋也好,郑建勇也罢,他们都是非常小心的。甚至他们很有可能再次联起手来对付自己,但是,这一次所要谈论的话题,刘飞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丝毫的妥协的。

    所以,略微给众人一些准备的时间,刘飞沉声说道:“好了,下面我们接着讨论下一个话题。在我和何秘书长等人组织的这次针对校安工程的实际调查中,我发现全省各个地市综合起来,只有不到20%的小学真正的被建设起来了,而剩下80%的小学都没有被建立起来,但是,偏偏在各个地市所上报的材料中,几乎每个地市都上报说已经完成了这一次的建造任务,对于这种情况,我感觉到十分的差异,为什么呢,就算是省财政厅只拨款了50%,但是至少各个地市应该完成了50%左右的点位才对,但是为什么这一次,偏偏只完成了20%左右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只完成了20%左右呢?剩余那30%的钱到底哪里去了?为什么各个地市要编造谎言,想要méng骗上级呢?如果没有我们这一次的实地考察,是不是说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呢,就这样以20%的完成率当做是完成了100%呢?对于这个问题,我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xìng,所以我认为,对于这个问题,非常有必要nòng清楚。”

    “刘书记,我认为没有必要这么较真吧,您应该知道的,这次建造任务时间紧,任务重,各个地市的领导们为了此事可是非常cào心的,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至于20%与50%之间的差别,我相信让各个地市各自提jiāo一份报告上来,情况也就nòng明白了,我相信,各个地市既然没有完成应该完成的任务,肯定也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我们要充分理解下面同志的工作,在基层做工作,不容易啊!”这一次说话的是省委副书记郑建勇,为了尽早给这件事情定一个调子,免得刘飞把这件事情捅得更深,他也只能亲自赤膊上阵了。

    等郑建勇说完之后,沈中锋也立刻说道:“我同意郑书记的意见,刘书记,我认为我们身为省委领导,心xiōng必须要放得宽一些,不能因为基层的干部们做了一些错事就死缠着不放,那样会让基层干部们心寒的,也不利于干部队伍的团结和稳定,我们必须要让下面的干部们多做实事,只有他们多做事,才能越来越有效率,越来越成熟。{书友上传更新}”

    沈中锋说完之后,还没有等刘飞的人马进行反驳呢,柴秀峰、陈君义等人纷纷表态,表示支持郑建勇的意见,强烈反对把这件事情扩大化,要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听到众人表态完之后,刘飞嘴角上的冷笑越来越浓烈了,他的目光落在郑建勇的脸上,冷冷的说道:“郑建勇同志,你可知道,在这次12个地市中,并不是所有的地市都是只完成了20%,之所以会出现20%这个统计数字,是因为东江市完成了100%,如果要是抛弃东江市单独核算其他地市的话,他们完成了15%都不一定够,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如果你不清楚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这意味着东江市在省财政厅资金只下拨50%的情况下,意识到了校安工程的重要xìng,宁可自己地市出资金,也要坚持把校安工程做好,因为校安工程是真正的利国利民的工程,是真正让老百姓得到益处的工程,所以东江市的市委班子在卢亚峰同志的带领下,以极大的决心和诚心,非常完美的完成了这次的工作。同样的资金,同样的项目,他们却完成了100%,没有一丝一毫的折扣,而其他地市,大部分完成率也就是-<>-说,为什么同样是我们沧澜省的地市班子,完成任务的差别怎么就这样大呢,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一些问题吗?郑建勇同志,你和沈中锋同志一再声称要对基层的同志们宽容一些,那么我想请问你们二位以及其他认为应该对基层同志宽容的省委常委们,如果我们要是对于下面同志宽容处理的话,对于华安rì本在我们沧澜省校安工程的现状的歪曲报道上我们应该如何回应?对于这个工程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去cào作才能符合你们内心的想法?对于这个工程,难道你们真的真的甘心把他做成一个政绩工程?”说道这里,刘飞突然狠狠的一拍桌子,瞪着双眼,双手伏案而起,身体前探,冷冷的扫视着众人说道:“就算你们愿意,我刘飞绝对不愿意,身为省委领导,如果不能很好的约束好各个地市的领导,我们算什么省委领导,身为省委领导,我们不能一心一意的为老百姓做实事,不能督促下面基层的官员们踏踏实实的为老百姓做实事,我们算什么省委领导;身为省委领导,我们如果不能对于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官员和那些抱着升官发财、中饱sī囊、吃拿卡要的官员痛下狠手,严厉打击,我们还算什么省委领导。老百姓经常说的一句话,可能在座常委们因为身居高位多时,或许已经忘记了,那么在这里,我慎重的提醒各位一句。。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各位常委们,我们沧澜省的那些贫困山区的老百姓难道生活的还不够苦吗?难道我们不应该把主要jīng力集中在发展建设经济上,想办法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上吗?难道你们这些成天吃喝不愁的省委常委们就不知道下到贫困山区实际的去看一看,走一走,瞧一瞧,你们知道贫困地区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样的rì子吗?你们的心中难道想的就只有自己的官帽子,就只有政治斗争、派系关系吗?是合纵连横,这的确是政治斗争的一个很好的手段,但是请你们先看清楚,政治斗争也是有一定的底线的,不是什么时候,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用政治斗争这个词来代替的。”说道这里,刘飞已经站起身来,他双眼中充满了沉重的说道:“各位常委们,你们可知道,当我行走在山区那些贫困地区,看到贫困山区那些老百姓喝着粥、吃着yù米窝头的时候,当我看到老百姓的饭桌上看不到一片ròu的时候,我这个省委书记心里是什么滋味吗?我告诉你,我的心里很酸,我想哭,我们有些贫困地区的群众生活的那样艰苦,但是他们依然相信,我们的党和政fǔ会带领着他们走出贫困,走向富裕,但是却偏偏在有些地区却存在着一些乡镇领导们竟然做出欺男霸nv的事情出来,更有一些贫困山区的县委领导们开着丰田和奥迪招摇过市,而下面的老百姓们娃娃上学却得自己带着课桌去,我想问问各位常委,你们能告诉我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强烈反差的真正原因吗?沈中锋同志,郑建勇同志,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当刘飞说道这里,他的语气已经变成了嘶吼了,他愤怒的目光在沈中锋、郑建勇的脸上徘徊着。

    此刻,不管是郑建勇也好,沈中锋也罢,其他的常委们在刘飞那犀利的目光中全都纷纷低下了头,没有人敢和刘飞直接对视。

    会议室内暂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之中。

    “啪!”刘飞再次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你们不说,我来告诉你们,这到底是为什么!这是因为我们下面的同志存在着严重的**现象,存在着严重的中饱sī囊、以权谋sī的现象!这是因为我们下面有些同志只想着升官发财,跑官要官,甚至买官卖官,却从来没有真正的把心放在发展经济上!这是因为有些地区,有些领域存在着严重的官官相护的情况!想想看,就我一个沧澜省省委书记,想要把这件事情nòng明白,nòng清楚,居然遭到你们这么多常委们的强烈反对,你们能够把你们反对我把这件事情nòng明白的真正原因摆在桌面上吗?大家都是在官场上沉浮多少年的老狐狸了,有些话我不想说得太lù骨,但是我刘飞今天把话就撂在这里了,如果在座的各位谁在沧澜省执政,只是存在着发展壮大派系力量,只是想着如何能够在政治斗争中占得先机、获取好处,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只要我刘飞还在沧澜省执政一天,你们的这种想法就不可能实现,有本事你就把我这个省委书记的帽子给我摘了,否则,永远不要想轻松实现你们某些同志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刘飞当这个省委书记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我有限的任期内,尽我最大的努力,把我们沧澜省的经济发展上来,让我们沧澜省的老百姓尤其是那些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尽快脱离贫困,走上勤劳致富的轨道上来。我希望各位常委们能够跟我一起,围绕这个目标而努力,说实在的,发展经济,说困难也困难,说简单也简单,关键就是要看当官的有没有把心放在为老百姓谋取利益,为国家发展贡献自己力量上!同志们啊,你们有些人该醒醒了!”说完,刘飞再次狠狠拍了一下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