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61章 两面夹击时金龙

www.wuailogo.com 官途     当邱家辉这个消息宣读完之后,现场常委们一下子便震惊了。书mí群4∴⑧0㈥5-<>-*

    所有的人全都清楚,当初在实施这个工程之前,刘飞的确曾经多次强调,任何部mén绝对不能以任何理由截留这次校安工程的专项资金,必须要做到专款专用。而在这次之前,刘飞也曾经在常委会上,对财政厅厅长时金龙对于其他地市拨款延迟的事情进行过jǐng告,而这一次,时金龙竟然旧病复发,再次截留和迟滞校安工程的专项建设资金,这问题可就有些严重了。

    等邱家辉说完之后,刘飞第一个抬起头来,脸sè严峻的说道:“邱家辉同志,你确定你的调查准确无误吗?”

    邱家辉连忙说道:“刘书记,我保证我们所做的调查准备无误,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有关财政部mén拨款的凭证等材料,在刚才林海峰同志下发给各位领导的那份材料中都有复印件。”

    其实,那份复印件刘飞早就看过了,此刻再次询问邱家辉,不过是为了加深这个事情在各位常委心中的分量而已。

    等邱家辉说完之后,刘飞低头翻阅着手中的材料,随后点点头说道:“嗯,看到了,这样吧,大家先看看邱家辉带领纪委的同志们所准备的这份材料,等大家看我之后咱们在讨论这件事情如何处理。”

    这份材料还是比较简单的,只是一份报告外加一些证据材料,但是,就是这些简单的证据材料,可以充分证实,教育厅方面的常务副厅长王宇凡的确把相关的材料jiāo给财政厅,并且要求财政厅要及时全额拨款,但是,财政厅最终却对这笔款项只拨付了一半便戛然而止了。

    过了有五六分钟,刘飞抬起头来,淡淡的说道:“大家都看完了吗?”

    “看完了。”大多数常委全都抬起头来回应道。

    “好,既然大家都看完了,我相信对于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严重的违规、违纪事件的根源之一,大家心中也应该有数了,省财政厅厅长时金龙同志,因为sī人恩怨以及一些让人难以捉mō的目的,最终对于这笔款项只拨付了一半,这就导致下面地市对于校安工程的建设资金严重不足,所以最终导致校安工程并没有如期保质的完成,这是属于一起典型的因为玩忽职守、渎职行为所导致的严重的恶劣事件,我认为对于这样的事情,必须要严肃处理,杀一儆百,以儆效尤,而且在这次事件之前的几个月,省财政厅曾经发生过无辜故意拖延各地市资金的恶劣事件,在那次事件中,时金龙同志曾经得到过jǐng告,现在,再一次发生了如此事件,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家说说看,对于时金龙同志到底应该如何处理。{书友上传更新}”刘飞这一次,再次直接开mén见山的就给这次事件定xìng为十分严重恶劣的事件,并且提出了要对时金龙进行严肃处理的要求。

    听到刘飞的这番话之后,沈中锋当时脸sè便yīn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会对这次事件如此定xìng,这简直是要将时金龙置于死地啊。所以,他立刻抬起头来想要发言。

    然而,这一次,首先发言的却不是他,而是新任的常务副省长王辉。

    作为新任的常务副省长,王辉是主抓财政厅这一块的,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内,时金龙由于自认为是沈中锋的亲信,对于王辉这位新任的常务副省长根本不怎么买账,明明是王辉签字要立刻划拨的款项,到了省财政厅之后,时金龙非得让这笔资金延迟几天甚至是半个月才下拨,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存在,削王辉的面子,当然,他也不敢把事情做得太过,延迟一段时间还是会把资金划拨下去的。所以,王辉对于时金龙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了,只不过王辉也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看在时金龙并没有敢完全违抗自己意思的份上,也就暂时隐忍了下来,没有搭理他,但是没有搭理他并不等于他一个堂堂的常务副省长、省委常委就没有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只是他认为发力的时间没有到而已。一个堂堂省委常委的尊严,是绝对不容任何人亵渎的。任何意图亵渎其尊严的人都得承担相应的后果。

    此刻,当刘飞说完之后,王辉直接开口说道:“刘书记说得是啊,对于时金龙这样对上级领导指示阳奉yīn违的人必须要严肃处理,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否则,连省委书记的指示财政厅厅长都敢不贯彻执行,那么其他的机关单位要是照着去做的话,那么我们沧澜省岂不是会luàn成一锅粥了,长此以往,省将不省,国将不国!说句时候,对于时金龙同志,不仅是刘书记曾经jǐng告过他,就连我也曾经跟他提过两次,希望他按照省委省政fǔ的领导指示行事,不要对于上级领导的指示阳奉yīn违,但是说句不怕让各位笑话的话,省财政厅尤其是咱们这位时金龙厅长非常大牌啊,我这个堂堂的主管财政的常务副省长签字要财政厅下拨的款子,财政厅就敢延期半个多月才划拨下去,我直接打电话催都不管用,而时金龙同志经常用的一句话就是财政厅的账上没有钱啊,但是,我曾经多次调阅过财政厅的账户情况,每当他用这个借口来搪塞我的时候,财政厅的账户上其实是有钱的,各位同志们啊,大家想想看,如果我们沧澜省各个机关的同志们都像时金龙同志这样,我们沧澜省省委领导的尊严何在?我们沧澜省省委如何管理下面的同志们?我们沧澜省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对于这样的人如何不严肃处理?党纪何在?对于这样的人不严肃处理,国法何在?”说完,王辉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以彰显自己的愤怒之心。

    王辉说完,省委常委会议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寂起来。如果说刘飞之前表达要严肃处理时金龙的时候,大家认为还只是表达刘飞的个人意见,认为还有回旋余地的话,现在主管财政的常务副省长发话了,直接指责时金龙阳奉yīn违,这问题的xìng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在官场上,有很多不成文的潜*规则,不管你身处何种级别,有些潜*规则你可以不遵守,但是有些潜*规则必须要遵守,而众多规则之中,有一个规则最为基本,那就是要尊重上级领导的意见,绝对不能阳奉yīn违,当然,如果你有比较强硬的靠山除外,但是即便是如此,你也得小心一点,一旦上级领导得到机会肯定会收拾你的,因为你违抗上级的指示,那你就是在打上级的脸,是不给上级面子的行为,如果你的靠山可以一直照顾着你,或许这没什么事情,但是,如果一旦上级领导找到机会,那你就得承担严重的后果。当然了,一般这个时候,上级领导为了顾全自己的面子,是不会把这样的事情直接承认的,因为这只能说明上级领导的掌控力不够;然而,一旦上级领导不顾全自己的面子,那这种问题来做文章,那仅仅是一条不遵从上级指示的帽子扣下来,也足以让很多想要保住你的人不太好张嘴了。

    此刻,沈中锋就是这种情况。在座所有常委们都知道,时金龙是沈中锋的铁杆嫡系,掌控财政厅多年了,以前冯双阳当常务副省长的时候,时金龙和冯双阳之间关系非常好,所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王辉担任常务副省长,时金龙不给王辉面子,而王辉现在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把这个事情摆在了桌面上,这问题可就有些严重了。所以,沈中锋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嘴闭上了,因为这个时候,他出面的话实在是不太合适。所以,他便把目光看向了郑建勇。

    郑建勇自然清楚,这一次,刘飞已经下定决心要将时金龙拿下了,但是他非常清楚,一旦时金龙被拿下,那么接下来刘飞肯定会拿下面各个地市的领导没有执行好校安工程的事情开刀的,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官帽子将会被刘飞捋下来,而且恰恰他最不能容忍的,便是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在发生问题最为严重的几个地市,自己派系也有一些人马涉及进去,所以,为了在接下来的事情中能够和沈中锋合作,在时金龙的事情中,他只能提前介入了,否则,如果沈中锋到时候破罐子破摔,采取不抵抗运动,刘飞到时候一动手,那自己派系的势力肯定会受到严重打击,而沈中锋一旦被挤出沧澜省的权利核心,沧澜省就只剩下自己和刘飞这两个比较大的势力,到时候,自己就必须要直接面对刘飞的强势做派,而偏偏的,自己是刘飞的副手,不管从任何角度上来讲,自己和刘飞之间的斗争,注定了自己不可能完胜刘飞的,因为一把手就是一把手,一把手的尊严是绝对不容侵犯的,他作为三把手,对于这种规则是mén清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必须力tǐng沈中锋,让沈中锋能够继续存在于沧澜省的权利核心之内,从而让沈中锋冲在对抗刘飞的第一线。因为刘飞是省委一把手,而沈中锋是政fǔ的一把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抗是默认允许的。而自己,只能在刘飞和沈中锋之间纵横捭阖,为自己捞取好处。

    所以,郑建勇缓缓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