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57章 歪曲事实的报道

www.wuailogo.com 官途     欧阳震天看到nv儿回来了,立刻走过来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说道:“菲菲,累了吧,先去吃点夜宵吧,你妈已经给你做好了,你最爱吃的虾仁馄饨!”

    欧阳菲菲的脸上明显带着一丝疲倦,一边róu着有些酸痛的肩膀一边说道:“爸,你这么急把我召回来干什么啊,明天再回来不行吧!”

    欧阳震天苦笑着说道:“菲菲啊,你是不知道啊,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啊,哦,对了,那个素材和新闻报道你写好了吗,你大伯说要看一下,给你把把关!”

    欧阳菲菲听到这里有些不高兴的说道:“爸,这新闻报道是我自己的事情,跟大伯又什么关系,他看这个做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说完,欧阳菲菲迈步上楼向厨房走去。

    厨房内,欧阳菲菲的母亲正在给往一碗馄饨里面倒香油,欧阳菲菲一进厨房,便闻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扑面而来,她立刻像小孩子一般走到老妈身边,搂住老妈的脖子说道:“妈,还是你心疼我,不像我老爸,就知道家族啊利益啊,无聊死了!”

    欧阳菲菲的老妈眼神身闪过一丝惭愧之sè,一闪而逝,然后很不自然的笑着说道:“好了,馄饨已经给你nòng好了,你先吃吧,吃完了赶快睡觉去!”

    欧阳菲菲坐在饭桌旁,拿起勺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等一碗馄饨下肚,她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拿起餐巾纸擦了一下汗珠,她站起身来,笑着看向坐在桌边慈祥的看着自己吃饭的老妈说道:“老妈,你做的馄饨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馄饨!”

    欧阳菲菲的老妈很不自然的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欧阳菲菲突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老妈的形象越来越模糊,随后身体软绵绵的向下倒去。

    欧阳菲菲的老妈连忙走过去一把扶住欧阳菲菲的身体,让她坐在椅子上。

    这时,欧阳震天迈步走了进来,看了欧阳菲菲一眼,说道:“怎么样,老婆子,菲菲睡了吧!”

    欧阳菲菲的老妈有些不满的看了欧阳震天一眼说道:“震天啊,你说说你啊,身为菲菲的父亲,却算计起自己的nv儿来了,这要是让菲菲知道了,还不伤心死了啊!”

    欧阳震天冷哼一声说道:“你一个fù道人家懂得什么,你可知道,这一次菲菲的新闻报道关系到我们欧阳家族的生死存亡,如果我们这一次不能利用这次机会向吴家靠拢,又得罪了沈家,那么我们吴家以后将会彻底垮掉,为了我们吴家的长远利益,只能牺牲一下菲菲了。”说着,欧阳震天伸手拿起桌旁欧阳菲菲的手包,从里面拿出一只欧阳菲菲经常使用的u盘,然后走进自己的书房,把u盘chā入笔记本电脑中,打开u盘看了一下,一下子就找到了欧阳菲菲专mén存储有关沧澜省校安工程专用的一个文件夹,打开一看,只见里面关于校安工程的照片和欧阳菲菲早已经写好的新闻报道全都有,他顿时使劲的挥舞了一下手臂,立刻把这些资料全都复制出来,然后拨通了大哥欧阳普华的电话,说道:“大哥,菲菲手中的资料我已经nòng到手了,现在发给你!”

    欧阳普华一听资料到手了,也显得十分兴奋,说道:“好,立刻发给我!”

    把资料发完之后,欧阳震天和老婆一起把nv儿送回她的房间内,然后从外面把房间的mén给锁上了。

    欧阳菲菲的母亲有些失望的看了欧阳震天一眼,满脸苦涩的回房间去了。

    这是一个很平静的夜晚,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这个平静的夜晚却酝酿着yīn谋和陷阱。

    第二天一大早,当刘飞刚刚来到自己办公室坐下的时候,秘书林海峰满脸yīn沉着走进刘飞的办公室,把手中的一份报纸放在刘飞的桌面上,有些愤怒的说道:“老板,您看看,这是今天新出来的报纸,这个欧阳菲菲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罔顾事实,歪曲报道我们沧澜省校安工程的事情,她也太过分了!”

    刘飞听到林海峰的抱怨,当时便皱起眉头,拿起报纸一看,当时眉头便皱得更紧了,只见报纸的显著位置,有一个十分明显的标题!!沧澜省校安工程,到底是政绩工程还是民生工程,在标题的下面,是一篇以“事实”为基础的言辞锋利的新闻报道,在这篇报道中,十分罕见的展示出了一系列的照片,通过这一组组照片对比,充分的展现出了沧澜省这次校安工程完成率不足20的事实,在这篇报道的前半部分,通过一系列的事实对比指出了沧澜省校安工程存在的严重的问题,而在后面一部分,则是以及其犀利的笔锋指出了现在社会中存在的各种政绩工程以及政绩工程的弊端,虽然这篇文章并没有直接指出沧澜省的校安工程是政绩工程,但是通过这篇新闻报道前面所罗列的一系列的所谓的“事实”,在加上那个充满了疑问的标题,很容易便给人一个十分直观的印象,那就是沧澜省的校安工程是属于政绩工程,当刘飞仔细看完这篇报道之后,气得脸都绿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跟自己保证会公平公正的报道这次校安工程的欧阳菲菲竟然会写出这样一篇严重误导舆论走向的新闻报道出来,这就是一篇直接指责自己在做政绩工程的新闻报道,这是一篇严重失实的新闻报道,而这篇新闻报道将会给沧澜省带来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而对自己的影响也是十分深远的,因为一旦给上级领导落下一个自己喜欢做政绩工程的印象,那在上级领导眼中是非常失分的,而最让刘飞愤怒的是,自己从进入官场的那一天起,便对政绩工程深恶痛绝,自己一直一来都是严格要求自己,不做一件政绩工程,只做惠民的民生工程,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为广大的老百姓谋取福利,然而,这篇报道,却直接歪曲事实,颠倒黑白,这让刘飞感觉到自己非常的委屈,像自己这样一个认真做事的人却被冠以一个喜欢做政绩工程的帽子,这几乎让刘飞出离愤怒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海峰又把另外一份材料放在桌面上,眼神之中的愤怒就更加强烈了,说道:“老板,您看,有关这篇报道竟然进了内参!”

    “进了内参。”刘飞拿起内参来,仔细翻看了一下,当时气得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

    要知道,内参可是专mén供给高层领导看的材料,一旦进入内参,其影响将会是十分恶劣的,尤其是被高层领导看到之后,肯定会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印象,尤其是会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拿来作为攻击自己的武器。

    而此刻,在沈中锋的办公室内,沈中锋也正看着和刘飞一样的两份材料,他看到这两份材料之后,也气得直接拍了桌子:“欧阳震天、欧阳普华,你们真是太过分了,竟然根本不把我的意见放在眼中,好,好,咱们走着瞧。”不过拍桌子发泄完心中的愤怒过后,沈中锋却又神情有些沮丧的坐了下去,他非常清楚,现在最为愤怒的是刘飞,他相信,刘飞在看完这份报道之后,恐怕有一大批人要倒霉了,而这倒霉的人就包括自己手下的那些嫡系人马们,想到刘飞即将要爆发出来的熊熊的怒火,沈中锋知道,这次,自己必须得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刘飞发飙了,否则,自己在沧澜省的势力将会被刘飞狠狠的打压,想到这里,他立刻拿起电话,和郑建勇沟通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老首长的电话,刘飞连忙站起身来,满脸恭敬的说道:“首长您好!”

    老首长声音中充满了严肃和不满说道:“刘飞,今天的内参你看了吗!”

    刘飞点点头说道:“我已经看了!”

    老首长沉声说道:“好,既然你看了,那我就直接说了,刘飞,我问你,你们沧澜省搞得那个校安工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内参上那篇报道上所说的事情,你是不是在搞政绩工程,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要搞政绩工程的话,那你这个省委书记就不要当了!”

    老首长的语气十分严厉,因为一直以来,老首长对刘飞都是关爱有加,对于刘飞搞政绩工程,老首长在心里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对于老首长的愤怒,刘飞心中非常理解,所以他声音显得十分认真的说道:“首长,对于这件事情,我不想解释什么,因为报道上所说的不少事情包括那些照片都是真实存在的,但是我跟您说明四点,第一点,写这篇报道的记者,是我邀请她全程对这次的校安工程结果进行实地视察的;第二点,首长,您想想看,我刘飞自从当官一来,做过一次政绩工程的事情吗,第三点,校安工程我们沧澜省还处于正在进行之中,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完结,现在并不是校安工程的最终结果,所以,这份新闻报道现在就下结论有些为时尚早,第四点,我曾经跟欧阳菲菲记者说过,希望他继续关注校安工程的事情,我会给沧澜省老百姓一个jiāo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