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53章 司马易的分析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在没有听到诸葛丰的分析之前,倒是还真没有想到欧阳菲菲会故意下来针对自己的可能xìng,因为刘飞相信,谢雨欣不会害自己,而且经过这段时间和欧阳菲菲的相处,刘飞也看得出来,这个欧阳菲菲是一个xìng情极其高傲之人,就连自己这个省委书记她都不怎么在乎,像这样个xìng鲜明的人,是不会不注重承诺的,而欧阳菲菲也曾经郑重的跟自己承诺,会实事求是的报道沧澜省的这次事件的,但是,刘飞之所以会做出这种判断是基于对欧阳菲菲不太了解这个基础的,而现在,诸葛丰把详细的资料摆在刘飞的面前,尤其是当诸葛丰谈到欧阳家族现在所处的处境之后,刘飞不得不慎重对待此事。╞╡

    皱着眉头沉思了半晌,刘飞点点头说道:“嗯,诸葛丰,你分析的非常有道理,如果欧阳菲菲的的确确是欧阳家族派下来准备yīn我的人,那的确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说道这里,刘飞拿出手机,拨通了谢雨欣的电话。

    “雨欣,对于欧阳菲菲家族的事情你知道吗。”刘飞问道。

    “知道啊,刘飞啊,你现在是不是怀疑欧阳菲菲有可能是欧阳家族派下来故意找你麻烦的。”谢雨欣笑着说道。

    听到谢雨欣语气如此轻松,刘飞便是一愣,说道:“哦,你知道我会这样去想!”

    谢雨欣淡淡一笑说道:“当然,如果你要是了解到了欧阳家族现在的处境和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之后,你肯定会往这方面去想的,但是当欧阳菲菲向我申请要去你们沧澜省采访的时候,我并没有去阻止,因为我认为,有些时候,与其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暗地里去谋划,不如把他们摆到明面上来,让他们正大光明的去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情,这样一来,反而对你更为有利,因为即便是我不同意欧阳菲菲下去采访,恐怕以欧阳家族的实力,他们肯定也会派出其他的记者前往你们沧澜省去采访的,如果是欧阳菲菲去采访,这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反之,如果是其他记者去采访,反而不知道对方会写出什么样的报道出来,最为关键的是,虽然欧阳菲菲是欧阳家族的人,但是我相信,对于欧阳菲菲的xìng格你应该也能感觉出来些什么,她是一个xìng情极其高傲之人,做人做事极有原则,我认为,像她这样的人即便是被家族逼着去你们沧澜省进行采访,写出来的报道也未必会真的如欧阳家族所愿,虽然我和欧阳菲菲是隔了20多年的师兄妹,但是从我在学校的朋友以及经过长时间的工作相处所得出的结论,欧阳菲菲是一个最讨厌弄虚作假那一套的人,所以我相信,她不会轻易的做出违心之事的,即便是迫于家族压力去写一些报道,也不会太过于偏离事实,而且不是还有我这一关呢嘛,她写的报道只有经过我这一关才能进行发布的,所以,这样一来,让欧阳菲菲去采访是最为有利的一个办法,尤其是根据我最近在燕京市里的观察发现,欧阳家族非常想要向吴家和沈家靠拢却又缺乏筹码,所以他们需要一个投名状,所以,很有可能吧目标锁定在你的身上,所以,把这样一个可控的因素放到你那里去,这对你最为有利!”

    听完谢雨欣的分析之后,刘飞使劲的点点头:“嗯,原来是这样啊,雨欣,你费心了!”

    谢雨欣娇哼一声说道:“哼,臭流氓,你还知道说句好话啊,现在徐娇娇姐姐在你身边,你是不是有些乐不思蜀了!”

    听到谢雨欣这样说,刘飞便知道谢雨欣怪自己不去看她了,眼珠滴溜溜一转,发现徐娇娇不在身边,连忙说道:“哪能呢,雨欣,过段时间我就回去看你!”

    谢雨欣哼了一声说道:“哼,算你还有点良心,不过你现在身处要职,还是不要刻意过来看我了,影响不好,如果你啥时候来燕京市开会,记得过来找我就行了,还有柳媚烟姐姐,你更得过去看看她!”

    刘飞便是一愣:“柳媚烟怎么了,她不是在乡下吗,啥时候会燕京了!”

    谢雨欣有些不满了:“我说刘飞啊,你这个男人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你不知道啊,你们家的大宝贝儿子柳擎宇在刚刚结束的高考中,以14岁的年纪、以全国高考理科状元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为此,柳媚烟姐姐已经决定搬回燕京来住了,这样可以和柳擎宇在一起,而且现在小擎宇已经上大学了,柳媚烟姐姐已经轻松了很多,现在已经决定全面接手柳氏家族的产业!”

    “啊,柳擎宇这臭小子居然考上清华了,柳媚烟也没有跟我说啊。”刘飞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苦笑着说道。

    “柳媚烟姐姐知道你最近这段时间特别忙,所以就没有跟你说,她怕你分心,不过老爷子和妈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就连徐娇娇姐姐都已经知道了,我感觉现在差不多已经可以告诉你了。”谢雨欣笑着说道。

    刘飞只能苦笑无语了,身为老爸,自己竟然是最后知道儿子考上大学的消息,不过对于自己的女人对自己的体贴,他是真真切切的记在心里了,他点点头说道:“嗯,考上清华好,让这臭小子在清华里面好好锤炼几年吧!”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对于欧阳菲菲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有了比较清晰全面的认识。

    等刘飞把谢雨欣的意思跟诸葛丰说了一遍之后,诸葛丰点点头说道:“嗯,雨欣嫂子的分析倒是很有道理,不过天下的事情没有绝对的,欧阳菲菲或许是一个xìng情高傲之人,但是欧阳家族可就不一定了,为了家族利益,欧阳家族很有可能向欧阳菲菲施加强大的压力,欧阳菲菲能否顶得住这种压力也很难说,虽然我们不希望出现意外,但是我们还是得做好万全的准备,以备不测!”

    刘飞点点头:“嗯,这件事情你来准备吧,这次的校安工程这件事情带给我的触动非常大,看来沧澜省的干部队伍已经到了需要一次彻底的大清洗行动了,1个亿的款项划拨下来,竟然只建立起了区区几座小学,对于这种欺上瞒下、徇私舞弊的行为必须进行严厉的打击!”

    沈中锋办公室内,沈中锋正在头疼的思考着自己应该如何平衡重创刘飞和又不给刘飞发飙机会的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沈中锋桌子上的电话响了,看到是司马易打过来的,沈中锋连忙接通了电话,说道:“司马先生,你想出办法来了吗!”

    司马易笑着点点头说道:“沈省长,办法我倒是想出来一个,只是cāo作难度有些大!”

    沈中锋点点头说道:“难度大倒不是问题,只要能够cāo作就行,沈先生,你尽管说,我先看看我们能不能真正的cāo作起来!”

    司马易点点头说道:“沈省长,我认为对目前的你而言,最为关键的并不是重创刘飞,而是要想办法保住时金龙以及张振杰、郭东宝等一系列的人马,这些是当务之急,至于说重创刘飞,只有在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才能考虑,但是,刘飞也不是傻瓜,这一次刘飞之所以把欧阳菲菲引入到这一次的校安工程中进行采访,很显然是看重了中*央*级媒体的那种舆论威力,所以,一旦欧阳菲菲把这一次校安工程的事情发布到了报纸上,那么将会引来多方媒体对校安工程的关注,到时候,沧澜省将会面临着极大的压力,而作为整个事情的主导者,刘飞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以反腐倡廉、整顿干部作风等借口,对时金龙以及那些没有把这件事情办好的人进行严厉打击,甚至是直接拿下,到时候,恐怕你就算是想要保住他们都很难啊,尤其是当各界媒体都在关注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小动作都将会被放大,到时候,一旦这些人全都被刘飞拿下,恐怕你在沧澜省的实力将会进一步被削弱,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境地,反之,如果这件事情不被媒体报道出来,只是省委内部酝酿的话,如果您和郑书记以及新到的常委副省长柴秀峰联合起来,那么刘飞就算是有再大的不满,在这省委那么多常委的压力之下,他也不可能做出比较出格的事情出来,到时候顶多抓几个替罪羊了事,所以,你目前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想办法找到欧阳菲菲或者欧阳家族,让欧阳菲菲交出所有的材料,不要在新闻媒体上曝光此事,这才是当务之急,否则,即便是这件事情报道出来,重创了刘飞,到时候刘飞一怒之下,肯定还是会拿那些干部们开刀的,最终受到损失最大的反而是你!”

    沈中锋听完之后沉思了片刻,然后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司马先生,你的这个分析非常有道理,不过就像你说的,这个cāo作难度不是一般的高啊,因为我们沈家之前已经暗示了欧阳家族,要他们以刘飞为目标整一个投名状出来,现在我们再要求他们撤销整治刘飞的机会,这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