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48章 何建平给刘飞下套

www.wuailogo.com 官途     郭东宝苦笑着说道:“何秘书长,这个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谁能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次刘书记可是跟我们再三强调要保证全额拨款的,而且我们省教育厅这一次可是一分钱都没有敢截留就把钱给划拨下去了!”

    “一分钱都没有敢截留,你确定吗。╠╣”何建平冷冷的问道。

    “这个应该没有问题吧,在拨款之前,我还专mén开了一个厅党组工作会议,我曾经再三强调不能截留的,不过随后第二天我便去京里开会去了,这件事情的具体cào办者是常务副厅长王宇凡,是他去财政厅亲自去督导划款的。”郭东宝说道。

    何建平叹息一声说道:“老郭啊老郭,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不亲自前去督办,虽然你再三强调不让截留,但是王宇凡会百分百按照你的指示去做吗,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财政局那边的办事流程,这钱可不是在你们教育厅的账上呆着的,而是一直趴在财政局的账面上,而且据我所知,时金龙一直和王宇凡之间关系并不怎么和睦,你啊你啊,做事情太不小心了,你立刻打电话问问王宇凡,事情办得到底怎么样了,如果事情出在他那里,那这问题可就更加严重了!”

    郭东宝一听,脑mén也冒汗了,一直一来,因为这件事情他知道省教育厅不能截留,捞不到一点好处,所以他直接把这件事情就jiāo给自己的副手王宇凡去办了,而且王宇凡也是深得他的信任,所以这件事情后来他也没有过问过,很快的,郭东宝拨通了王宇凡的电话,直接就问道:“老王,问你一下,有关全省农村小学校安工程的拨款之事是你亲自去财政厅办理的吧!”

    王宇凡连忙说道:“是啊,郭厅长,怎么,有问题吗!”

    郭东宝说道:“我问你,你是亲眼看着省财政厅把那些钱如数的划拨到各个地市的财政账户上去的吗!”

    王宇凡连忙摇摇头说道:“郭厅长,这怎么可能呢,他们划拨的话不可能一下子就划拨完毕的,我当时亲自找到时金龙厅长,把我们厅里划分好的每个地市应该划拨多少钱的文件直接jiāo给他的,并且告诉他要尽快把这钱划拨出去,而且一分钱不能截留!”

    当时时金龙厅长的态度倒是非常好的,他说保证没有问题,所以这件事情后来我也就没有去关注了!”

    听到王宇凡这样一说,郭东宝放心了不少,只要王宇凡没有sī自截留就好。

    挂断电话之后,郭东宝把事情的经过跟何建平说了一下,何建平略微沉思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嗯,我相信既然王宇凡这样跟时金龙说了,相信时金龙应该不会对这笔钱做什么手脚的,那很有可能问题是处在下面的地市了,哎,现在官场自古以来就有一个陋习,从上面拨下来的钱层层扒皮,导致最后真正用到实处的钱越来越少,啥时候能够改一改就好了,尤其是遇到像刘飞这样认真的领导,下面的同志们就有些难办了,算了,这件事情我尽量帮你们周旋周旋吧,不过你们总得让我清楚到底你们这唐méng市到底哪个县哪个地方是真正的修建了小学的!”

    “嗯,这个我倒是已经跟其他县联系过了,这是我们唐méng市十个县的10所已经建设的小学资料。”说着,郭东宝把一张纸递给何建平。

    何建平接过那张纸之后,跟着郭东宝等人到了他们lù宿的农户家里,在灯光下仔细研究了一下,全部都记住这几个地方之后,何建平把那张纸揣在口袋中向着孟庆义家走去。

    月光下,仙nv峰的夜sè是非常美的,蛙声和蛐蛐的叫声此起彼伏,天上的星星显得那样的清晰。

    何建平的心情却并不怎么好,因为他跟着刘飞当秘书长也快一年了,对于刘飞此人的行事风格已经有了一些了解,他知道,刘飞现在虽然很少亲自下基层来实际解决问题了,但是一旦刘飞真的要解决一些问题,那肯定是要彻底解决的,绝对不允许有半吊子工程产生,而现在刘飞如此重视的工程出现了这样严重的问题,刘飞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理的,如果刘飞真的在这件事情发怒了,不仅郭东宝的位置保不住,恐怕张振杰的位置都有些危险,而这两个人却偏偏是沈中锋十分重视的人,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希望能帮他们闯过这一关了,这也算是自己对沈中锋提拔自己当上秘书长之后最后一次还情,何建平已经决定了,这次是自己最后一次帮沈中锋做事了,以后,自己要摆正心态,好好的当自己这个秘书长,否则的话,以刘飞现在对沧澜省越来越强烈的掌控力度,刘飞很有可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把自己从沧澜省踢走的,而且他非常清楚,现在自己没有后台的情况下,一旦离开秘书长这个位置,下一步去哪里可就不一定了。

    何建平回到孟庆义家的时候,杜剑平和李万师两人已经离开了,刘飞的房间内,刘飞正坐在炕头上,就着一盏昏黄的灯光在看着一本随身携带的书,名为《货币战争》,何建平迈步走进房间,笑着说道:“刘书记,还不休息啊!”

    刘飞笑着说道:“已经习惯晚睡了,现在时间还早,睡不着啊!”

    何建平坐在刘飞身边说道:“是啊,刘书记,您平时工作太认真了,这一点是我最佩服您的,在省委带了这么多年了,我还真没有看到过一位像您这样可以坚持每天工作到11点之后才回家的领导!”

    刘飞苦笑着说道:“哎,我也不想加班啊,不过我们沧澜省现在正处于高速发展经济的关键时刻,方方面面需要思考和顾虑的事情太多了,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啊,就拿这次的农村小学校舍的问题来说吧,我已经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允许任何一级截留这次的专项资金,但是这李家湾镇却偏偏出现了上报已经修建好的小学竟然根本就没有建造,你说,这样的事情我能放心吗!”

    何建平苦笑说道:“刘书记,也许这种事情可能是一个突发事件啊,我估计和这镇的领导有关,您也看见了,像那个安海明那样的镇长主政,他要是不截留才怪呢,我估计别的地市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你说的倒是有这种可能,不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次下来还是得多看看几个地方,一定要把实际情况mō清楚再回去!”

    何建平点点头说道:“是啊,咱们这些省委常委们下来一趟不容易啊,尤其是您,可以说是rì理万机了,您能够在百忙之中还能关注这件事情,这充分说明您对于教育工作的重视,农村的学生们算是有福了,不过刘书记,我认为咱们如果要是按照我们目前这种视察方式去走的话,恐怕就是一个星期也看不了几个地方,您想想看,我们沧澜市可是有12个地市呢,我们一天顶多看一两个地方也就差不多了!”

    刘飞笑着看向何建平说道:“哦,何秘书长,你难道有什么好的办法不成!”

    何建平笑着说道:“刘书记,我倒是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刘飞笑着说道:“有什么不当说的,你也是省委常委嘛,有什么好的建议你就直接说,我们可以商量着来嘛!”

    何建平说道:“刘书记,我认为我们可以随机规划处一条比较便捷视察路线来,一圈绕下来,正好可以回到沧澜市,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可以节省时间,而且还可以采用chōu样的方式来提高真实率!”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可以,这样吧,何秘书长,这件路线的事情你先制定出两条不一样的路线来,到时候我挑一条咱们就按照那条路线走就行了!”

    何建平点点头说道:“好的,那我马上回去准备,争取明天早晨向您汇报!”

    刘飞点点头,何建平便离开了刘飞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看着何建平离去的背影,刘飞的嘴角上不由得lù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何建平啊何建平,你居然跟我玩起心眼来了,哼哼,我倒是要好好的看一看,你会玩出什么huā样出来!”

    何建平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立刻在chuáng头上摆开一副专mén制作的校安工程的样点示意图,在这幅地图上,每个县区镇的小学在这上面都用红sè的小红旗标注了出来。

    何建平回到房间之内,立刻拿出手机给包括唐méng市市委书记李万师、岳山市市委书记赵威等沈中锋嫡系人马所在地市的领导分别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立刻把所有各个地市已经建设好的小学学校的校名以及相关资料立刻发短线告诉自己。

    何建平一直忙碌到凌晨3点多,总算是归纳总结出了2条路线。

    一条路线是路程比较近的l形状的路线,这个路线是看得点位比较多,而且几乎沧澜省12个地市都可以兼顾到,在这条路线上,凡是沈中锋嫡系人马所在的地方,他所选择的点位都是学校已经建设好的,至于不是沈中锋嫡系人马主持工作的地方,点位他就随机选择的,走完这条路线差不多要4到5天的时间,而另外一条则是s形路线,这条路线上,他也是尽量照顾沈中锋嫡系人马主持工作的地方,当然,也有一些地方他也是没有办法照顾到的,毕竟这条s形的路线是他故意给刘飞设置的一个陷阱,因为这条路线要想走完的话,得需要7到8天的时间,而且这条路线上的点位不如第一条路线上的多。

    何建平相信,对比这两条路线,刘飞肯定会选择第一条路线的,只要刘飞选择第一条路线,他基本上就可以确保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而张振杰和郭东宝也就不会受到刘飞的批评和指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