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45章 县长和镇长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这汉子这样说,安镇长脑门上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不过为了能够在刘飞在这么多领导面前过关,他也拼了,他怒声吼道:“黄老三,你说的什么屁话,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你只是负责看着这个房子的,谁让你把这个房子占为己有了,怎么,我这个堂堂李家湾镇长的话你还敢不听吗?”说话的时候,安海明使劲的向着这个汉子挤眼希望他能够配合一下自己,而且他在话音之中已经把自己镇长的身份摆出来了,明显是用来压制这个汉子的

    然而,他不提他是安镇长还好,等他说自己是安镇长之后,那个汉子充满不屑的看了安海明一眼说道:“怎么,你就是那个就知道天天混吃混喝到处糟蹋良家妇女的镇长啊,你冲着我挤眼做什么?是不是想要让我配合你,说我家这个房子就是什么小学啊,不过可惜你找错人了,姓安的,你除了到我们村让我们村长和村支书帮你抓些野鸡和野兔来下酒,你啥时候给我们村办过一件好事,另外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你说的什么黄老三,我姓孟,叫孟庆义,怎么,看你带着这么多人来是不是想要强行强占我们家的房子作为学校啊,我告诉你,我孟庆义不怕你,这个房子是老子我去省城三年多辛辛苦苦打工赚回来的,你如果敢要硬来的话,老子我跟你玩命”说着,孟庆义一伸手从旁边抓起一把铁锨,尖端直接指向安海明

    听完孟庆义的话之后,安海明想要撞墙的心都有了,他没有想到,自己以前只要亮出身份,那些刁民们便立刻服软了的场面居然没有出现,孟庆义居然把自己以前干的丑事都给抖落出来了他的脸sè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不过他还想要在争取一下:“黄老三,你是不是疯了,信不信我让镇上派出所的人把你拉进jīng神病院去?”

    “你他妈*的才疯了呢,老子正常的狠,我再说一遍,不要试图让我配合你这样的贪官污吏,没门,老子不是那些软蛋”孟庆义双眼瞪得大大的,怒视着安海明吼道

    安海明还想再说什么,旁边的刘飞已经冷冷的说道:“够了,安海明,安镇长,看来你的满天红玩的不错嘛,而且看来你平时你的爱好不少嘛”说道这里,刘飞又转头看向孟庆义说道:“老乡,你刚才说安海明的那些事情可是实情?”

    孟庆义看到刘飞那满头的银发,尤其是刘飞满脸的正义之sè,声音也缓和了很多,点点头说道:“没错,我们李家湾镇没有人不知道安海明这个人的,他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狼,听说十里八村只要是有点姿sè的女孩被他看上了,他都会想办法把人家搞到手的,我们李家湾镇有一句话叫防火防盗防安海明这个老流氓这么一句话”

    听到孟庆义这么说,安海明的脸sè加苍白了

    这时,刘飞又问道:“哦?安海明既然这么坏,为什么没有人告他?”

    “告他?谁能告得了他,听说他是我们县长的亲戚,后台硬着呢,听说以前有一家闺女被安海明糟蹋了的老乡他们老两口去县里上*访,结果回来的路上老两口就掉进山涧里面摔死了,后来他们闺女也跳崖自杀了其他也有人去上告的不是被打断了腿就是打断了胳膊,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在加上安海明是镇长,手中权力又大,所以,没有几个人敢去告他的nǎinǎi的,上次我妹妹去镇里卖红薯,听说就差一点被安海明那个老流氓给sāo扰了”说道这里,孟庆义冲着屋子里面喊到:“妹子,这边有一个自称是安海明的人,你出来看看是不是他,如果是他的话,哥哥我就是拼了命也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老流氓”

    孟庆义话音落下不仅,房门一响,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从房间内走了出来,站在了孟庆义的身后,探出头来向前方看去,当她的目光落在孟庆义的脸上的时候,当即脸上便露出恐怖之sè,颤抖着声音说道:“哥,就是……就是他,那天就是他想要脱我的裤子,我拼命挣扎着才跑了出来”

    “你nǎinǎi的,果然是你这个老流氓,我打不死你”说着,孟庆义抡着铁锨冲着孟庆义便冲了过去

    孟庆义吓得脸sè发白,连忙向外面跑去,这个时候,别看安海明年龄不小了,上山的时候也累着了,但是这老小子为了保命,跑的非常快孟庆义一看,立刻冲着那只大黑狗喊道:“虎子,给我咬”

    那只黑狗听到指令,嗖的一下便冲了出去,直接追向安海明,目光中露出凶悍的杀气

    谁也没有想到,视察学校盖的校舍之时,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当时,锡山县的县长马小虎的脸sè已经黑的犹如黑锅底一般,他冲着孟庆义怒声喝道:“够了,孟庆义,安海明好歹是镇长,是国家干部,你这抡着铁锨还放狗咬人,你就不怕承担法律责任吗?还不把你的狗给喊回来”

    “啊救命啊救命啊”此刻,安海明已经被黑狗一下子咬在屁股上,整个人已经跌倒在地上,黑狗还在拼命的往前扑,吓得安海明在地上一边连滚带爬的,一边大声喊着救命

    此刻,孟庆义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安海明那边的情况,却根本没有把狗喊回来的意思,然后冷冷的看向马小虎说道:“你谁啊?我惩治欺负我妹子的流氓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锡山县县长马小虎”马小虎yīn沉着脸说道

    “你就是县长大人啊,安海明好像是你的亲戚,这样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呸,跟我**律?如果你们要真的看重法律,安海明会做出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出来?哼,像你们这样的人,我们和你们讲道理,你们就和我们耍流氓,我们和你们耍流氓,你们和我们**制,我们和你们**制,你们和我们讲政治,我们和你们讲政治,你们和我们讲国情,我们和你们讲国情,你们和我们讲接轨,我们和你们讲接轨,你们和我们讲文化,我们和你们讲文化,你们和我们讲孔子,我们和你们讲孔子,你们和我们讲老子,我们和你们讲老子,你们给我们装孙子,我们说我们是孙子,你们就自认老子,像你们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披着这一身官皮,像你们这样的人,纯粹就是披着人皮的狼,说人话不办人事,吃人饭,不拉人屎你们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蛀虫”

    被孟庆义这么一顿臭骂,马小虎气得手直哆嗦,嘴唇直打颤,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算是当着这么多领导面前丢脸了,所以他怒声说道:“孟庆义,你纯熟胡说八道”

    “够了”刘飞突然在旁边怒声喝道,然后冷冷的看了马小虎一眼

    马小虎立刻便低下头去不敢在说什么了,不过他看向孟庆义的眼神中却已经充满了怨毒,他在心中暗道,等这一次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个孟庆义

    刘飞满脸温和的看了孟庆义一眼说道:“孟庆义老乡,麻烦你先把那只黑狗喊回来,否则要是出了人命可就麻烦了,你放心,如果你反应的问题属实的话,不仅仅是安海明要接受法律的惩罚,就是马小虎这个县长,也跑不了”

    孟庆义看了刘飞一眼,脸上露出质疑之sè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这时,唐蒙市市长杜剑平说道:“如果他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可以相信的人了,孟庆义老乡,我给你介绍一下,你面前这位,便是我们沧澜省的省委书记刘飞,这位是省委秘书长何建平,这位是我们唐蒙市市委书记李万师,而我是市长杜剑平,你尽管放心,如果你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绝对不会纵容和包庇马小虎以及安海明的”

    听到杜剑平的话之后,孟庆义当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嗡嗡嗡直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省委书记这样大的官居然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平时的时候,镇长、县长在他的意识之中就已经是非常大的官了,市长那是顶天了,至于省委书记,那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他一下子便呆住了

    这时,刘飞笑着说道:“孟庆义老乡,你还是赶快把狗喊回来,刚才杜市长不是跟你承诺了吗,他们一定会严肃查处马小虎和安海明的问题的,这件事情我也会关注的”

    孟庆义连忙说道:“好好好,我马上把狗喊回来”说着,孟庆义吹了一个口哨,那黑狗立刻松开咬着安海明大腿的嘴,飞快的跑了回来,蹲座在孟庆义的身边,狗头充满jǐng戒的看着刘飞他们

    这时,刘飞的脸sè已经yīn沉了下来,看向教育厅厅长郭东宝冷冷的说道:“郭厅长,难道那边的房子就是你所谓的建校舍?”说着,刘飞用手一指不远处那座破烂的房子

    百度搜索最最全的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