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40章 刘飞的指示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刘飞这么说,沈中锋的脸刷的一下便黑了下来,因为以往每年去部里跑教育方面的资金的时候都是他亲自去的,刘飞这样说,等于是说他工作没有做好,所以,他立刻yīn沉着脸说道:“刘书记,这一点我相信我们的同志们肯定能够做好的!”

    刘飞也同样yīn沉着脸说道:“哦,做好,怎么做,如果还是按照以往每年的那种做法,恐怕这一次我们和往年在部里审批的资金差不了多岁,还不够塞牙缝的,当然,沈省长,我不是在说你工作没有做好,而是认为,我们教育系统的工作人员没有把工作做扎实,当时董部长批评我们沧澜省的上报报告的时候,那语气虽然是调侃式的,但是当时我的脸红的很啊,这一次的上报文件,我亲自来把关,这件事情我看由沈省长亲自来督办,张省长负责协办,一定要把工作做扎实!”

    听刘飞这样说,张振杰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不知道你所说的工作都包括哪些,你能够给我们一个明确的指示吗!”

    刘飞点点头:“好,这个没有问题,具体的工作包括我们沧澜省有多少小学的校舍属于危房,危房危机到了什么程度,那个小学有多少学生,有多少代课教师,教师的工资是多少,实际拿到了多少工资,拖欠了多少工资,这是目前我们进行第一步工作所需要的资料,但是,我需要的不是以往上报的那些范范的干干巴巴的统计数字,我需要看到每一所上报学校的照片甚至是视频文件,这一次进行调查工作的最终结果将会作为未来财政拨款的支付依据,所以,上报的贫困小学比较多,将来拨付的资金也就比较多,但是,也一定要提醒各地,如果要是弄虚作假一旦查出来,主管负责人直接拿下,相关主管领导也将会严肃处理甚至是直接拿下,而且这次的时间非常紧,只有4天的时间,4天之内,我必须要看到最终的统计结果,并且要求每一个地区教育局的领导以及主管教育的领导必须亲自下去这些学校转一转,每一个市市长以及副市长所转的贫困学校不得少于3处,市教育局领导不得少于5处,县长以及副县长级别的不得少于7处,县教育局局长及副局长不得少于9所,镇长及副镇长级别的全镇小学必须在4天之内转过一半以上,而且必须要有照片作为证据,一级一级的进行检查,省委也会派人下去进行抽查,发现弄虚作假者严肃处理!”

    听到刘飞的指示竟然如此具体,不仅仅是张振杰,就连沈中锋都感觉他是多此一问了,如果按照刘飞这样做的话,恐怕沧澜省教育系统的人有的忙了。

    所以沈中锋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我看没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的吧,这样似乎给人一种形式主义的样子!”

    刘飞大手一挥说道:“就算是有人说形式主义也无妨,那就通知各地市的领导们,这次的调查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新闻媒体进行报道,让他们先闷下头来把工作做好了,等工作做好了,让省电视台甚至是zhōng yāng级媒体对他们进行新闻报道,这样恐怕就没有人再说是形式主义了吧,沈省长,我也知道这样做有些形式主义,但是我之所以要他们都下去看一看,是让他们都亲眼见识一下我们沧澜省在农村中有多少的小学属于危房,有多少小学生尤其是山区的小学生们为了上学需要爬山涉水的,甚至有些小学的学生们中午的时候只是把随身携带的一块土豆或者红薯找点柴火烧一下便凑合吃了,但是与这些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有些干部却利用公款大吃大喝,甚至是有些干部把教育专项经费挪作他用,结果呢,却苦了这些农村的小学生们,让他们干部们好好的看一看,转一转,触动一下,有利于他们在今后少犯错误,尤其是等将来大笔的资金划拨下去之后,希望他们少做一些缺德的事情,多做一些实事!”

    沈中锋点苦笑着点点头,虽然刘飞的做法有些不按理出牌,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刘飞的做法还是很有可cāo作xìng的,他说道:“嗯,那就按照刘书记的指示做吧,我看时间比较紧迫,我下去立刻召开政fu以及全省教育系统工作会议,按照刘书记的指示部署工作,刘书记,你看你还有其他的指示吗!”

    刘飞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说道:“我估计明天上午某个zhōng yāng级大报可能会刊登有关我们沧澜省贫困小学的一篇报告,到时候沈省长你在组织相关部门的领导好好的看一看,在记者眼中,我们沧澜省的实际情况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沈中锋听完就是一惊,要知道,如果要是zhōng yāng级的大报直接点名对沧澜省的现实情况进行报道的话,那对沧澜省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他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你似乎知道进行这篇报道的记者是谁,你看能不能想办法不要让这篇报道发出来,这样恐怕对我们沧澜省的影响不太好,俗话说得好,家丑还不可外扬呢,你说呢!”

    刘飞苦笑着说道:“如果我要是能够把这件事情按下来的话,早就按了,而且跟你们明说吧,我前几天前往沧澜省各地前去调研的时候,就是这位记者同志带着我一起去的,说实话,作为省委书记,我还不如人家一个记者对我们沧澜省的教育情况熟悉,我感觉到非常脸红啊,所以沈省长,你就收起把这件事情按下来的心吧,换个角度想一想,有媒体舆论在旁边监督着,报道着,虽然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一些压力,但是也可以带来动力,他能够督促我们更好的解决现实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另外我已经跟这位媒体记者打过招呼了,要求她对我们沧澜省存在的情况进行跟踪报道,虽然一开始的媒体对我们沧澜省的报道是负面的,但是如果我们工作做得好的话,后面的报道肯定会是正面的,所以,我希望同志们能够把压力化为动力,闷下头来,把工作做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得起党*中*央领导对我们的重视和信任,才能对得起我们沧澜省几千万老百姓对我们的支持和期待!”

    听刘飞这样一说,沈中锋心中差一点就骂娘,心中暗道:“刘飞,你也太cāo蛋了,你倒是好,把工作安排下来,如果做得好了,你有政绩可拿,做得不好了,你的板子打下来,肯定是我们的问题啊,而且你还请了媒体来助阵,这简直是cāo蛋加三级啊!”

    沈中锋这一次可是真的生气了,其实,这一次他还真是冤枉刘飞了,刘飞这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因为他这两天他通过谢雨欣,也对欧阳菲菲以及欧阳家族进行过了解,尤其是了解到了欧阳家族的现状之后,他更加清楚,无论如何,欧阳家族都不会放弃这一次对沧澜省的报道的,而且就算没有欧阳家族,以欧阳菲菲的xìng格,她肯定能够顶住压力对这件事情进行报道的,最为关键的是,刘飞也希望通过这次的新闻报道,给沧澜省的一些干部们敲一下jǐng钟,告诉他们,如果要是长期不重视农村的教育以及农村的工作,是会出大问题的,要知道,现在三农问题zhōng yāng已经高度重视,如果沧澜省不能很好的贯彻zhōng yāng的指示,那刘飞可能要强硬出手了,对于那些在各个领域涉及到农村工作没有做好的部门主要领导进行大幅度的调整,这也是刘飞为将来调整释放出的一个暗示xìng的信息。

    谈完工作之后,沈中锋满脸yīn沉着走了出去,而张振杰以及郭东宝两人全都跟着沈中锋来到他的办公室内。

    郭东宝满脸愁容的说道:“沈省长,说实在的,刘书记这次布置的任务也太沉重了,这简直是要把人逼上梁山啊,您想想看,四天就要走遍全省那么多的小学,还要拍照片和视频,这工作量可是不小啊!”

    作为沈中锋的嫡系,郭东宝向沈中锋诉苦道。

    沈中锋本来心情就正不爽着呢,听郭东宝这么一说,脸sè更yīn沉了,他狠狠的一拍桌子说道:“老张,老郭啊,不是我说你们,你们工作就不能认真负责一些吗,你们看看,刘飞今天可是直接拿董部长的话来打我的脸了,你们说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能怎么说,如果你们当初在做报告的时候好好的认真的调查一下,能够出现今天的问题吗,刘飞为什么要在全省范围内重新展开普查,因为他对你们根本就不信任,就连我现在对你们的工作能力都产生了怀疑,你们想想,连zhōng yāng级媒体记者都盯上我们沧澜省了,这说明什么问题,不要总是说刘飞这不好那不好的,是,我和刘飞之间是有着比较深的矛盾,但是在工作上,我对刘飞还是相当佩服的,因为刘飞没有什么私心,刘飞心中想的始终是怎么样才能把工作做好,还有,刚才刘飞也说了,这次的调查结果关系到这一次从部里能够要回多少钱来,你们以为我以往每次去部里要钱我的脸上就好受啊。”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