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39章 资金问题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这一巴掌,看似拍在桌子上,实则更是拍在张振杰和郭东宝的心里.因为这些问题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及,其实,这些问题他们心中也是非常清楚的,只是一直在避讳这这些问题,毕竟,很多问题的形成都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是涉及到很多人、很多部门,极其具有复杂xìng,虽然他们身处如今这个位置,看似位高权重,但是对于一些问题也是无可奈何的。

    此刻,沈中锋的眉头也仅仅的皱了起来。他自然明白,刘飞这一次下去基层调研,肯定是发现了很多让他非常愤怒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即便是他这个省长也是鞭长莫及,因为他就算是在厉害,在勤奋,也是无法总是亲自跑到一线去督促这些工作的,主要靠的还是下面的下属们。不过刘飞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却又句句都说在理上,说得光明正大,他也无法反驳,不过他却眼珠一转,说道:“刘书记,你认为这五个问题,我们应该怎么样去解决?”

    沈中锋非常狡猾,他知道,如果自己要是提出什么解决之道来,万一又完不成,那纯粹是自己打自己的脸,还不如让刘飞先说出一个解决之道来,然后自己视情况而定。

    刘飞对于沈中锋的小心思自然摸得透透的,不过他今天叫沈中锋过来,主要就是解决问题的,所以他也不推辞,便沉声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这五个问题形成的原因是错综复杂的,但是,既然发现了问题,我们就必须要想办法去解决,所以我认为,我们第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就是要先解决乡村小学校舍的安全问题、教师及教学设备的配备问题,教师的工资问题,以及小学生的午餐问题,这些问题都是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可以想办法去解决的问题。”

    刘飞说完,沈中锋的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沉声说道:“刘书记,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认为这些问题都是钱的问题,只要我们筹集到钱了,那这些问题就解决了,但是我认为恰恰是这些问题是最为令人头疼的问题,我相信沧澜省的财政状况刘书记你应该也是清楚的,我们沧澜省的财政收入在全国排名是比较靠后的,尤其是今年,我们为了大力发展经济,必须要对很多地方的硬件和软件设施进行升级改造,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而现在财政上早已经没有多少钱了,我现在每天都在为去哪里弄钱以保障我们沧澜省软硬件改造升级的需求,所以,虽然您提的这些问题只要有钱就能解决,但是恰恰是这个钱字,成了制约我们去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因素,否则,对于这些问题我早就知道,但是却一直没有办法解决,其根本原因也是在于我们没有钱啊。所以我的观点是我们沧澜省应该集中jīng力先把经济发展上去,只要我们的经济发展起来了,财政上有钱了,我们就可以在教育上进行投资了。”

    沈中锋说完,张振杰也说道:“刘书记,我也比较赞同沈省长的观点,说实在的,对于农村存在的教育问题我也是了解的,但是因为财政上每年给我们教育口子拨的钱是有限的,这些钱即便是花在城市的教育上也是紧紧巴巴的,对于农村教育的投入上,我们肯定是无法顾忌了,虽然我们沧澜省在农村教育上的确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我们沧澜省的经济发展问题造成的,据我所知,一些发达省份基本上不存在我们沧澜省的这些问题,所以,我们沧澜省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唯一的办法便是先把经济发展起来,否则,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

    这个时候,教育厅厅长郭东宝也满脸苦涩的说道:“刘书记,张省长说得是啊,我们教育厅每年的拨款就那么多钱,到了我们教育厅之后,大部分也都是直接划拨给各个地市的,至于各个地市的使用情况,我们教育厅也只能是监督一下,我们的手长度也是有限的,尤其是资金有限的情况下,我们也兼顾不了太多啊。”

    听到三人的诉苦之后,刘飞的脸sè显得更加yīn沉了,他的目光在三人的脸上来回来去的逡巡着,良久之后,刘飞沉声说道:“沈省长,按照你的说法,我们沧澜省农村教育的问题就真的无法解决了?”

    沈中锋满脸苦涩的点点头说道:“刘书记,说实话,不管是城市的教育也好,农村的教育也好,对我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只不过目前我们沧澜省这种情况下,只能先顾忌城市,而无法兼顾农村,我认为按照我们沧澜省目前的发展速度,等三四年之后,我们沧澜省就能够抽出jīng力来对农村教育加大投入力度了。”

    刘飞把脸一沉,冷冷的说道:“沈省长,既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什么正常的教育资金不能平均分配或者是按比例分配,为什么要让农村的孩子们先牺牲一下?你这个逻辑很有问题啊,这不应该是你的身份说出来的话吧?”

    沈中锋的脸sè也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刘书记,如果你能够把资金的问题解决了,我肯定会立刻把这些问题解决好的。”

    刘飞冷冷的说道:“我看这样吧,以后我们沧澜省在对教育口子的财政资支付上每年增加3成,除了以前的正常支付途径之外,这增加的3成就作为针对全省农村教育的专项资金。”

    沈中锋立刻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这资金划拨是没有问题,但是问题是这增加的3成资金的钱去哪里找?”

    刘飞说道:“这三成全部由全省的三公预算里面出,全省每年的三公预算数额十分巨大,这简直是lang费纳税人的钱,而且大部分三公预算只要我们有关部门的领导手稍微紧一紧也就可以省下来了,我相信,全省的干部应该有这个觉悟,只要他们少用公款少吃一顿饭,就可以为一所乡村小学的所有学生们增加一个月的伙食,只要他们少买一辆车,就可以为一个乡镇数所乡村小学购买很多的教学设施,我记得我刚到的时候,便已经让何建平同志搞了一个有关三公预算的消费情况调查报告,从这份调查报告中可以看得出来,我们的三公预算,有相当一部分是用在了公款吃喝、公款出国旅游、公款买车甚至是公车私用上面了,所以,从这个情况来看,有很多钱都是可以省下来的,所以,以后每年增加的三成针对乡村小学的教育经费预算都从三公预算里面出,而且从明年开始,以后3年之内,全省三公预算始终保持在一个固定的数额,不能增长,当然,由于教育经费的基数每年都在增长,除了从三公预算里面支出一股固定比例之外,其他的差额部分则随着经济的发展,由财政上负责解决。沈省长,我的这个提议你有没有异议?要不要上常委会上进行讨论?”

    刘飞的这个提议沈中锋心中一百个不同意,不过考虑到反正今年的三公预算早已经划拨下去了,刘飞也没有什么办法在动脑筋了,至于自己现在答应不答应刘飞意义并不大,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年的情况会如何,所以他点点头说道:“嗯,刘书记要从三公预算里面拿出一部分资金来支持教育资金我没有意见,不过要是3年之内都不提高三公预算的数额,这恐怕下面反对的声音会非常大吧?”

    刘飞大手一挥说道:“这样,如果谁有意见你让他来找我,我负责做思想工作,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的思想觉悟这么低,全省那么多的乡村小学学生们连上学的学校都以及摇摇yù坠了,他们心中还在想着拿着公款去吃喝玩乐,我这个主抓思想工作和人事工作的书记不介意亲自给他们上一上思想教育课,如果教育不管用的话,该调整就得调整,绝对不能让我们沧澜省的孩子们看不到希望。”

    刘飞都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沈中锋也知道,自己即便是反对也没有用了,所以他点点头说道:“好,那就按照刘书记的意思办吧,不过这件事情我认为咱们还是得上会上讨论一下,在省委上形成统一意见之后,明年在开始执行。”

    刘飞点点头:“行,那这个问题明天的常委会上咱们就定下来。”

    沈中锋又说道:“刘书记,即便是增加农村教育方面的拨款也是明年的事情了,那么今年我们应该怎么办?您要是想要今年就解决一部分问题的话,没有资金也是不行的啊?”

    刘飞沉着脸说道:“沈省长,我看这个问题这样办吧,今年下半年,我们把主要jīng力先放在解决一些乡村学校的危房改造问题和教学设备的配置以及乡村代课教师的工资补偿上,这一次我前往唐蒙市锡山县去调研的时候,发现很多小学的学生们上课居然还得自带课桌,而代课教师每个月竟然拿到手的只有200块钱,中午饭竟然吃的是稀粥、窝头和咸菜,看到这一幕我非常心酸啊,所以前两天我专门去部里跑了一趟,董部长已经答应给我们沧澜省专门拨付一部分校安专项资金用于支持我们沧澜省农村小学的校舍建设,但是具体拿多少,得看我们沧澜省的调查报告的统计情况,而且董部长也对前几年我们沧澜省提交的那个报审报告提出了严肃的批评,所以今年的审批报告我认为必须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这关系到我们到底能够从部里批下多少钱的问题。”说道这里,刘飞的脸sè变得严肃起来,冷冷的看了教育厅厅长郭东宝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