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36章 刘飞的承诺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听到这里不由得一皱眉头,如果阮明哲所说的问题是真的,那么这李家湾镇存在的问题可不小啊。

    这时,欧阳菲菲说道:“刘书记,阮明哲老师说的情况绝对属实,这个我可以作证,因为李家湾镇其他一些山村学校我也走访过2个,据那里的代课教师说,他们也被拖欠了好几年的工资一直没有拿到,而且李家湾镇几个偏远乡村的学校和仙度山小学情况差不多,都属于危房,而且很多学校学生们的课桌都得自己带,因为镇政府没有钱给学校购买课桌。”

    “哦?堂堂的镇政府居然没有钱给学校购买课桌,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我们一直喊口号说再穷也不能穷了教育,据我所知,在沈中锋担任省长这些年里,财政厅对于教育系统的资金每一年全都是足额拨付的,这李家湾镇为什么还没有钱购买课桌呢?”

    欧阳菲菲苦笑着说道:“刘大书记啊,你现在是位高权重了,你哪里知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李家湾镇所在的锡山县乃是我们沧澜省的特级贫困县,每年可都是要靠扶贫资金来支撑的,至于那些教育资金,恐怕刚刚拨到县里就被挪用了大部分,到了镇里面的就更少了,李家湾镇的情况我相信你也看到了,整个镇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企业,穷的叮当响,不过他们镇里的领导吃饭却的确非常讲究,这一点我可是亲眼看到了,你记得不记得镇上有一处红砖房子,挺气派的,那里就是这李家湾镇上唯一的饭店,虽然李家湾镇的消费不高,但是那个饭店的饭菜标价却是挺高的,随便一个普通的菜就要二三十,和燕京市的菜价也相差无几,当然,如果是普通人去的话那里会给打2折的,但是镇里领导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从来不需要打折的,人家厉害吧,就是昨天晚上,我去那里吃饭的时候,正好碰上他们镇里的镇长和副镇长在那里吃饭,就4个人,他们就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结账的时候我听着好像是吃了4oo多块钱的呢。”

    这时,阮明哲说道:“唉,这一顿饭,就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啊!”

    刘飞一楞,说道:“阮老师,你是说你一个月的工资才4oo多块钱?”

    阮明哲苦笑着说道:“是啊,没有办法啊,我又没有编制,只是一个乡村的代课老师,即便是这样,每个月的工资也只能拿到一半的。”

    刘飞皱着眉头说道:“阮老师,像李家湾镇像你这样的代课老师有多少?”

    阮明哲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据我所知,李家湾镇除了镇里的小学和中学中有一半是有编制的以外,其他所有的老师都算是代课老师,工资和我也差不多少,不过镇里的老师能够拿到全额工资,像我们这些乡村的代课教师,大部分都无法拿到全额工资的,能够拿到一半就算不错的了。”

    刘飞听完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冲着周剑雷一伸手,周剑雷立刻会意,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2ooo块钱递给刘飞,刘飞把钱一把塞在阮明哲的手中说道:“阮老师,你们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我会尽快给你们进行解决的,这些钱你先拿着用,你被拖欠的工资如果2个星期之内还没有下来,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说着,刘飞从口袋中掏出一张自己的私人名片也塞在阮明哲的手中说道:“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的的联系方式。”

    阮明哲看了一下手中的钱,连忙又塞回到刘飞的手中说道:“刘书记,这钱我不能要,只要您能够给我们这些代课教师们解决一下工资问题我们就心满意足了,当然,如果能够解决学校校舍的问题我们就高兴了,说实在的,每天带着一群小娃们在这样的教室里面上课,我心中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这房子突然之间就塌下来,尤其是刮风下雨的时候,那房顶都忽悠忽悠的摇晃,我一边上课一边时刻得注意着房顶的情况,唉……”

    说道这里,阮明哲长叹一声,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疲倦和无奈。

    刘飞使劲的点点头,又把钱塞回到阮明哲的手中说道:“阮老师,这钱你听我的,你就拿着吧,如果你要是实在不想自己用的话,那就给学生们买点吃的,中午就不要让他们回去吃饭了,我看你们这附近山路陡峭,估计学生们回家一趟不容易啊。”

    阮明哲听到这里,也就没有在和刘飞客气,他点点头说道:“是啊,这里的学生距离学校近的也有两三里的路程,远的得有七八里,山路陡峭难走,很多学生都是只上半天课的,下午3点钟就早早回去了,因为要是回去晚了,等天一黑,回去就危险了。既然刘书记好心捐赠,这钱我就收下了,说实在的,我也希望学生们中午能够在这里吃个午饭,只是我这里每个月2oo块钱的收入,连我自己都吃不饱啊。”说道这里,阮明哲满脸惭愧之色。

    这时,欧阳菲菲揭开锅,只见里面正在熬玉米粥,说是粥,但是那粥稀得很,在粥锅边上,贴着一块只有拳头大小的玉米饼子,在锅台旁边的案板上,放着半碗咸菜。

    看到这种场景,欧阳菲菲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她拿起相机咔嚓咔嚓立刻把这种场景拍摄了下来。

    而此刻,刘飞也被眼前的场景给深深的震撼了,一边是如此简陋、艰苦的生活环境,一边却是阮明哲老师坚持了数十年如一日,为了乡村小学的教育事业而无私奉献着,但是却只能拿到微薄的还不是全额的工资。然而,刘飞却清楚的记得,在前不久他出席的一次教育系统大会上,教育厅的厅长郭东宝还坐在主席台上信誓旦旦的说沧澜省目前已经实现99%的小学配备比较好的师资环境,还说什么沧澜省的教育事业三年一个台阶,正在大踏步的向着教育强省迈进。然而,在对比眼前看到的、听到的一切,刘飞却感觉到那次大会上郭东宝所说的那些话是那样的虚伪,是那样的不着边际,这让他感觉到,自己就好像是猴子一般,被下属们耍的团团转。

    刹那之间,刘飞的眼神中闪出两道寒光,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必须对教育系统来一次地震式的整顿了,毕竟,教育大计关系到国家的未来,而国民素质的提高也得依靠教育,而要想让农民家致富,也是需要知识的,也得想办法提高农民的知识水平,所以,自己必须要把沧澜省的教育好好的提升一下,绝对不能任由眼前的这种情况在沧澜省遍地开花,否则,即便是沧澜省的经济展起来了,依然会有很多贫困山区无法获益。

    想到这里,刘飞心中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和欧阳菲菲好好的走一走了,随后,刘飞又和阮明哲叮嘱了几句,让他不要把自己来过的消息告诉别人,并且让他2个星期之后去镇上再去要被拖欠的工资去,如果要是工资还没有下来,就给自己打电话。一切都叮嘱完之后,刘飞和欧阳菲菲离开了仙度山小学,在天黑之前终于返回了李家湾镇。

    随后,众人在李家湾镇休息了一夜,接下来的4天时间内,刘飞跟和欧阳菲菲一起又跑了岳山市和东江市的一些山区小学,现岳山市的情况和李家湾镇所在的唐蒙市差不多,很多山村小学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危房,代课老师的工资拿的都不高,唯一不同的是东江市在卢亚峰的主持下,倒是没有几个地方拖欠代课老师的工资,但是这种情况在岳山市却还是普遍存在的。

    几天的走访下来,刘飞的心情变得十分糟糕。

    在准备返回沧澜市之前,刘飞握住欧阳菲菲的手说道:“欧阳菲菲女士,感谢你的出现让我深深的意识到了我们沧澜省教育方面存在的严重的问题,对于你的研究课题,包括你即将出去的新闻报道,你尽管放心大胆的报道,我们沧澜省方面不会对你有任何的为难之处,而且在沧澜省有任何人为难你,你都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我来帮你解决。同时,我也希望你能够如实的进行报道,最好能够跟进报道,我相信,我一定能够让你看到沧澜省教育生的巨大的变化的。”

    欧阳菲菲看到刘飞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那种真诚的眼神,她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那咱们就约定好了,对于你们沧澜省的教育方面的报道,我会继续跟进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不过据我所知,你们沧澜省的财政不怎么好,我在给你提醒一下吧,据我所知,现在教*育*部有一个校安工程扶住计划的项目,主要是针对全国各地山村小学学校的危房改造工程,你可以去部里跑一跑,如果能跑下来一部分资金,对于你们沧澜省的教育系统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刘飞一听,心中就是一动,说道:“嗯,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你不是要回燕京市吗?那正好,我干脆也直接去燕京跑一跑这个项目,顺道把你带回去吧?”

    欧阳菲菲顿时嫣然一笑,“那好啊,有免费的车座,我可以省下来很多车费了。”

    奥迪车风驰电掣一般驶向燕京市,沧澜省官场的又一场大地震从这里也缓缓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