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235章 危房

www.wuailogo.com 官途     其实,不管是谢雨欣也好,刘飞也好,他们并不知道,欧阳菲菲的家族现在所面临的一种窘境欧阳家族现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威风无限,不仅朝中有人,其家族也掌握着数量庞大的各种媒体资源,在华夏的媒体宣传上面有着极其强悍的实力但是只有欧阳家自己的人才知道,欧阳家族现在已经到了悬崖的边缘因为欧阳家族朝中最大的一个支柱欧阳普华现在已经60多了,虽然身为宣传方面的副部长,但是再有一年就要退休了,然而,在官场上,欧阳世家并没有一个优秀的后辈能够扛起整个欧阳家族,而欧阳家族偌大的家业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威风凛凛,但是实际上,欧阳普华非常清楚,欧阳家族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和自己这个掌门人支撑是分不开的,但是一旦自己推下去,自己家族的媒体产业将会很快被人给瓜分因为即便是自己在台上的时候,依然会时不时的有各种觊觎所以现在的欧阳家族媒体资源的各种势力时不时的试探一下,只不过由于欧阳普华和现任部长关系非常好,所以其他势力的每一次试探都被欧阳普华给压了下去但是由于欧阳家族战线拉得比较长,从平面媒体到网络媒体甚至影视媒体都有涉猎,所以其家族的一些负责人也是良莠不齐,要是对手真的想要找一些欧阳家的麻烦也是很容易抓到把柄的,所以,为了能够保证欧阳家族依然能够控制住诺大的家业,欧阳普华可谓费尽心血,而欧阳菲菲的老爸,欧阳普华的弟弟欧阳震天也是殚jīng竭虑,最近,两人正在商量着要以联姻的方式以保住欧阳家族的产业为欧阳家族下一代的成长预留出空间来而这个联姻者的重任就落在欧阳菲菲的身世而其联姻方则有两个目标,一个是实力强劲的吴家,另外一个则是沈家只不过,不管是沈家也好,吴家也罢,他们都提出了一个相近的要求,那就是欧阳家要想联姻,必须先表现出诚意来,而其诚意便是必须要想办法利用其家族的能量,先狠狠的yīn刘飞一下对于这个要求,欧阳家族虽然十分犹豫,但是为了家族的未来,也只能咬牙答应了现在,欧阳家族正在积极的准备着寻找着刘飞的漏洞

    而欧阳菲菲对于家族的安排虽然不满意,但是他也知道,欧阳家族是一个大家族,为了家族的荣誉,自己没有任何选择,不过对于吴家和沈家提出的yīn刘飞的要求她却感觉到十分想不通,为什么吴家和沈家都把目标盯在了刘飞身上尤其是对于这个刘飞,欧阳菲菲也听自己的上司兼好姐妹谢雨欣经常提及刘飞,说刘飞是一个真正为民办事的好官,说刘飞有多么伟大

    正是因为这样,欧阳菲菲感觉到相当矛盾,所以,她才想利用有关教育这个闻课题的机会,好好的了解一下刘飞因为作为一个闻从业者,欧阳菲菲也有着自己的理想,她认为如果家族真的要yīn刘飞,也必须要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不能歪曲事实这是她认为自己作为一个闻从业者必须坚持的原则和底线

    一边走着,一边想着,欧阳菲菲的眼神渐渐变得飘忽起来,她并没有注意到,前方转弯处道路十分狭窄,所以依然按照惯xìng继续向前迈步,结果一脚踩在路边的一块圆滑的石头上,脚下一滑,顿时整个身体便向着悬崖下方倒去,直到这个时候,欧阳菲菲这才醒来,当她看到自己身体已经失去平衡,脸向着悬崖倒下的时候,她便意识到,自己已经一脚踏进了鬼门关,干脆双眼一闭,任凭自己往下落去

    然而,她闭着眼睛等了许久,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那种继续往下落的趋势,反而是胸部被什么东西给紧紧的环绕住了,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她连忙睁开双眼,回头一看,只见自己双腿悬在半空中,而刘飞正站在路边,身体作为支点悬在半空,一只手左手从后方紧紧的搂住了自己的胸部,而另外一只手则和后面的周剑雷拉在一起

    这时,周剑雷使劲一拉,刘飞以及他怀中的欧阳菲菲全都被拉了上来

    “呼”刘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怀中的欧阳菲菲说道:“我说欧风菲菲女士,你这是在玩什么花招啊,这高空跳崖的游戏可不是这么玩的啊,这我要是反应稍微慢了一点你的这条小命可就交代了”

    欧阳菲菲顿时粉脸通红,狠狠的白了刘飞一眼说道:“你才玩什么高空跳崖的游戏呢,本……本姑娘是一不小心失足滑落下去的”

    说道这里,欧阳菲菲感觉到自己的胸部热乎乎的,当时一愣,随即低头一看,发现刘飞的大手竟然还搂在自己的胸脯上,而自己的双脚则悬在空中”

    “喂,大sè狼,快放我下来”欧阳菲菲气鼓鼓的说道

    刘飞刚才光顾着和欧阳菲菲说话了,倒是把自己还搂着欧阳菲菲的事给忘了,连忙一松手把欧阳菲菲放在了地上

    “哼,大sè狼”欧阳菲菲白了刘飞一眼,一蹦一跳的向前走去了

    而刘飞则老脸一红,满脸苦笑道:“我这个救人的人怎么反而变成了大sè狼了呢,真是好心没好报啊”说完,只能跟在欧阳菲菲的身后向前走去

    刘飞他们这一路整整走了4个多小时,在爬过了一道道垂直上下的天梯,走过一段长长的、窄的只能通过一个人的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来的内凹的的小路之后,终于在12点半左右来到了仙度山小学

    仙度山小学五个大字是刻在一颗两人环抱才能抱住的粗大杨树上的,当刘飞的目光落在仙度山小学的校舍之时,他的目光一下子便呆滞了起来这是一座位于半山腰的土坯房看起来墙体早已经斑驳破旧了,土坯里面的稻草早已经显露出来,房顶是一根木头作为房梁支撑在那里,上面则覆盖着一些稻草和树皮,上面还压着几块石头,似乎是为了怕树皮和稻草被山风吹走很显然,这座土坯房已经有些年头了,看起来已经摇摇yù坠了

    这时,欧阳菲菲拿起脖子上的相机咔嚓咔嚓便围着土坯房拍照起来,这时,刘飞迈步走进土坯房东侧一个没有房门的教室,只见教室里面,是一张张高矮高低不一的桌子,甚至里面居然还有一个木头墩子教室前面是一个坑坑洼洼的黑板和一个用几块大石板堆砌起来的课桌,课桌上放着一个破旧不堪的粉笔盒,粉笔盒里面,有几个已经用得只有一厘米长都不到的粉笔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咳嗽声从旁边的小屋内传出,随后,便是一阵呛人的浓烟从顺着教室内千疮百孔的窗户涌了进来

    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走出教室,来到旁边的小屋内,只见小屋内,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正一边咳嗽着一边用一把和济公那把扇子差不多的扇子在煽火,整个房间内,弥漫着呛人的味道

    这时,房间内的那个中年人也看到了刘飞,他不由得就是一愣,因为对于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他陌生的很,而附近几十公里内的人家他几乎都认识,所以中年人站起身来说道:“你好,请问你找谁?”

    刘飞并没有回答中年人的问话,而是反问道:“这里就是仙度山小学吗?”

    那个中年人点点头说道:“是的”

    “那你是?”刘飞有些怀疑的问道

    “我是这里唯一的老师阮明哲你是哪里来的客人?”阮明哲老师问道

    “我是沧澜市过来的,阮老师,我看你们这教室也太破旧了,难道这镇里和县里也不管一管?”刘飞有些不解的问道

    阮明哲老师看了刘飞一眼,苦笑着说道:“管?怎么可能呢,就连我这个代课老师的工资他们还欠着我五六年的工资呢,现在工资也只能拿一半”

    这时,欧阳菲菲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房间内的情况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便咔嚓咔嚓一阵拍照

    看到这种情况,那位阮老师不由得一皱眉头,看向欧阳菲菲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欧阳菲菲笑着说道:“你就是阮老师,来之前我已经知道你了”

    “我是阮明哲,你是?”看到漂亮的跟仙女一般的欧阳菲菲,以及她手中拿着的相机,阮明哲真是有些吃惊了

    欧阳菲菲一笑,说道:“阮老师,我跟你说啊,你旁边这位,便是沧澜省省委书记刘飞,他是过来视察你们这里的情况的”

    “省委书记?”阮明哲看着刘飞顿时便是一愣

    刘飞点点头:“阮老师,我就是刘飞,你刚才说的那些可是真的吗?”

    阮明哲苦笑着点点头:“这有什么好造假的,唉,镇上那些官老爷们一顿饭就可以吃掉好几百块钱,但是我去找过他们多次去讨厌工资,他们却告诉我财政上没钱,如果要不是看在这山村小娃们需要学习知识的份上,我早就撂挑子了拖欠了我五年的工资啊,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