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1284章 深夜出击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把目光看向苗老师问道:“苗老师,县里发的工资卡是只给你一个人发了,还是别人也发了?”

    苗老师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别的乡镇我不知道,我们郭山镇的老师都发了,是镇政府通知我们全县的教师一起去领的。”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说道:“苗老师,你的工资卡能借我用一下吗?我有用。”

    苗老师脸色有些难看,她并不愿意把工资卡借给刘飞,她担心自己被开除公职。刘飞看出了苗老师的担忧,便说道:“苗老师你放心,只要我刘飞还活着,你的公职谁也开除不了,他范德彪要敢开除你的公职,我就敢开除他的公职。”

    听到刘飞的许诺之后,苗老师犹豫了一下,缓缓的把自己的工资卡从口袋里掏了出来递给刘飞。

    刘飞接过卡之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唐烈的电话:“唐书记,我看你就别睡了,苍云县出大事了,你赶快过来吧,另外有件事情找你帮忙。”

    唐烈一听刘飞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充满了怒火,心中便是一愣,他立刻想起了在明水村开现场会的时候刘飞和他打的赌,刘飞曾经说过,在接下来他和付成交手的三个回合中,会彻底把付成打残,当时自己还真的不相信刘飞能够有这种能力,因为毕竟刘飞不是市委书记,他只是纠风办主任,难道今天这次行动也是刘飞计划中打败付成的一环吗?想到这里,唐烈的心中便沸腾起来,他十分认真的说道:“刘主任,我马上就启程赶往苍云县,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吧,在三江市我还是有些人脉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唐书记,现在苍云县的情况是这样的,上次召开现场会的时候,我曾经要求苍云县县委书记范德彪在半个月之内解决拖欠小学教师工资的问题,而在几天之前,范德彪向我汇报,说他已经把拖欠全县小学教师的工资全都发放完毕了!但是今天,我来到苍云县进行回访调查,发现他不仅没有发放给教师们一分钱,而且还给每个教师发放了一张空白工资卡想要瞒天过海,唐书记,你现在立刻组织比较可靠的人手,连夜赶往苍云县,在苍云县全县范围内收集那些发放下去的空白工资卡,也不用每个人都搜集到,只要能搜集上百分之五十就行!”

    “好,我马上组织人手去办!”说道这里,唐烈突然感觉到眼皮子突突突的直跳,连忙问了一句:“刘飞,除了这些你不会还有其他手段吧?”

    刘飞肯定的点点头,毫不忌讳的说道:“唐书记,你说的没错,我的确还有其他手段!苍云县的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个已经不仅涉及到了领导干部大搞不正之风的问题,甚至已经上升到了严重的刑事责任问题!这是苍云县的领导干部对老百姓的机不负责任!我已经让我的秘书联系省、市电视台立刻赶往苍云县,对苍云县大搞不正之风、欺下瞒上的行为进行公开曝光!而且根据我所掌握的材料,像这种拖欠小学教师工资的事件在你们三江市绝对不是个体现象,而是好几个县区都存在这种现象,我要通过苍云县这个事件,给其他县区的那些人敲一敲警钟,如果他们不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就等着被曝光吧,唐书记,我知道你身为三江市市委书记可能会因为曝光感觉到难堪,但是我要跟你说的是,防患于未然吧,不要在遮遮掩掩的了,如果万一将来这件事情闹大了,绝对会不可收拾的!你也不要在劝我不要曝光了,我已经做出决定了!”

    唐烈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一阵苦涩,他没有想到,刘飞出手竟然会这样狠!虽然刘飞全都是为了三江市好,但是一旦苍云县的事情曝光,他身为市委书记绝对脸上无光,本来他真的想要劝解刘飞不要曝光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刘飞已经提前封死了自己劝解之路,他也只能咬着牙接受了,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距离任期结束时间不长了,如果万一真的出现大的事件,那自己安安稳稳退休恐怕真的要成为泡影了,虽然刘飞把这件事情曝光了,但是曝光的苍云县是属于付成主抓的,自己很难插手进去,只要是明眼人都知道苍云县的问题虽然自己有责任,但是操作这件事情的付成责任更大一些,想起付成之前对自己咄咄逼人的进攻,唐烈心中很快做出了一个决断,果断曝光,而且自己还要摆正心态,杀一儆百!自己离任之前,一定要还三江市一个公平竞争、大家都齐心工作、一心为民的环境!想到此处,唐烈双拳紧握说道:“好的,刘飞,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咱们就分头行动吧!”

    挂断电话之后,唐烈立刻拿起手机开始拨打教育局、财政局自己的那些亲信的电话,身为市委书记,唐烈可不是一个无能之人,付成在三江市并不能一手遮天,只不过是和唐烈打成平手之局而已,以市长之位和市委书记打成平手这就是他的不凡之处。而唐烈在三江市也是有着很多亲信的,否则市委书记、省委常委的位子他又怎么能坐得稳呢!

    搞定唐烈那边之后,刘飞立刻让孙宏伟打电话联系省、市电视台的记者,让他们立刻赶往苍云县,至于报道什么并没有细说,只是告诉他们有重大新闻要进行报道。

    等一切都办好之后,刘飞拿着苗老师的工资卡对苗老师说道:“苗老师,这张工资卡先借我用两天,等过段时间,我还你一张打上欠款的工资卡!”

    苗老师听完刘飞的话之后,感觉到眼睛湿湿的,她非常清楚,刘飞肯定是要有大动作了,而能够为自己这些贫困的教师出头的省领导,很难得啊,而对方说话还这么客气,他哽咽着说道:“刘主任,您就拿着用吧,不管成与不成,我这里先代表全县被拖欠工资的教师们谢谢你了!”说着,苗老师冲着刘飞深深的鞠了一躬。

    刘飞连忙把苗老师扶了起来满脸惭愧的说道:“苗老师,你不要这样,三江省内出现这种严重不正之风之事我这个省纠风办主任没有做好,不过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我这次一定会借此机会把这股不正之风给纠正过来的。”说完之后,刘飞冲着孙宏伟说道:“雨欣,你去后备箱把咱们给苗老师带的棉被和电热毯拿过来,大冬天的就盖两床薄被冻坏了可怎么办!”

    孙宏伟很快的把东西拿了过来放在苗老师的床上,刘飞则带着众人向苗老师辞行,驱车赶往郭山镇镇政府。

    他们来到镇政府的时候,镇政府的大门虚掩着,办公楼区域内早已经一片黑暗,只有值班室还亮着灯,刘飞走进之后,便听到挂着窗帘的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不时的传出一两声一万、二柄、三条、四筒之类的声音,很明显,里面的人在搓麻将呢。

    孙宏伟上前敲了敲窗户,说道:“有人吗?”

    里面的窗户立刻打开了,一个人一边撩起窗帘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谁啊,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鬼嚎什么?”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了站在窗口外面的刘飞,顿时吓得差点尿了裤子,一边冲屋里面的人打着手势一边大声说道:“刘主任您好,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里面的人听得刘主任,立刻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手忙脚乱的收拾着麻将桌,刘飞在外面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不用收拾了,我今天来不算找你们的,你们谁知道你们镇委书记鲍文军现在在哪里?怎么找他?出来个人给我们带路。”

    那个撩窗帘的人连忙走了出来说道:“刘主任,我们书记他镇上的卡拉歌厅那里唱歌呢,我带您过去。”

    刘飞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唱歌啊,看来工作还是不太忙嘛!”

    那个人没有搭话,上了车之后一路指点着黑子来到距离镇政府一里外的一处停满了轿车的歌厅外面,带着刘飞和孙宏伟、谢雨欣一路穿过装修得十分奢华的走廊来到一个大包间外面,对刘飞说道:“刘主任,鲍书记他们就在里面,我就先走了。”说完,他一溜烟的溜了。

    刘飞看了那家伙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推门走了进去。

    此刻,只见包间内坐着四个男人,每个人手中都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小姐或喝酒或抽烟,而镇委书记鲍文军则一手搂着个小姐一手拿着话筒在唱歌,两个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在一起一边唱歌一边左右摇晃着。

    不过刘飞的突然闯入,让歌声戛然而止,鲍文军满脸惊骇的望着站在门口处的刘飞,嘴巴张了张,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此刻,搂着小姐的其他几个人也全都傻眼了,他们都是镇上的领导,都是认识刘飞的,谁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闯了进来,一时之间,满屋子都是红着脸低着头的干部们。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