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1283章 欺下瞒上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不过范德彪还是按照自己既定的策略,跟刘飞做了一个汇报,在汇报中他表示,全县被拖欠工资的小学教师的工资已经全部给他们打到了新给他们办理的农业银行的银行卡上。而刘飞对于范德彪的汇报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挂了电话。当时范德彪感觉到刘飞的态度十分诡异,便提醒手下们继续盯紧进入苍云县的各个路口,防止刘飞突然再次摸进苍云县搞风搞雨的。至少也得做到提前准备。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刘飞依然没有来,这让范德彪渐渐有些淡忘了此事,继续进行着自己的正常工作。而范德彪早已经派出去各个路口盯梢观察刘飞是否进入苍云县的那些人手们由于高度紧张了十多天,而刘飞又没有来,便纷纷降低了警惕,以往过往车辆的时候都会仔细检查一番,而现在却是偶尔碰到奥迪车才会检查一下。

    而就在刘飞离开苍云县的第20天的晚上,苍云县县委副书记周春生应刘飞之约来到了老保定大排档内!两人要了一个包间,点了几个菜,一边吃饭一边聊了起来。

    刘飞问道:“老周,你在苍云县查浮夸挤水分的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周春生满脸苦涩充满内疚的说道:“刘主任,对不起,我辜负了您对我的信任,工作我没有做好!我对不起全县的小学教师。”

    刘飞摆了摆手说道:“你不用自责,你今天的结局我早已经预料到了,你说吧,到底有什么问题。我只想听你反应问题。”

    周春生听刘飞这样说,心里放松了很多,他早就知道刘飞交给自己的这项工作不好做,但是他依然硬着头皮接了,因为他希望苍云县能够少一些水分,多一些实际,希望苍云县的县委县政府能够多为老百姓做一些实际的工作,能够带着老百姓走向真正的发财致富之路,而不是依靠着虚报瞒报来为当官的谋取政绩!听完刘飞的话之后,他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我带着工作组下乡镇去核实水分的事情的时候,下面的乡镇领导大多都矢口否认存在任何的水分,就连当初您在郭山镇亲自查处的镇领导们也支支吾吾对于之前说过的话并不承认,只是说还需要在调查调查,我们这20多天走了10多个乡镇,但是没有一个乡镇肯提供实际的材料,所以,我们的工作几乎没有多少进展。说实在的,我真的不想在干下去了,这样在干下去,也没有什么进展的。”

    刘飞听完之后,笑着拍了拍周春生的肩膀说道:“老周啊,你不要着急嘛!饭得一口一口的吃,事得一点一滴的去办,你放心的去干,放手去干,我支持你,你不用担心你查不出什么水分来,你也不用考虑什么进展不进展的问题,只要你还在下面查,还在想办法挤,这就是进展!你就放手去做吧,前段时间你或许会没有什么进展和头绪,等过几天,你会忙得手忙脚乱的。”

    听完刘飞的话,范德彪就是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刘飞。

    刘飞笑着说道:“这样跟你说吧,你现在所遇到的情况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现在就想通过你的这步棋观察一下范德彪的反应,了解一下他对于下面各个乡镇的控制力到底如何,现在基本上已经摸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看我出手了。现在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面,来,吃饭吧,尝尝这个饭馆做得铁锅炖鱼,这味最正宗了!”

    此刻,看到刘飞所表露出了的胸有成竹的姿态,周春生心中大定,对刘飞越发佩服起来,他心中说道:“怪不得刘飞年纪轻轻就能做到副省级的位置,看来这能力的确是超强的!真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如何出手呢!”

    周春生也是妙人,确定刘飞有把握搞定此事之后,便放心的和刘飞吃起饭来,在饭桌之上你一杯我一杯的拼起酒来,本来他以为自己的酒量在苍云县可以说是无人能及,号称一斤半不醉,但是和刘飞拼起来之后他却是越拼越发愁,因为他发现自己和刘飞每个人都喝了差不多有一斤半了,刘飞却丝毫没有显露出醉意来,自己虽然号称一斤半不醉,但那是前几年了,近年来随着年龄的增大,酒量也开始下降了,最后,他彻底悲剧了,当最后一杯酒喝完之后,彻底醉倒了。

    刘飞也笑了,他现在越来越善于识人了,通过和周春生的拼酒交流,他完全可以肯定周春生是一个真正能够踏踏实实的干事的人,此人的能力或许不是特别出众,但是办事态度极其端正,这样的人才是苍云县最缺乏的人才!

    刘飞让方海龙等人把周春生带走,到如家酒店开了一个房间,让他睡下。

    又是两天过去了,刘飞依然没有去苍云县。范德彪派出去蹲守刘飞的手下们警惕性更是降低到了极点,现在连奥迪车都不拦了,直接在各个监控点内睡起觉来。

    而就在刘飞离开苍云县的第23天的晚上7点钟,刘飞和黑子、孙宏伟、谢雨欣乘坐一辆普通的通用汽车,悄然驶向了苍云县,直奔明水村而去。

    到明水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半多了,汽车在村口外面便停了下来,刘飞带着孙宏伟十分低调的来到明水村小学的外面,透过稀疏的篱笆门向小学学校内看去,只见苗秀丽老师的房间内灯光依然亮着,她那略显瘦削的身影在灯光下显得影影绰绰的,看起来还没有睡。

    刘飞轻轻推开篱笆门,带着孙宏伟、谢雨欣来到房间外面。

    嘟嘟嘟,清脆的敲门声在深夜的乡村里显得特别响亮。

    房间内,正在绣着十字绣的女老师苗秀丽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中的十字绣拿起桌边的一把菜刀略带惊恐的问道:“谁?”

    “苗老师是我,谢雨欣!”谢雨欣语气平缓的说道,生怕吓坏了房间内的女老师。

    苗秀丽听到是谢雨欣以后,这才把菜刀放回原处,走过来打开房门,等她看到外面的刘飞和孙宏伟以后,顿时就是一惊,不过还是打开房门把众人让进了屋中。

    进屋之后,刘飞的目光一下子便落在桌子上的十字绣上,顿时眉头便皱紧了,问道:“苗老师,听说你们苍云县已经把拖欠你们小学教师的工资全都发了?”

    苗秀丽听完之后脸色先是露出一阵苦涩,随后却又连连点头说道:“是的,都发了。县委县政府真的很体贴我们小学教师的苦处啊!”虽然是在说县委县政府的好话,但是苗秀丽却并没有看着刘飞,而是看着窗外,眼神中露出一丝绝望和沮丧。

    刘飞淡淡一笑:“哦,已经发了啊!那你生活困难吗?为什么还要绣十字绣呢?”

    就在这个时候,门房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了,小富贵手中捧着一个热乎乎的烤红薯走了进来。看到房间内的众人之后,他先是和谢雨欣打了招呼,然后捧着红薯来到苗秀丽的身边说道:“苗老师,刚出炉的烤红薯,我爸让我给您送来的,他说您天天晚上吃面条是不行的,那东西不抗饿,还是这烤红薯实在!真没想到县委县政府那么缺德,居然发给你们一张空的银行卡,这跟打白条没什么两样!”

    听到小富贵说的话之后,房间内的众人顿时就是一愣,刘飞、谢雨欣和孙宏伟的眼神中明显露出怒火出来。

    苗秀丽一听小富贵居然把这事说出来了,脸上露出惊慌之色,连忙冲着刘飞摆手说道:“刘主任,你们别听他的,他是在瞎说的,工资的确已经打到我们的卡上了。”

    小富贵听到老师说自己瞎说,小脸上露出委屈之色辩解道:“苗老师,我没有瞎说,是您前几天亲口跟我说的。我爸说了,这事情必须得让谢阿姨和刘叔叔他们知道才行,否则问题还是解决不了的。谢阿姨和刘叔叔他们都是好人。”

    刘飞听完之后,目光看向苗老师说道:“苗老师,小富贵说的话都是真的?你们工资卡里面一分钱都没有?”

    苗老师脸上露出十分为难的表情,苦涩的说道:“刘主任,您也别问了,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说。否则我就没法当教师了,我毕竟是有编制的。现在找一个工作不容易啊。”说话之间,苗老师的眼角中泪水哗哗的往外冒。

    刘飞听完之后心情沉甸甸的,他握紧拳头愤怒的说道:“真没想到,范德彪的胆子竟然这样大,光天化日之下玩起了瞒天过海的把戏来了!这是典型的欺下瞒上啊!他难道真的以为领导的眼睛都是瞎子吗?”

    这时,谢雨欣在旁边也怒声说道:“刘飞,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到现在才来明水村调查情况,但是这次的事情你绝对不能在轻易的放过了,否则,我真的会看不起你了!而且这件事情我准备写一个调查报告发到省报上。”

    刘飞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雨欣,这件事情你暂时先不要插手,我自有安排,看来某些人还真是无法无天啊!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他们还真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什么了!”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