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1282章 龙有逆鳞,触之者死!

www.wuailogo.com 官途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而刘飞的逆鳞则是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刘飞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利用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来威胁自己!

    “方海龙,你去给我办几件事!”刘飞愤怒的说道。

    “好的,老板,你尽管说……”方海龙就像是一个战士接受首长指示一般。

    当刘飞把事情吩咐完之后,方海龙毫不犹豫的保证道:“老板,您放心,我保证明天天亮之前完成任务!”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的眼神中依然充满了愤怒的火焰。

    刘飞一怒,天地变色!

    常九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警告竟然找来如此强力的反弹!

    就在当天晚上,常九在自己的**里面正在包间内唱歌,房间的房门猛的被人一脚踹开,随后三个男人十分彪悍的冲了进来!吴六和孙旗立刻站起身来,拦在常九的面前,吴六冷冷的望着冲进来的三个男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们不想活了!”

    而为首的彪形大汉正是方海龙,后面是他的两个兄弟。方海龙冲着吴六冷冷一笑,伸出大拇指来,然后向下一竖,脸上充满了强烈的鄙视,随后二话不说,一出脚直踢向吴六的胸口,吴六自然非等闲之辈,立刻一侧身闪过方海龙的这一脚,但是这个时候,却见方海龙的整个身体却猛的腾空而起,直接又是一脚狠狠的踢在吴六的脸颊上,把吴六踢得吐出一口鲜血直接摔倒在地上!而孙旗见状直接攻出,却被方海龙带来的另外两个不出4招直接给收拾掉了!随后,方海龙直接来到吴六的面前,一把揪住吴六的衣襟把吴六提了起来,方海龙伸手拍打着吴六的脸颊说道:“小子,你不是玩阴的吗!你不是喜欢制造车祸吗?那哥们我先给你来一个**!”说完,方海龙直接一脚踢在吴六的右膝盖上!

    “咔嚓!”一阵清脆的响声传来,吴六的大腿应声折断!

    而另外那边,紧接着,方海龙又用手握住吴六的右臂说道:“小子,疼吗?更疼的还在后面呢!”说着,方海龙用力一折,吴六的右臂应声折断!

    而另外那边,孙旗也被方海龙带来的两个人弄断了一条左腿和左臂!

    自始至终,常九只是眉头紧皱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方海龙他们的一举一动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他的脸上充满了苦涩!

    等方海龙那边搞定一切之后,常九才冷冷的说道:“你们是刘飞的人吧!”

    方海龙嘿嘿一笑,迈步走到常九的面前,双目紧盯着常九说道:“常九,你不用问我是什么人,我相信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们今天来只是受人之托警告你一句话——龙有逆鳞,触之者死!记住这句话吧,否则别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就算是我们老板让我们现在直接杀死你,也不会有人敢替你出头的!因为我们有这个权利!你今天唯一要庆幸的是来会你的人是我,否则,你以后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幸运了。”说完,方海龙轻轻的拍了拍常九的脸蛋,然后拿起桌面上的一根筷子,猛的往墙里一插,顿时,在常九那惊讶的目光中,筷子应声插进了坚硬的墙体内。

    傻眼!常九此刻真的彻底傻眼了!他知道刘飞身边的人很厉害,但是也只是听吴六和孙旗说说而已,而现在,当他看到方海龙竟然能轻易的将一根普通的筷子直接插进墙体的时候,他便知道,恐怕刘飞身边的人都不是普通人!现在他有些后悔起来,看来自己替范德彪出头是一招昏棋,他没有想到,刘飞的反应竟然如此强烈!尤其是刚才方海龙说的那句话更是让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些轻视刘飞了。

    不过他也够光棍,他轻轻的点点头冲着方海龙拱手说道:“好,这位朋友,我常九知道错了!那两为出车祸朋友的汽车和医疗费都由我来出,我双倍赔偿!请你们带我向刘飞赔礼道歉。”

    方海龙冷冷的扫了常九一眼,不屑的说道:“你——不配!”说完,方海龙带着两个手下转身离去!留下屋内目瞪口呆的常九和躺在地上呻吟着的孙旗和吴六。

    等方海龙走后,常九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脸上虽有怒火,却不得不强行压制下来,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打自己的脸蛋,但是现在,对方只是刘飞手下一个小卒子,竟然敢打自己的脸,但是他却不能不忍,身为在社会上混的非常不错的混混,他办事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绝对不招惹武力超强之人,绝对不招惹政治地位比较高的人,因为这种人要么你把对方直接打死,要么你就彻底认栽,而他现在只能选择彻底认栽!所以,他先喊人过来叫救护车把吴六和孙旗送进医院,然后自己关上房门直接给范德彪打了一个电话:“范德彪,你听清楚了,你的事情我不管了,不过那钱我就不退给你了,我的手下吴六和孙旗折了,这点钱就算是给他们的医疗费吧!你自己好自为之!”说完,常九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范德彪听完电话之后,彻底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眼中一向无往而不利的常九居然也会对刘飞束手无策。虽然在他找常九出面之前就知道常九成功率并不是很高,但是他还是抱有一定期望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刘飞还真是油盐不进啊!看来,自己只有使用最后那招了,能托一天就托一天,看看付成那边会不会拿出什么新招出来,如果付成不拿出什么新招来,自己只能在想其他的招了!不过他相信,付成绝对不会不管自己的,否则一旦自己被逼急了,付成也别想好过。想到这里,范德彪的嘴角上露出一丝冷笑,自从走上了那条贪官之路之后,他便一直给自己留着一条退路。因为他清楚,在官场上混,如果不给自己留条退路,很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因为在他看来,官场之上,不管是上下级之间还是平级之间或者所谓的朋友之间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都是用利益这根线串联到一起的,每个人都会看紧自己的利益,一切都以自己的利益为重,以自己的位置为先!所以,他一直都留着一记暗手,以便当自己的利益和位置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候,把这记暗手拿出来,以保自己一命。

    想到这里,范德彪打开床板夹层,拿出一份自己记录的那份来来往往行贿受贿的记录名单,再次确认没有问题之后,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夹层之中。

    这时,范德彪的老婆在旁边满脸揪心的盯着范德彪说道:“老范啊,你把这东西放在这里做什么啊?这可全都是证据啊?万一被人发现了,这可是祸害啊!人家这种东西毁掉还来不及呢,你干嘛还偷偷的保留下来呢?”

    范德彪嘿嘿阴笑着说道:“老婆,政治这东西你不懂!官场上讲究的是什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可知道为什么要官官相护吗?因为大家都相互握着对方的把柄!如果一个人出了事情别人就落井下石,这样大家都提心吊胆的,谁还敢在替你办事,收你的钱!大家只是相互利用而已,所以要遵循一定的潜规则!说实在的,我留这么一个东西已经触犯了潜规则,但是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官而已,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付成暗示我办得,就比如说这小康示范县吧,你认为我想申请吗?费劲不讨好!虽然当上了小康示范县,我也有政绩,但是这政绩我揪心啊!我整天整夜的提心吊胆的!但是我不申请行吗?不行!我不申请怎么展现我的工作能力,付成又怎么会把我当成他的心腹呢!但是我告诉你,付成这个人阴险的狠,卸磨杀驴的事情他可没少干,我不得不防着他一手!所以,从我一开始踏上他的那条船开始,我就已经开始准备这个材料了!如果他到时候真的要想卸磨杀驴,嘿嘿,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他以为他在三江市和我们苍云县暗中安**的心腹和眼线做得很隐蔽,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他还是小看我了,的确,我范德彪当兵的出身,没有什么政治头脑,但是我并不傻,我也熟读史记和资治通鉴,官场之上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事情我见得多了!所以,如果到时候我真的出事了,他保我也就罢了,如果他到时候真的对我落井下石,哼哼,我会让他得不偿失的。”

    范德彪的老婆听完满脑门冒汗:“我说老范啊,你不会也防着我一手呢吧?”

    范德彪哈哈大笑道:“怎么会呢宝贝,你是我老婆啊,咱们儿子都十来岁了,我干嘛要防着你呢!不说了,我得先出去布置一下,你是不知道啊,刘飞这小子是油盐不进,我得让刘飞在我们苍云县挑不出什么茬来!否则到时候真的麻烦了,求人不如求己!”

    等范德彪走出房间之后,转过头来看了房间一眼,心中暗道:“哼,臭婆娘,你20多岁的时候嫁给我这个40多岁的老头子,谁知道你图的什么心,虽然你给我生了个儿子,谁知道你会不会出卖我呢,我又怎么会不防着你呢!不过我最要防着的是刘飞,不知道这个家伙下次在来我们苍云县的时候,还会惹出什么事情出来。”

    然而,让范德彪没有想到的是,本来说好半个月之后来苍云县视察小学教师拖欠工资事情的刘飞,却并没有来。这让他心中有些惴惴不安。N!~!